财经

愿天下小股东不再遇上摘牌

字号+ 来源:读懂新三板 2017-11-15 21:04 我要评论

摘牌,就像离婚一样,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今年以来,已经有500家新三板企业完成摘牌,远超历史总和。 回购,一个零和的游戏。小股东

摘牌,就像离婚一样,都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今年以来,已经有500家新三板企业完成摘牌,远超历史总和。

回购,一个零和的游戏。小股东图财而来,每多拿一块钱,意味着大股东多付一块钱。摘牌公司总认为小股东贪得无厌,小股东总觉得吃了大亏,这是一个注定不会让双方愉快的过程。

新三板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由于没有明确的制度和规定,在摘牌公司和小股东之间,往往会产生「互相猜忌,互不信任,最后互相伤害」的情况。

今天,读懂君想写一写,新三板上“最受伤”的一个群体——摘牌公司的小股东。

/ 01 /

反对无效

同意股数 867.1万股,占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 99.71%;反对股数2.5万股,占有表决权股份总数的 0.29%。

8月31日,李羽买的股票摘牌了。

他买了浙皖中药(832922.OC),一家安徽亳州的中药饮片公司。在4月21日审议摘牌的股东大会上, 他投的反对票,但这没起到任何作用。彼时,摘牌还不需要全体股东签字。根据投票结果,公司成功摘牌。

这场只有三位股东出席的股东大会,浙皖中药董事长周军,李羽,还有一名持有六万股左右的投资者,结局毫无疑问。

浙皖中药在股东大会现场公布了自己的计划——并购重组申报IPO,并表示已经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只是,这一切运作的前提,是要摘牌。

这真是一个蹩脚的理由。根据以往公告来看,2015年净利润653万元,2014年只有195万元。这样的业绩要在短期内完成IPO,没有可能。

这样漏洞百出的理由,竟然说服了参会的另外一位小股东。他投了赞成票,李羽成为唯一投出反对票的“孤家寡人”。

开完股东大会,李羽问公司是否出2016年报,对方称会有业绩的增长。但直到今天,李羽仍然没有看到。李羽去看了公司的饮片厂,准确说,是几个小作坊。看完以后,李羽感觉很扎心,“如果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我一定不会买。”

8月,浙皖中药公布摘牌后,李羽就开始和公司董秘的短信联络。对方始终推诿。能否在六个月内完成回购,李羽实在是猜不透了。

如果得不到解决,李羽说,去找律师,是最后的保留手段。

在新三板,赚钱的总是少数,他们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连踩到摘牌的雷,也都各不相同。

/ 02 /

一记闷杀

比李羽更悲剧的是,吴刚甚至连投出反对票的机会都没有。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共有108家公司因未披露年报被股转公司强制摘牌。这样小概率事件,让吴刚碰上了。谈起手中的股票,他已经没了脾气。

2016年,吴刚注意到了海源达(831329.OC)。这家公司完成了一轮3450万的融资,净资产1.2亿元,股价最高时曾超过10元。今年上半年,海源达股价跌破1元,成了仙股。吴刚买了几万股。

这一次,他被套住了,股价最低跌到了0.35元,亏损严重。7月20日,海源达因没能披露2016年年报,被股转公司摘牌。

 

从6月份开始,吴刚前前后后联系了公司5、6次。要么没有人接、要么一次次拖延“董事长不在,董事长在国外。”

现在吴刚再打过去,对方也不再强调董事长的归期了,只说“钱不够了,公司资金有问题。”

吴刚不敢相信这是一家挂牌的新三板公司。他对读懂君说,“当时,如果亲自去公司接触下高管就好了,肯定不买。后面打电话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公司跟流氓一样。”

直到现在,吴刚仍然对海源达2016年的业绩一无所知。他唯一的感受是,这是一家圈了钱就以不披露年报为由跑路的公司。对这样的公司,碰上了是不是只能认倒霉?

没有人回答吴刚提出的问题。

/ 03 /

喜大普奔

同样是小股东,各有各的命。曹建就比较幸运,他买的巨网科技(833344.OC)摘牌,让他大赚一笔。

年初,曹建收到电话,公司将溢价一倍回购他持有的股票。在上海设置的回购点,一个小房间内,曹建被发一堆合同,由公证员看着签字。很快,曹建收到了钱。

巨网科技早已超过200名股东,挂牌后定增融资价格每股5元,回购价每股13-14元左右。曹建和他的朋友们,都很满意,这真是一次皆大欢喜的场面。资本从来贪婪,为何巨网科技这么善良?

背后的故事是A股上市公司三维通信(SZ002115)以13.5亿元100%收购巨网科技。算下来,每股收购价格13.4元。

银橙传媒(830999.OC)等不带小股东玩的惨案在前,巨网科技吸取教训,顺水推舟带小股东们发了财。36岁的创始人郑剑波也完成了自己的创业逆袭。

“我手里还有好几个股票都在摘牌中,我是愿意和它退市的,不考虑回购。因为它们是要去IPO,我愿意跟。”电话那头的曹建显得轻松、自信,汽车轮胎压过马路的声音,十分顺畅。

有曹建这样的个人投资者还真不少,公司摘牌跟着一起。作为“唯利是图”的小股东,他们赌一个更大预期——IPO。

/ 04 /

赌IPO

“企业可能后续有事儿,反正我持股也不多,就陪着公司一块走吧!”像其他不要求回购的投资者一样,唐海也在赌IPO的预期。

因为小学课本里有《苏州园林》的课文,40岁的唐海对苏州园林这只票,很有情怀。买入了5000股苏州园林(833209.OC)之后几天,公司就确定要摘牌。

摘牌之前公司公告,以不低于股东的成本来回购。唐海对董秘说,“香港的公司都溢价30%回购,你们缺乏很大的诚意啊”。实际情况中,小股东的态度很着急,企业的回购价,就会降低。

2016年底,苏州园林完成了一笔4400万的融资,10元每股对员工进行了股权激励。今年10月中下旬,公司又以9元每股引进了14名股东,募资接近4个亿。

摘掉了公众公司的帽子,然后募资四个亿,唐海感觉这个公司“错不了”。“8月下旬它已经进行辅导,明年估计能受理啊!”

同样赌IPO的还有熊安。市场一天比一天不好,在过了规定的回购期限后,他最终改变了主意,把股票卖给了大股东。

“那时候是牛市,群里人说龙福环能(833766.OC)要摘牌,赌IPO预期,都在买,我就买了。”

3月份,龙福环能宣布亿3.7元的价格回购。不到10%的溢价,熊安不太满意。

到了9月份,龙福环能彻底摘牌了,三板做市指数跌得稀里哗啦的。熊安主动联系了大股东,希望回购。

大股东说的话也很感人,“即使已经过了回购期,我们也回购。” 10月21号,熊安收到了龙福环能打过来的钱。

/ 05 /

先发制人

让读懂君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洪伟的投资者。知道公司要摘牌,特地买了1000股,跟着小股东们一起投诉去了。

这家公司叫远传技术(834841.OC)。在和小股东沟通时,公司希望以增发价、小股东买入价,二者取低,回购。这在小股东群体中引起愤慨。

“我就是想教训这家公司,这么搞不行。我买它一手只占我仓位不到百分之一,但是可能挽救我其余99%仓位。”

洪伟等小股东,在公司发了摘牌公告后,开始打12386证监会热线电话,投诉一波。经过长达三个月的拉锯战之后,股转才同意公司摘了牌。

“在公司摘牌前投诉一轮,只要投诉没有撤销,这个公司就摘不了牌。反对票只是对议案反对,没办法表示对自己权益的侵害,还是要去证监会挂号维权,证监会在这事儿上还是比较保护小股东权益的。”这一句话浓缩的经验谈,让他们获得了可以对标港股私有化的溢价水平。

作为一万家企业的基础股权市场,新三板的摘牌现象将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普遍。读懂君看到了中小股东的反对、抗争、勇气和智谋,也看到了企业方的无奈。

然而,读懂君更愿意看到的是清晰明确的规则。在保证双方基本公允情况下的相互妥协。这,才是新三板的未来。

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文 | 马一文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读懂新三板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