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群演八年蹲守北影厂 曾夜宿自动取款机 | 中国人的一天

字号+ 来源:中国人的一天 2017-12-26 19:06 我要评论

祝福语大全春节祝福语 | 亲人 | 父母 | 同事

第2917期 摄影/何安视频/周佳榕 张怀显 编辑/徐松 腾讯图片出品 《中国人的一天》将迎来八岁生日,野狼作为《中国人的一天》第一期的主人公,成为我们回访的第一位老友。 2010年1月

第2917期

摄影/何安 视频/周佳榕 张怀显

编辑/徐松

腾讯图片出品 

《中国人的一天》将迎来八岁生日,野狼作为《中国人的一天》第一期的主人公,成为我们回访的第一位老友。

2010年1月1日,一个全新的人物故事栏目《中国人的一天》上线。在2017年最后一周,《中国人的一天》将迎来八岁的生日。八年,2900多个日子,2900多位普通人成为我们的主人公。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们将回访几位老朋友。问问他们——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而野狼,作为《中国人的一天》第一期的主人公,也将成为我们回访的第一位老友。

视频 | 一个流浪演员的八年(时长:09:53)

八年前,《中国人的一天》摄影师王崴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遇到了野狼。2017年的今天,我在老地方找到了他。野狼说,这些年时间飞逝,自己的胡子都花白了。“八年间最大的变化可能还是在我自己对艺术的建树上,街道上也有人对我指指点点找我合影了,”野狼说,“那会儿苦,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总比那时候好多了。”图为野狼拿着八年前《中国人的一天》为他拍摄的肖像留影。(特别感谢:摄影师王崴提供野狼八年前的老照片;网友王宏源提供野狼的联系方式。)

这些年,只要有空,野狼总会带着他的小拉车,坐到北影厂门口等待机会。“这些年厂子萧条了,来这儿的人没多少了。最初跟我一起的人现在寥寥无几,都走了。我自己把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坐热了,有感情了。”野狼强调这不叫“等活等戏”,应该叫“澄(dèng)戏”,因为人要沉淀下来,才能把戏演好,并不是干活。这是北影厂的一位老前辈曾经告诉他的,他也一直把这个词作为自己的“水准”坚持,并和其他群演划清了界限。图为野狼身边等待演出机会的群众演员,打着毛衣打发时间。

生活仍然是窘迫的。野狼曾租住的小平房受“清退”影响无法续住,无奈只能寄人篱下,在朋友家将就过夜。白日里他都出门在外,很少回住处。在讲述自己演绎经历时,野狼兴起表演就地摔倒。十几年的群演生涯让野狼有了充足的经验:“其实摔跤也是有技巧的,不然很容易受伤。”

野狼在公园里吃自带的午饭:两个馒头,一盒牛奶。有时候认识的水果店老板会送他一点水果,会稍丰富一点。“吃的简单,解饿就好。不想让熟人看到我吃的啥,因为‘虚伪’。”野狼说,虽然收入比八年前好一点了,但是能去演的戏太少了,竞争太强,自己的性格有时候太直,也得罪了不少人。他为此负过伤,也曾想过放弃,但自己对演戏的执着追求把他又拉了回来。谈起这十几年的经历,野狼称最重要的就是两个字:“忍耐”。

没戏演的时候,朋友曾介绍他做一些工地上美缝的活,每平米能挣20块钱。一套房的活干个四五天下来,野狼能挣到2000块钱。图为野狼在做美缝工作。

野狼扛着外界的压力坚持着自己的追求。“很多人说我有病,不伦不类还梳个小辫子……说两句都是小事,还有动拳脚的,我都忍下来了。家人曾经也非常反对,老婆也跟我闹过离婚。”在剧组的时候,野狼不想和一些人“同流合污”,被人趁机打伤在家趴了三个月。“我已经能承受了,这种事太多了。”

这是“野狼”15年前的证件照,作为书签夹在字典里。为了在行业内有作为,野狼曾在书摊买了这本新华字典:“多学点字,这是最基本的素质。那一年我‘学’了三遍字典,这样最起码看剧本不会有多大困难。”在八年前我们第一次遇到“野狼”时,他其实已经北漂多年了。2001年,“野狼”下岗后从内蒙来到北京陪孩子读书,从广播里了解到群众演员这个行当。自那时起,他给自己起了这个艺名,一干就是十七年。“刚下岗时觉得落寞,后来觉得是一种解放。”

为了锻炼自己的自信和演出功底,野狼每天上午都会在北影厂周边练声练气,背诵诗歌和古文,无论是高尔基的《海雁》还是李白的《将进酒》,他都熟练背诵。刚开始演戏那会儿,野狼甚至在高校里当过裸模练习放松:“一双双眼睛盯着我,都能出一身冷汗。”除了常在北影厂门口“澄戏”外,野狼也经常在附近的电影学院出没。他喜欢呆在学校里的感觉:“有氛围”。

偶尔碰到校园里的展览,喜欢艺术的野狼也会停下脚步看看。

野狼在表演一段《打狗棍》中自己的戏:“谁手里有打狗棍,谁就是我们的大杆子!”这些年,野狼演过乞丐、演过汉奸、也演过将军,甚至在高校自制剧中扮演过皇帝。他认为自己是个“写实派”演员,想当未来的明星,想做东方的卓别林。

2015年,野狼花了两百块钱买了一副有瑕疵的茶色石英眼镜,觉得挺好就一直戴着了。自那时起,一副圆框眼镜、一个小辫、一把大胡子和一块毛主席纪念像章就成了野狼的“个性”,“我给自己设计了这个很有辨识度的形象。”

随手来一段,戏来了,挡不住。

导演龙赞许在和野狼在商量明年一部戏的合作问题,他准备安排野狼做一名副导演,并在电影中饰演一位父亲的角色。“春华时不够,秋收果亦丰”是他对野狼的评价。

在北影厂门口澄戏的时候,旁边一位年轻人过来和野狼打招呼,野狼:“你多大了?”“我属马,你不是能算吗?”野狼说,“《屌丝男士》里演的算命先生让我出过名,他们总拿这个跟我开玩笑,我说我只会说难听的,比如‘你有血光之灾’。”野狼现场给年轻人来了一段《将进酒》,换来了掌声。

冬日黄昏,北影厂树上落满了乌鸦。野狼通常也在这个时候离开,形单影只打道回府。野狼说:“当初一起在这里待着的那些人,有人去世了,有人回老家了,也有人玩腻了不再来了,剩下寥寥几人。”

野狼说,以前跑戏很辛苦,有时候从片场回到北影厂都很晚了,没有车回家,就索性在外面将就过夜,这些年他睡过地下通道和天桥,也趴在通宵营业的快餐店里凑合过,“好多人都跟我一样,他们还在那里洗澡,结果人家把厕所都封了。” “最惨的一次是外面下大雪,没地儿去了,我就在银行自动取款机那里睡了一夜,有点暖风,还扛得过去。”

左图为2010年,野狼的背影(摄影/王崴);右图为2017年,野狼的背影。这些年,最早在《买办之家》饰演仆人,到最近的《娘道》,从几分钟到几个月大大小小的戏下来,野狼出演了上千部作品。野狼说:“有时候会忧虑,也会觉得孤单。我也觉得自己挺苦的,但因为真心喜欢,所以才能坚持下来,不然早就放弃了。”八年前,野狼说过要演戏演到死;如今,他仍然是这句话。(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加入我们的微社区,分享你的故事,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
祝福语大全春节祝福语 | 亲人 | 父母 | 同事
祝福语大全春节祝福语 | 亲人 | 父母 | 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