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吴晓波:十年激荡,水大鱼大,水浑鱼杂

字号+ 来源:IT经理世界 2017-12-26 19:07 我要评论

今年2月份,吴晓波和雷军、董明珠同台录制一期节目,主持人周鸿伟提问大家有什么愿望,董明珠说要给每位员工分一套房,雷军说今年要去埃及看金字塔,吴晓波说每个礼拜要进两次

今年2月份,吴晓波和雷军、董明珠同台录制一期节目,主持人周鸿伟提问大家有什么愿望,董明珠说要给每位员工分一套房,雷军说今年要去埃及看金字塔,吴晓波说每个礼拜要进两次健身房。

到了年末,近日在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上,吴晓波却苦笑,今年一次健身房都没有去过,反而烟量增加了一倍,如果再上节目要让他秀肌肉,可就“完蛋了”。

但吴晓波所付出的健康“代价”,促成了一本新书的诞生:《激荡十年,水大鱼大》。

“水大鱼大”来源于经济学家罗纳德·哈里·科斯,他曾引用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老师的一个比喻,说市场就像海洋,企业就是当中大大小小的岛屿。北大国发院经济学教授周其仁却认为这个比喻还不够准确,岛屿是物理事物,企业是人的活动,是有机体。所以就有“水大鱼大”的比喻,最后成了吴晓波新书的书名。

1

 激荡十年

财经作家吴晓波

“我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那是一个充满诗意的三十年,破坏本身是具有强大的道德性和正义性。”吴晓波回顾道,他还记得自己90年代初到温州采访中国第一个农民城——龙港农民城,那时有两千多户人住在龙港农民城,是“违法”铜火锅制造集散地,但是有位老板跟吴晓波讲了一句话:吴记者,一切的改革都是从违法开始的。

而这样的故事在前三十年比比皆是,联产承包责任制诞生,乡镇企业崛起……“前面三十年充满创世纪的特征,非常热血沸腾。”但是吴晓波今年在写《激荡十年》的时候,内心反而没有那么多的快意江湖,这是他十年后再写这本书的最大感慨。

“这十年所发生的很多景象非常陌生。”那一拨60、70后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成为了如今中国商业界的中流砥柱。“他们当年是突破垄断,突破旧体制的最主要力量,今天他们可能已经成为垄断的某一个部分。”

如果《激荡三十年》是国有体系、从无到有的民营经济体系和外资经济不断博弈的过程。这十年间,民营企业的高速发展成为最重要的公共性事件。国有企业相对处于保守的状态,外资企业慢慢变得不那么重要。 整个局面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的崛起,他们财富的暴涨成为全球性的重要性事件。胡润富豪榜10亿美元富豪俱乐部中,排名第一的是北京,第二是纽约,第三是伦敦,前六名有三个城市在中国。但是在中国公民社会中,吴晓波认为“暴富”阶层对自己在中国社会进步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徘徊和彷徨,反倒变成了这十年非常重要的景象,甚至成为了讨论的一个禁区。

2

水大鱼大的不适感

近十年来(2008~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增加了2.3倍,人民币规模总量增加了3.26倍,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汽车销量增加了3倍,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总额占比增加了13倍,世界500强中国公司数量从33家增加到115家。高铁里程增长183倍。中国奢侈品消费占全球总量70%,摩天大楼中国占了7座,深圳房价涨了4.7倍,移动支付交易额是美国的50倍(去年的数据),从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阿里和腾讯交替成为亚洲最大市值的公司。

除了如数据层面表现的整体经济体的“水大”——规模几何级数地增长变大,哺育出了各样的“鱼大”——民营企业的崛起。吴晓波认为“水大鱼大”真正呈现的是水本身和鱼本身对“壮大”所带来的“不适感”。

在《激荡三十年》里民营企业家冲击的、抗争的是基础设施性的公司,是那些通过垄断获得很大利益的体系。但如今新的垄断出现了,这种垄断是通过市场化效应造成的垄断。这种垄断在全球也就中国和美国有。“而这种垄断我认为到今天,可能在学理上、法治上,都没有被认真地进行讨论。”吴晓波说道。

他形容中国经济的发展就好像北京大院的两孩子,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你还骑在我脖子上尿过一泡尿,突然有一天我变成马云了,你就会很难受。

除了中国人对自己这十年的变化不是很适应,周边国家也会有不适应感。日本十年前问的最多的问题是能帮助什么?现在却问的最多的是,还会来我们这儿买多少马桶盖呢?

3

水浑鱼杂的现状

这十年风云变化,企业再大也可能倒下,而且是倒在不该倒的地方。

吴晓波在写《大败局》的时候,写过很多制造业的企业家,关于保健品、VCD、白酒等等。在制造业环境中,他看到过最恶劣的竞争环境,但是他坦言,“今天的互联网公司人才都是高学历,他们在竞争中的底线比当年的前辈们还要低,他们智商更高,也更敢于突破底线。”

这样的现实一方面为商业带来了极度繁荣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会变成非常混沌的状况。周其仁形容其为“水浑鱼杂”。

北大国发院经济学教授周其仁

在2008年,黄光裕胡润富豪榜公布的榜首富豪,一个月后警方宣布逮捕黄光裕,两条罪名,涉嫌内幕交易,官商勾结。作为中国最大的家电连锁零售商,当时国美拥1300家门店,30万员工,500亿销售额。黄光裕的入狱不是市场技术进步优胜略汰,也不是正常的经济里发生的商业败局的结果。还有今年乐视的“闹剧”, 成为商业教科书上又一“重大”反面教材。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十年的发展,中国企业在组织模式建设上形成了独特的能力,“有可能在未来贡献出真正的有中国特色的管理思想,对管理学的创新是有机会的。”吴晓波说,比如他在腾讯和阿里身上就看到了它们独特的内在创新机制、蜂窝组织的竞争能力、赛马机制等,“包括他们对产品的理解,我认为都是之前我们完全没有看到的。”还有中国大型公司的组织变革也非常的猛烈,像海尔,像美的等组织架构的变革,也存在产生新的管理思想的可能性。

第二个景象是随着中国中产阶级崛起,需求端出现了重大的变革,变得更理性,摆脱了低端的性价比的问题,更愿意为品质买单。那么,创新不再是那些BAT大公司,而是中小型企业面对本土新冒出来的需求所进行的创新,它可能从工业设计开始,到服装,音乐,甚至街舞也都会焕发出中国特色。

3

经济发展的四大源动力

40年的中国经济发展,不是偶然性事件,存在内在逻辑,吴晓波在书中也提到这种逻辑主要由四部分构成,也是“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所形成的四个动力源。”

第一个是制度创新。中国从联产承包制,土地改革开始,就进行了制度创新。这些创新很大程度上带有中国特色,带有妥协性。

第二是容忍了非均衡的存在。从告别集体主义,告别平均主义,开始改革让一部分人或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通过各种各样容忍非均衡的方式,让这个国家恢复了市场竞争的内在活力,让老百姓恢复对幸福生活追求的动力。

第三个是规模效应,特别是互联网和制造业这两大产业在中国的形成。中国制造业在世界排名第一,互联网所形成的红利带动了庞大的内需消费崛起。

第四个是技术破壁。移动互联网技术带来了很多新的变革可能性,但是如今移动互联网的滲透和创新已经达到“饱和”,而新技术的出现,如人工智能,新材料,基因革命等,吸引了中国企业和中国民营资本集团充满野心的探索,将会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往前推进的重要力量。

文章整理自在2017年12月20日举办的第36期“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吴晓波携新书《激荡十年 水大鱼大——中国企业2008-2018》与北大国发院师生见面,并发表了题为“当代企业变革史与我的写作”的演讲,以及周其仁教授在其后发表的读书感受。


微信编辑 | Hesealy

审稿编辑 | 正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