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365天,50位摄影师,用镜头告诉你世界总有精彩值得继续出发 | 大师IN像

字号+ 来源:凤凰网旅游 2017-12-27 09:09 我要评论

2017年2月17日,我们乘上一辆小巴自驾东欧森林,“与东欧男人来了一场约会”;2017年4月18日,我们在镜头里重新认识战斗民族,看到“俄罗斯人的日常童话”;2017年5月2日,我们进入

2017年2月17日,我们乘上一辆小巴自驾东欧森林,“与东欧男人来了一场约会”;2017年4月18日,我们在镜头里重新认识战斗民族,看到“俄罗斯人的日常童话”;2017年5月2日,我们进入美洲的社会主义世界,体验“神秘快活的今日古巴”;2017年7月4日,我们追忆香港一代肖像大师,听说他曾“被屠夫威胁再拍就砍”;2017年9月19日,我们钻入拉斯维加斯的下水道,找到“霓虹之下的‘蟑螂人’”;2017年10月10日,我们“行至黄石公园边缘,寻踪以野牛尸体为生的拾荒者”;2017年11月7日,我们从一位"在路上险些丧命,只为将独自自驾北极作为自己生日礼物" 摄影师镜头下,领略北极风光......

在过去的365天中,大师IN像让50位摄影师在每周二晚上9点陪你用影像环游世界。他们用镜头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总有一个角落藏着惊喜,这颗星球总有一处未知之境,值得你继续出发。

更多大师 IN 像旅行大片,关注凤凰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IN”即可收取。

2017年的最后一周,

让我们共同回顾那些摄影师带给你的精彩瞬间。

为什么人们讨厌波兰?

格列夫是个喜欢一个人旅行的摄影师,他拍摄的波兰既有城市的历史,也有新的艺术,即使是新的波兰你也能从中看出这个国家深藏的故事。波兰的头顶仿佛总是笼罩着一层乌云,因为它是二战时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也是二战题材的电影中最常出现的受害者之一,因此很多人称这个国家为悲情波兰。其实,波兰有着它年轻和浪漫的另一面,这里是钢琴诗人肖邦的故乡,也是众多年轻艺术家云集的地方。

英国式迷恋 那些撩动人心的花花草草

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如果说东方赋予了花草各种文化内涵及性格,西方对园林的修剪同样有着丰富有趣的故事。格列夫既是旅行者也是摄影师,他喜欢关注旅行中那些宁静的瞬间,喜欢拍摄简洁的东西。英国作为全世界园林最多的国家之一,不仅有邱园等典型的城市内经典园林,更多的园林遍布于英国的乡村,和漫漫无际的青草、精致典雅的古堡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一个德国人深入蒙古之后……

Max Muench来自德国,他深入到这个广袤国度的犄角旮旯里,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遍寻蒙古草原里的人们。这趟旅行既陌生而荒凉,同时也非常意外,饱含着惊喜。每天早晨醒来,都是挨着成群的羊头,而且它还将是你的午饭和晚餐,这对生活在柏林的他来说可是件难以适应的事儿。可是如果你想去了解一个全新的国家或地方,你就得把你原来的生活方式抛在脑后,然后像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一样重新来过。

菲律宾 自带穷开心的热带气质

摄影师Matjoez是比利时人,他喜欢海岛,更喜欢海岛国家。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尼、菲律宾都是他喜欢的地方,他说他被这种天然的惬意氛围所吸引。在菲律宾,你只需要一个呼吸管,然后往水里一趴,另一个微笑的世界就向你展开怀抱了。菲律宾低廉的物价,加上优美的自然景色使得这里成了全世界最佳的旅行目的地之一,不管是浮潜、水肺潜水,还是划皮划艇,菲律宾能给你提供的东西远比你想象的多。

自由、性感、年轻 真实又梦幻的柏林

Michael Schulz辞去了工作,专心成为一名摄影师;他因热爱这座城市,而走上柏林的街头。没有任何一座城可以像柏林这样,将政治因素和欧洲风情融合地如此完美,在柏林有着无数的艺术馆、音乐厅,但每一个都隐藏着些政治元素。柏林是一座历史和现在交融的城市,前一秒可能你会在布兰登堡门的纪念馆重新审视德意志的灿烂辉煌又起起伏伏的历史,下一秒可能就会与某个前卫的摄影师一起讨论柏林的当代艺术。 他用几年的时间专注拍柏林,而柏林也因自己的美而让他一举成名。

今晚 约会个东欧男人怎么样?

Valentin Duciel,一位生活在巴黎城市的摄影师,却对森林、湖泊有着强烈的向往。因此,Valentine和朋友们租了一辆小巴,走上了去探索东欧森林的路。历时半个月的旅程就这样展开了,休旅车、胶片机、吉他、墨镜,这是Valentine和朋友们的悠长假期。

英国街头穿Burberry的宝贝们

Broth Tarn是一位英国街拍摄影师,他总是喜欢把镜头对准街头上形形色色的人,“穿巴宝莉的宝贝们”是摄影师Broth长期街拍作品中的一个项目,顾名思义,他的拍摄对象都是穿着巴宝莉的女孩儿们。这一系列作品大多为黑白照片,偶尔也有彩色的,冷静、复古、真实,是他这一拍摄项目最想传达的情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才是真实的英国。”

新西兰 不见人影的特简单城市

Renaud Kritzinger来自瑞士,一个像新西兰一样水光山色的国家,因此他对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情感。作为独立摄影师的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漫游在新西兰的南北二岛。他的作品完美呈现出了新西兰的那份宁静,慵懒的海豹、扬起尾巴的鲸,在他的这组新西兰作品中,他特意避开了拍摄人,让这片宛如外星的海岛回归到自然和野生的状态。

阿富汗 在残酷中绽放的美丽女人

阿富汗,是当今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这里曾是炼狱般的战场,残酷的战争留下难以抚平的创伤。但是这里也有一群女人,在此间顽强地生长,让你看到人类精神的巨大张力和弹性。Jolie 罗晓韵走进曾被硝烟笼罩的阿富汗,在这片残酷的世界里,用镜头捕捉那些默默抗争的阿富汗女人。

什么是浪漫?当TA把一座城市送给你

年仅21岁的Yik Keat深爱着他的城市,从他拍摄的新加坡就能看出来,在他和他的故乡之间有很多故事。面积仅为北京5%左右的新加坡,人口密度却是北京的5倍,干净整洁、准时有序,是人们初到新加坡的第一印象,其实这种惊人的环境和秩序不仅来源于新加坡的城市发展和规划,更来源于新加坡一栋栋功能强大且外观漂亮的建筑。这座城市总是年轻、充满活力,又不失浪漫……

迷失重庆 外国人镜头下的魔幻山城

在外国人眼中,重庆最吸引人的不是火锅,而是它作为中国二战时的临时首都,却和一般人们所期待的现代化大都市的样子不太一致。虽然它高楼林立,也灯火辉煌,但是却不像大都会那样平坦宽阔,重庆的高楼有种魔幻之感。Maciej Leszczynski拍摄的重庆呈现出了一种非常冷静、凄凉的感觉,一改往日热闹、市井的印象,让这个千万级人口的喧闹都市看起来冷冷清清。

春日东京 在午夜街头赏樱

春日的东京,除了一片绯红的樱花,还有另一种暗夜里的浪漫。这是一座不夜城,每当太阳落山的时候,人们会随着灯火的点亮而苏醒。Keiichiro Kinoshita认为想要了解真正的东京要走上街头,要去见见夜晚走在街头的东京人。晚上11点到凌晨1点,被东京人称为神奇时刻。因为在主要的地铁站外、商业中心的十字街头都能有神奇的故事发生。凌晨1点到3点,则被东京人称为夜的死亡,虽然人们依旧在活跃着,不过活动地点已从街头转移到了室内。偶尔看到街头上的行人,大多也是走向KTV、酒吧或家里的路上。

佛罗里达 让咱们放个假吧

Carson Gilliland,27岁的他生活在佛罗里达。从小他就喜欢在佛罗里达的各处转悠,不论白天还是黑夜。这个阳光明媚,游人众多的度假地,总是热闹而温暖,看过太多艳阳下的佛罗里达之后,他萌生了拍摄佛州夜晚的想法。夜幕下的佛罗里达凉爽、宁静,有着平日里完全不同的样子。

多哈的“中国速度”

Jazzy Li,既是一位建筑师,也是一位摄影师。身为建筑师的他,摄影作品也总是力求记录式的风格,他记录下了多哈的发展速度。这个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城市之一,短短20年,从原来的一个捞珍珠的小渔村摇身一变成了中东最闪耀的一颗明珠,让人不禁联想起当年的中国,它就是多哈。每一天,人们都能看到这个城市的变化,天际线正冉冉升起,摩天大楼鳞次栉比。

超现实的战斗民族 俄罗斯人的日常童话

德国摄影师 Frank Herfort 已经拍摄俄罗斯长达十多年,他对这个国家的变化比很多国外的媒体都更了解。他从 2005 年开始拍摄一组名为俄罗斯童话的作品,他喜欢拍摄公共的空间,但在公共的空间中却并没有拥挤的人群和嘈杂的环境,在其中的往往是形单影只的个体。Frank Herfort 的风格受到了斯大林风格的建筑以及现代社会的影响,尽管这些作品看起来非常的俄罗斯,但是它们和一般拍摄俄罗斯的作品又完全不同。里面没有任何政治态度,它们只是在向你展现俄罗斯人,以及他们心中幻想的故事。

智利 越荒凉看上去越美

对于生活在这样巴黎的摄影师 Jay Kreatica 来说,智利有着不可想象的美。这里荒无人烟,却又生机勃勃。因为这个国家狭长的形状,智利的景色和气候也非常多样,从南到北一路上各具特色。尽管这里被认为是整个南美最具欧洲特色的国家,但是真正走入智利的自然你才会发现,它和你我们想象的有多么不同。

美洲的社会主义世界 神秘快活的今日古巴

感受着清凉的海风,在老旧的楼房屋顶上吃着早餐,欣赏着老城的景色,这种体验是Bleyer在古巴机会每天都能享受到的。如果说驾驶一辆1950年代的老爷车行驶在古巴的街道上会感觉很酷的话,比这更酷的莫过于住在1700-1800年代的建筑里。古巴是一个几乎没有网络的地方。当然这对游客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虽然在古巴看到的都是1950年代的东西,但是你能感觉到古巴正在快速的发展着,从基础设施到旅游服务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变得非常现代化。能在这种变化来临之前体验古巴的样子,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

不为人知的午夜巴黎

Rémy Soubanère来自法国,他喜欢抽象和有未来感的作品,因此看惯了甜腻巴黎的人们或许从未领略过他拍摄的巴黎。他拍摄的巴黎午夜仿佛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面纱,钢筋水泥建成的基础设施统治了城市的景观,空旷无人的街头给人一种空虚和荒凉之感。

去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追逐光影盛宴

挪威人认为,北极光是大群的鲱鱼在海洋中迁移游动的反映。因为这些鱼群浮游在水面上,向空中的云层发出闪光,所以人在地面上能见到。以追寻极光为名而奔赴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摄影师不计其数,而来自英国的摄影师Antony Spencer就是北极光的摄影痴迷者之一。

他用转机时间玩遍香港

摄影师Tarik Ahmet来自伦敦,身为一名职业的肖像摄影师,他对城市中的人有着不同于一般摄影师的兴趣。在一次转机去柬埔寨的途中,他在香港停留了36个小时。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用镜头记录下了香港的多个侧面。既有参天的高楼丛林,也有街头的小餐馆;既有纯净的蓝天、繁茂的森林,也有灿烂的夜景和匆忙的人们。

在丹麦 童话里都不是骗人的

一位丹麦摄影师Sven Türck,他用自己毕生的时间记录其眼中丹麦幸福的样子。他拍摄丹麦的作品超过7万幅,主要集中在1930-1940年代。这些黑白照片就是丹麦80多年前的样子。Sven 的这组作品能让人穿越回80多年前的丹麦,那个年代都市正在兴起,从街头到海滩,人们能看到丹麦当年各式各样的人和生活方式。从照片里看上去,似乎那个年代的生活更简单,也更纯粹。

神秘墨西哥 色彩斑斓的复杂矛盾体

从1975年至2007年,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马格南摄影师Alex Webb不断前往墨西哥去探索这个有趣的国家。他对墨西哥的理解随着每次旅行都会产生新鲜有趣的变化。鲜艳生动的色彩、复杂却又有序的构图,Alex Webb用他自己鲜明的特色呈现出了墨西哥丰富的街头生活,以及厚重的历史和文化。

掉入伊朗的神秘漩涡 走进另一颗星球

摄影师Farshid Tighehsaz,出生于1987年的大不里士,他说对于伊朗的年轻人来说,在这个国家成长就意味着限制,政治的、艺术的、文化的、经济的、教育的、穿着的,还有两性的。“我的朋友们总说,我们是战争和革命的后代。这些事件对我们生活和灵魂的影像总是随处可见。”Farshid Tighehsaz拍摄的这个个人项目,想通过镜头来展现伊斯兰革命和两伊战争给伊朗年轻人带来的恐惧和影响。他始终觉得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也是比较压抑的。这个项目他已经拍摄了好几年,从最初他在自己身边寻找这些迹象,到后越走越远,他都会向伊朗的其他年轻人询问同样的问题,在伊朗长大感觉如何?

热情绚丽的哥伦比亚 像咖啡一样令人上瘾

Mollie Moore是一位电影制作人,也是一位人文摄影师,她喜欢用镜头去讲述故事。在一趟漫长的南美之旅中,她去了秘鲁、阿根廷等多个国家,但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哥伦比亚。“我爱上了这片大陆不可思议的景观和文化,哥伦比亚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这里的人们甚至比风景更可爱。在过去的15年中,哥伦比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旅行中遇到的哥伦比亚人,向我展示了这个国家不为人知的一面,也让我体验到了多元的地貌和文化中暗暗涌动的活力和热情。”

打开世界最大的苹果 看看真实的纽约生活

Matt Van Anderson是一位街头摄影师,但他真正的职业其实是产品设计师。带着设计师的眼睛走上纽约的街头之后,他看到的东西自然和一般摄影师不同。在这座时刻都在变化的国际大都市,他试图抓住普通人生活的瞬间,以此来反应纽约真实的生活。他的这些街拍作品中,有的非常感人,有的略显惊悚,还有的有点奇怪。在拥挤的街头或是地铁站,他用镜头记录着这些让纽约成为如此有趣的城市的人。在他看来,人才是这座城市的灵魂所在,是人把纽约塑造成了今天的样子。所以他的镜头中,有各行各业的、千奇百怪的人。

一代肖像大师拍摄香港 屠夫威胁再拍就砍

何藩,一位出生在上海的传奇摄影师,从小跟随父母来到香港,他对香港的拍摄长达几十年。当时的香港,影楼林立,但何藩选择了另外一条路:走出室内走上街头。他拍摄了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楼,也记录下了早期的香港居民。“一个身材魁梧的屠夫,手里拿着刀向我叫嚣说他要砍了我。”何藩曾经回忆,在那个年代,不少人认为拍照会抓走人的灵魂,因此很多人不喜欢被摄影师拍摄。何藩在去年去世了,享年 84 岁。他的香港作品,成为了数十年来讲述香港故事的一个传奇。因此,很多人都称他为香港的肖像大师。他记录了我们没见过的香港,甚至是我们还未出生时的香港,在他的作品里,我们能看到香港的灵魂。

野性的南非山村 你不知道的原始艺术

Nishini是一位来自柏林的摄影师。她对艺术有着不同于一般摄影师的执着追求,她的镜头也总在寻找艺术所散发的魅力。在南非这样既现代,又融合着原始力量的国家里,文化遗产有着非常特别的样子。Nishini去了南非的北部,探究这里不同部落的艺术之道。在这里,艺术总是和自然息息相关,不管是材料还是灵感,都体现着人们和自然之间的纽带。

哈萨克斯坦 丝路上不为人知的真实生活

Mikael Hellström来自瑞典,他的这组作品拍摄于哈萨克斯坦北部,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并且还在继续着。地广人稀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特色之一,工业基础非常薄弱,这也是1991年从前苏联独立出来之后,这个国家需要面临的问题之一。Mikael把他的镜头对准了北部地区,并且特意选择了一些曾经服刑的犯人,当他们重新获得自由之后,如何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如何面对自己的身份问题。他想借助这些人真实的生活来反衬哈萨克斯坦在前苏联解体之后,如何面对独立的过程。

揭开神秘埃及的另一面 现世开罗的双城记

Jorge Riera来自委内瑞拉,当他拍摄埃及的时候,他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到街头转转。有时候他会去罗达岛上和那里的学生聊聊天,有时候会去市中心,看看游客密集的景区。这座城市的历史,是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比不了的。看看开罗的这些建筑你就能体会到古埃及文明那种强大的力量。绝大多数埃及人都是穆斯林,漂亮的清真寺,典雅的民居比比皆是。“很多前往埃及的游客都表示曾吃过街头小贩或是餐厅酒店的亏。其实,世界上大部分游客多的地方都会有这种问题,但是如果你走到那些没有游客的地方,你能感觉到埃及人的朴实和热情。

夜间曼谷 在百变的街头城市里找到归宿

摄影师d.ude就像魔术师一样,将曼谷的夜变成了一暮暮电影中的场景。太阳下山后的曼谷小巷子里,卖水果的阿姨等着儿子归来;街边摊上两位小伙子品尝着打烊前的最后一道菜;公交车站,乘客期盼着最后一班车。他没有去拍摄熙熙攘攘的商业区,也没有拍摄游客聚集的市中心,而是把镜头对准了曼谷的小巷子里。因为那里隐藏着真实的曼谷人的生活。

里斯本的建筑和艺术里藏着整个欧洲的慵懒

Joel Filipe既是设计师,也是创意指导。他对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美有着非常独到的理解,因此他也想用自己的镜头向人们传递出这两个国家和欧洲其他地方的不同之处。“里斯本是中世界和现代的融合,这里既有几百年的历史老建筑,也有纷纷涌现的新潮咖啡馆和网红餐厅。这里是葡萄牙最悠闲的城市了。过去,很多人觉得巴黎、伦敦才是欧洲的玩乐天堂,位于欧洲边上的里斯本似乎有点被人遗忘。但最近,里斯本又重新变得活力四射。”

 山村教师拍下了土耳其不为人知另一面

Nadir Bucan,一名土耳其人,也是一位纪实摄影师。几年前,他搬到了土耳其东部的山区Van生活,就职于当地大学,教学生摄影。从那时起,Nadir就开始了这个长达6年的拍摄项目。在这些山区,生活着很多牧民,自然和动物与人类的关系要复杂得多,也亲密得多。这是在城市中生活惯了的人们所无法想象的。土耳其的东南地区气候较为温暖,每年牧民们会把他们的牲畜赶往这里放牧4个月,在此期间,他们也会加入当地农民们的生活。这种生活在摄影师Nadir看来,是土耳其几十年前的样子,他一度以为这早已成为了历史。

掀起纱丽 印度女摄影师眼中的印度女性

Deepti Asthana,一位来自印度孟买的女摄影师,出于对摄影的热爱,她走遍印度各地去拍摄印度真实的生活。印度是对女性压迫比较严重的国家之一。在过去几年,Deepti Asthana在印度各地旅行时结识了各种各样的女性,也拍摄了她们的真实生活。尽管这种状态在逐渐改善,女性的地位也在提升,但在不发达地区,特别是印度的乡村,女性的生活依然非常艰难。在印度的很多乡村,妇女要用沙丽遮住自己的脸。沙丽通常是一块非常大的布,而这样的习俗在印度的很多地方都有。身为印度女性,她觉得自己有义务让未来的孩子们不要再忍受那些本不属于她们的压迫。她相信图片和视觉的力量,相信照片能带来改变。

西班牙女摄影师拍下日本人孤独的另一面

Paola Zanni来自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她为我们展示了另一个更为真实的日本。2011年,日本的全国调查显示,日本的户口在稳步地逐年增多,但是人口却越来越少。和以前相比,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独自居住、自己生活。因此,虽然户口的数量在增长,但与此同时,日本人的孤独感也在迅速膨胀。就是这样的现状,吸引了摄影师Paola Zanni拍摄日本。

当现代文明闯入原始地带 格陵兰的双面生活

Ewoud Bon是一位作品风格非常强烈的摄影师,他的照片有一种电影的戏剧效果。照片中的张力在格陵兰显现得淋漓尽致。格陵兰在很多方面都保持了原始的状态,也包括世代生活于此的格陵兰人。比如说,直到今天,有些格陵兰的小村镇上,居民依然凭借着他们最传统的技能——捕猎海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在格陵兰,除了能在努克这样的城市里找到现代都市生活的影子之外,这片大地上基本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十年之后十座城 牵手走过多样惊喜的意大利

来自俄罗斯的摄影师Igor Novikov虽然很年轻,但是和女朋友已经在一起整整十年了。为了给这十年一个纪念,也为了迎接他们二人接下来更多个十年,他们选择了意大利的十座城市,从南到北穿越这世界上最美的国家之一,也记录下自己人生中最美的瞬间。在这场跨域十座城市的浪漫之旅中,摄影师Igor Novikov和他的伴侣看到了米兰(Milano)经典的埃马努埃尔拱廊;福纳斯山谷(Funes)的唯美山景;维罗纳(Verona)城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浪漫阳台;布拉诺(Burano)如童话般的彩色房子;威尼斯(Venice)著名的叹息桥;佛罗伦萨(Florence)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罗马(Rome)城中穿越世纪的斗兽场;波菲(Pofi)复古的修道院;那不勒斯(Naples)的迷人港口;波西塔诺(Positano)梦幻的沿海小镇。整个旅程车程长达1500公里,其间徒步数十个小时,这对情侣用别致的方式牵手走过多样惊喜的意大利。

地狱和天堂 霓虹之下拉斯维加斯的双面生活

意大利的摄影师 Alessandro Gandolfi ,在看遍了拉斯维加斯的灯红酒绿后,把镜头对准了一群藏身于地下、流离失所的边缘人群。

在拉斯维加斯地表下,有一片绵延800多公里迷宫般的隧道,这里是成千上百名边缘人群的寄居地。他们大多无家可归,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选择“靠赌场、吃赌场”的生活,每晚流连于拉斯维加斯各大赌场及周边商城,以捡钱乞讨为生。“工作”结束后便回到黑暗的下水道,与蟑螂、老鼠共居一室。

无家可归的人们也会寻找一切走出地下的机会,有时是占据公园里几座临时帐篷和购物手推车,有时是在福利组织集会上免费挑选衣服,或者只是在景观大道边上隧道入口处坐上一会儿。虽然最终还是要回归黑暗的下水道。2014年,赌城拉斯维加斯成为全球最多新婚夫妇选择的蜜月旅行目的地,每年依旧有成千上万的人们涌进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全娱乐之都。马路上连串的加长豪华汽车、夜色下斑斓的霓虹灯、舞台上长腿女郎们香艳的表演……拉斯维加斯就是这样,一面地狱,一面天堂。双面的生活,却在这座城市同样真实地上演。

吉尔吉斯斯坦藏着一个古老原始的世外核桃园

一位名为“老飘飘”的摄影师,在与《孤独星球》创始人 Tony Wheeler 一同行走的古丝绸之路的途中,他们走进吉尔吉斯斯坦一个名为阿斯兰博的小村庄。在这个雪山下传说中的村子里,有亚历山大、丘吉尔、斯大林留下的足迹,也有波斯文明、伊斯兰文明烙下的印迹。这里的村民号称是最善良谦虚的人,他们世代守着一片核桃林。

黄石公园里一群以野牛尸体为生的拾荒者 

Matt Hamon来自美国蒙大拿州黄石公园附近的小镇,他既是一名摄影师,也是一名业余猎手。2016年的某天他偶然发现了一群生活在黄石公园边陲的“拾荒者”,他们捡食着猎人丢弃的野牛尸体,在残骸上采集一切有用的部件——牛肉、牛皮、牛骨,并以此为生。

在荒凉壮丽的景观下,“拾荒者”们穿着从野牛尸体上分离下的皮革,原始狂野的造型乍看之下像是影棚里拍摄时尚大片的模特。通过拍摄,Matt看到原住民猎人和猎物之间彼此尊重与亲昵的联系,这一切也体现在“拾荒者”与野牛尸体之间。日间拾荒、夜间烹饪,一切行动充满了仪式感,这种对食物的亲切感和尊重感是远非麦当劳等快餐所能给予的。在与“拾荒者”们共同生活的日子里,Matt完成了自己的拍摄,同时也经历着一场不同文化的洗礼。

白令海上摄影师与渔夫的双面生活

来自阿拉斯加的Corey Arnold 是一名摄影师,同时也是一名搏浪于白令海上的渔夫。Corey 平日里会像一名普通的摄影师般承接杂志拍摄任务、四处旅行或者举办影展,但是每年一月、二月和十月的捕鱼季里,他便转换为另一种身份,爬上Rollo 号渔船,开启自己短期的渔夫生活,并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渔船上惊险刺激的捕鱼故事。 

摩尔多瓦监狱上演的囚犯版《哈姆雷特》

摩尔多瓦曾是苏联西部的一个加盟共和国,这里是欧洲旅游人数最少的国家之一,是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国家,以神秘酒窖和修道院著名。与此同时,作为欧洲经济发展较慢的地区,摩尔多瓦也是欧洲人均囚犯人数最高的国家,国内建有大量监狱,但是人们对于高墙之后的生活以及监狱制度却知之甚少。今年30 岁的Ramin 毕业于摩尔多瓦州立大学新闻专业,早期在当地各家印刷店里担任一名图片记者,在工作过程中,他逐渐发现家乡对于纪实类的新闻作品缺少认识,由此开始研究纪实类新闻摄影。并将镜头重点指向摩尔多瓦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将它们真实地记录下来。《The Process(进程)》便是众多项目的一个,这组照片拍摄于NR17 监狱——也是摩尔多瓦境内最安全的监狱,通过与艺术中心“Coliseum”进行合作,在狱中与一群囚犯联袂上演一出经典的《哈姆雷特》。 

他们坐着“移动的坟墓”来到意大利

新自由主义全球经济背景下,一面是金融数字飞速上涨,另一面却是不容忽视的全球难民危机。在经济落后的非洲,数以万计的青年被迫漂洋过海,来到西西里岛避难,以期找到未来生活的出路。来自John Radcliffe 摄影工作室的摄影师Daniel Castro Garcia 和设计师Thomas Saxby,他们将镜头瞄准岛上这部分“外来客”,深入到每一位难民个体,用照片的形式记录下移民们就业与失业、劳动被剥削,以及来到新世界却难以被接收,在这片土地上寻求身份认同的艰巨过程。 

世界尽头生吃鹿肉饮鹿血的俄罗斯原住民

西伯利亚,这片俄罗斯北部广阔宁静的土地,是地球上气候条件最为恶劣的地区之一。在西伯利亚的北端、濒临北冰洋的亚马尔半岛(Yamal Peninsula)——涅涅茨语中意为“地球的尽头”,生活着一群涅涅茨人(Nenets)。这里一年当中约有260 天都是冬天,温度长时间在零下50 摄氏度左右徘徊。这里人迹罕至,最常见的无非是辽阔萧索的冰原,或是遍布着沼泽的苔原森林。想要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下繁衍生息,必须要遵循一套与众不同的生存法则,涅涅茨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来自俄罗斯的摄影师Kamil Nureev,他在“地球的尽头”亚马尔半岛上找到这群原住民,从2016 年3 月起展开名为“Life On The Edge Of The Earth”系列的拍摄,记录下了涅涅茨人扎根于冻土上不为外人知的生存之道。 

俄罗斯年轻男女不为人知的一面

Oksana Yushko 出生于乌克兰东部,曾在繁华现代的莫斯科里生活七年,凭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享受着便捷光鲜的都市生活。然而七年过去,日复一日的机械式重复开始让她不安,最终Oksana 选择以摄影师的身份离开,沿着伏尔加河展开一场旅行和冒险。在旅途中,她邂逅了伏尔加河畔村庄里一群同样逃离都市的隐居人,并用两年时间完成了这组《In Search of Islands》作品集,用镜头为人们展示了当代世界里真实存在的童话故事。 

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边神秘的原住民文化

苏格兰的旅行摄影师Daniel O'Donnell ,在过去几年里,他用镜头记录了自己在东欧、中欧和北非的旅程。如今,正在探索亚洲的Daniel 来到印度次大陆的最北端,深入这片众人神往的克什米尔喜马拉雅山区,用一组照片为人们展示了“山的那一头”,以及高山深处原住民的生活。

在性感女郎和豪华跑车遍地的哈瓦那

Forrest D. Walker 是一位行走于世界各地的美国摄影师,曾在俄勒冈大学主修经济学和商学,Forrest 在毕业之后攒下一些积蓄,便毫不犹豫地辞掉了工作,带上背包和相机,成为辗转于世界各地的街拍摄影师,开启了自己拍摄一百个城市——“100 Cities: In Living Color”系列拍摄计划。为了记录自己的旅途,他开设了个人博客Shooter Files,将每一座城市收获到的美景和感悟放在博客中,截至目前已走过72 城。古巴哈瓦那,是Forrest 拍下的第43 座城市,也是他口中街拍摄影的天堂,这所天堂,让一颗向往自由的不羁灵魂甘愿停留。

印度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印度”

全世界的旅人大概都会对这个南亚次大陆的神奇国家心驰神往,对于此,印度旅游局喊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宣传口号——“Incredible India(不可思议的印度)”。一系列不同于别处的元素,也让印度成了人文摄影师热爱的天堂。摄影师Sasikumar Ramachandran 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印度照片,但与其他旅行者不同的是,Ramachandran 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印度金奈(Chennai)人,在他镜头下的印度,既有印度多彩神秘的独特风情,又透着日常的生活气息。今夜,便让他化身印度行的向导,带领我们深入印度金奈(Chennai),看看本地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印度”。

彪悍?隐秘?他拍下了不做任何掩饰的俄罗斯

Sergey Maximishin ,一位来自俄罗斯的新闻摄影师,曾在苏联军队前往古巴担任随军摄影师。1991年他入学列宁格勒礼宾学院学习物理系,在实验室工作一段时间后,选择去圣彼得堡新闻学院学习,毕业后开始了专业摄影师生涯。正是有了这些经历,他总是擅长捕捉到生活中不经意的精彩瞬间,平凡的时刻里夹带着有趣的色彩。Sergey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便专注于用照片定格该国文化,为世人展示在多种族、阶级和文化的组合下,这个多元独特的国度是怎样融合成今日的俄罗斯。Sasikumar Ramachandran 同样为我们带来了精彩的印度照片,但与其他旅行者不同的是,Ramachandran 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印度金奈(Chennai)人,在他镜头下的印度,既有印度多彩神秘的独特风情,又透着日常的生活气息。今夜,便让他化身印度行的向导,带领我们深入印度金奈(Chennai),看看本地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印度”。

自驾北极险些丧命 却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去往无人知晓的目的地,寻找当地隐藏的壮绝景色,是摄影师老飘飘钟爱的活动,自主策划旅行,在一条漫长的线路上会不断邂逅惊喜。而一心想要拍摄北极光的他,决定在一年生日前夕自主设计一条自驾北极的追光之旅。

育空(Yukon)地区位于加拿大西北边陲,这里人迹罕至,犹如上古时代的荒蛮之地。而加拿大境内,唯一一条通往北极圈的全天候公路 Dempster Highway 便自这里穿过。虽然需要承担不小的风险,与此同时的回报便是看到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当他在波澜壮阔的北极大地上驾车十多天,经历了众多风险之后越过北极圈,绚丽的北极光也被甩在了南方,摄影师抵达了加拿大最北端的小镇,也是北极圈内最后有居民常住的地方——图克托亚图克(Tuktoyaktuk)。8000 公里,20 天时间,在生日的那天,他站在了北冰洋的边缘。

更多大师IN像旅行大片,关注凤凰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IN”,即可收取。

大师IN像 栏目介绍

当文人拿起笔来,文字就是有力量的!当摄影师拿起相机,那么影像也必将有力量!文人用文字写故事和心灵鸡汤,摄影师则用影像表达内心。每一张照片集结在一起同样可以荡气回肠、意犹未尽,每周二晚上9点钟,我们用影像讲故事给你听!更多大师IN像旅行大片,关注凤凰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IN”,即可收取。

觉得不错,请点赞

转发吧!有爱就要说出来~~

版权声明

本文由凤凰网旅游频道原创发布

转载请联系后台,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想勾搭主页君,可以加我们私人号:

生活家LIFE+

ID:   lifeofwealth2015

我们还为你准备了更多目的地实用指南

回复以下关键词获取:

国内:西藏 | 北京 | 港澳 | 台湾 | 川渝 | 湖南 | 云南 | 江浙 | 东北 |内蒙古 | 新疆

| 福建 | 西沙 | 甘肃

国外:日本 | 英国 | 美国 | 法国 | 德国 | 新西兰 | 俄罗斯 | 东欧 | 中东 | 非洲 | 欧洲 | 大洋洲 | 南亚 | 韩国 | 朝鲜 | 南美 | 东南亚

编辑:向可卿

主编:许玥

投稿:all_travel@ifeng.com

新浪微博:@凤凰网旅游

如果想获取更多最新的旅行资讯,可以下载我们客户端【凤凰新闻】并订阅【旅游】频道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