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有声散文】陈春花:枫萨克(Fronsac)•不朽者

字号+ 来源:春暖花开 2017-04-21 19:53 我要评论

导读 不朽内含在每一种事物的美德里,一粒种子,一个传说,一种信仰,一杯葡萄酒,一片土壤,一种主张,一束阳光,只要是出于爱、责任与贡献,就是“不朽者”。 点上方绿标即

导读

不朽内含在每一种事物的美德里,一粒种子,一个传说,一种信仰,一杯葡萄酒,一片土壤,一种主张,一束阳光,只要是出于爱、责任与贡献,就是“不朽者”。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纪懋雷朗读音频

文/陈春花

从波尔多开车去酒庄的路上,雪芹开始介绍酒庄,我是一个完全不喝酒的人,竟然被雪芹介绍的酒庄所打动,那份感受极为奇特。

酒庄坐落在法国著名的葡萄酒产区波尔多(Bordeaux)的利布尔讷(Libourne)市,一个叫作枫萨克(Fronsac)的小镇,百度上官方翻译为“弗龙萨克”,只是我更喜欢当地人所发的谐音,所以自己决定命名为“枫萨克”,感觉上更美一些,如同“波尔多”一样,只要说出名字来,美的想象也随之而出。

车子进入枫萨克小镇,视野一下子丰富起来,起伏的山丘铺满了葡萄树,茂密的森林切割着田园,老藤与新芽、幼嫩的葡萄珠以及高大的树,层次感也因此呈现了出来,如诗如画般,有人把这里称为“波尔多的小托斯卡纳”,果不虚传。

枫萨克位于波尔多右岸,靠近多尔多涅河(Dordogne River),有着天然独到的自然优势,现在更多的人认为枫萨克可以和梅多克(Medoe)、苏玳(Sauternes)、波美侯(Pomerol)和圣爱美隆(Saint-Emilon)这些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相媲美,懂红酒的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我只是被枫萨克优美的风光所折服,心里认为,这样美的地方,也自然可以生产出最美的葡萄酒。

来到小镇中心,有一个功能齐全的超市,说其功能齐全是因为这个超市兼邮局、印花税等等;有旅游局,不过这里的旅游局主要是卖酒而不是介绍风光,旅游局把枫萨克镇里各酒庄出品的酒放在这里出售;有一间药店兼兽医院,医生一家人就住在药店的二楼;有一间餐厅,没有去用餐,也就无法知晓味道如何;自然有一间教堂,教堂旁是一墓园,钟声响起时,带来很安逸的感觉;最令我惊喜的有一间图书馆,每逢周三、周四的时候,镇里的老人就会到图书馆里看书;有一个镇政府,以及镇政府门前的广场;所有的这一切,都好像是迷你版的,相反,这里的人们居住的房子都很大,而镇子四周的葡萄园更是一望无际。

枫萨克历史悠久,1623年(中国明末崇祯年间),阿尔芒·让·迪普莱西·德·黎塞留(Armand Jean du Plessis de Richelieu,1585.9.9-1642.12.4)为他的家族收购了枫萨克大公国的土地,他是路易十三的老师和宰相,及天主教枢机,波旁王朝第一任黎塞留公爵,自此,枫萨克的葡萄酒声誉隆起。

我很早关注黎塞留公爵,是因为他为法国创立第一只远洋海军,第一个殖民贸易公司,第一份官方报纸,第一个官方邮局,第一座皇家学院(法兰西文学院)。1635年黎塞留公爵创立法兰西学院,扩大了巴黎大学。他首次建立了出版检查制度,并在1630年创办了法国历史上最早的报纸《法兰西报》。

黎塞留公爵下令成立了索邦大学(后来的巴黎大学)并促成了法兰西学院的建立,旨在吸纳法国文学和思想界泰斗加入,以保卫和弘扬法兰西语言和文化。这座著名文化殿堂一直只保留40把椅子,即40位终身院士,只有院士辞世空出名额方能投票补选,入选的院士也因此被称为“不朽者”。学院创立后,为世界各国人民耳熟能详的法国文学艺术大师拉辛、拉封丹、孟德斯鸠、夏多布里昂、雨果、拉马丁、梅里美、小仲马等先后登堂入室,成为“不朽者”。

在黎塞留公爵当政期间,法国王权专制制度得到完全巩固,为日后太阳王路易十四时代的兴盛打下了基础。同时,为巩固中央集权制度,黎塞留公爵镇压胡格诺派起义、收买御用文人。黎塞留公爵是法国专制制度的奠基人,同时他也是将法国改造成现代国家的伟大改革家,他更是现代实用唯利主义外交的开创者,被西方誉为现代外交学之父。

在总结其一生的政治活动的著作《政治遗嘱》中,黎塞留宣告:“我的第一个目的是使国王崇高”,就是削平贵族,加强专制王权。“我的第二个目的是使王国荣耀”,就是提高法国在欧洲各国中的地位。这是他的宗旨,同样导致了他主导的当时的法国,对于国民的苛刻与残酷,世人对此有自己的评价。几百年后,人们又回过头来去感恩他对于法国强大的贡献,这就是他复杂而伟大的一生。

只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因为雪芹的缘故,我竟然可以如此近距离地感知到一种与黎塞留公爵的关联,雪芹的酒庄名字“公爵夫人庄园”(Chateau De Laduchesse),是黎塞留家族中一位公爵夫人的产业,这是一个有着101年历史的庄园,沿袭黎塞留家族的脉络,庄园刚好在离镇政府不到一公里的山丘上,拥有着枫萨克镇最美丽的风景,简洁的城堡四周森林环绕,葡萄田延绵到多尔多涅河畔,安静中透着淡淡的自信。

公爵夫人庄园在山丘的一侧,山丘的另一侧依然住着黎塞留公爵家族第七代成员,是一位优雅的老太太,她就是在这个城堡里出生的,现在已经常住在巴黎,每年都会回到城堡小住。整个山丘被高大的树木环绕着,其城堡完全被覆盖着,以至于我们无法窥见其貌,只有守候在山丘下庄园的大门旁的小狗,每天忠诚地守护着,才让人觉知树林中还有宅院。

而最靠近山丘的一片葡萄园以及城堡,则是黎塞留公爵儿子的产业,有意思的是,现在这份产业也属于一位中国庄主,四周的葡萄园郁郁葱葱,城堡同时兼做民宿,会有很多游人来这里度假,使得城堡与现实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我每天散步经过这家城堡的大门时,看着不同游人的车子进出,觉得很新奇的感觉。说实话,我总是无法把游人与黎塞留公爵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我的认知里,黎塞留公爵是不亲民的,完全忠诚于国王。但是想不到几百年后,他为家族而购买的土地,却与民众完全融合在一起,也正是这份融合,让我有机会加深对他的理解。

站在公爵夫人庄园的门前,山丘上和山丘下刚好都是黎塞留公爵家族成员的领地,大片的葡萄园包裹在每一个庄园的四周,树木与原野相间在其中,说不出名字的果实挂满枝头,田园间的小路蜿蜒,伸向多尔多涅河,一切都在安静中存在着,到底什么才是“不朽者”?

公元5000年前在俄罗斯的高加索山脉发现了葡萄核,一粒种子繁衍了几千年,成为“不朽者”;传说耶稣在欣赏那不勒斯海湾的美景时,不禁为人类的丑恶罪行流下了眼泪,在他眼泪滴下的土壤中悄然出现了一棵葡萄树,这被称之为“基督之泪”(Lacryma Christi)的葡萄酒成为“不朽者”;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葡萄树,因为生发成酒而成为“不朽者”;生于波尔多的孟德斯鸠(Montesquieu)这个伟大的法国哲学家,他用尽心血来培育葡萄酒,同时花同样的心血在制定法律,他的“三权分立”学说成为了“不朽者”;这位在枫萨克拥有大片土地的黎塞留公爵,更因为那些“不朽者”而成为“不朽者”;

阳光明亮亮地注满公爵夫人庄园的四周,让我知觉到,其实,不朽内含在每一种事物的美德里,一粒种子,一个传说,一种信仰,一杯葡萄酒,一片土壤,一种主张,一束阳光,只要是出于爱、责任与贡献,就是“不朽者”。

傍晚来临的时候,雪芹、国强、释心和我四个人沿着枫萨克小镇散步,从公爵夫人庄园的后门出去,是一条徒步路线,这条路线穿行在葡萄园的中间,田园间的每一课大树,都是云冠四周,刻着时光;葡萄树老藤,透着年轮;空气中散着葡萄特有的芳香,带着一点点夏季的温度,夕阳投射的金晖,以及小镇橙黄色的街灯,相互烘托着,好像时光就这样凝住在枫萨克的空间里,瞬间即永恒!(本文完)

如需转载,请联系春暖花开花小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D:CNHK_HuaXiaoMi

春 / 暖 / 花 / 开

管理践行者陈春花的自媒体

管理思想、商业评论、著作连载、人生感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