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我的前半生》 "打不倒的原配"存在吗?

字号+ 来源:Katherine碎碎念 2017-07-18 14:02 我要评论

真有意思,我最近被安利看了两个电视剧,讲的全是家庭主妇面对丈夫出轨的故事。 一部是亦舒原著改编,马伊琍、袁泉主演的《我的前半生》;另一部是思密达骨灰级女神金喜善联手

真有意思,我最近被安利看了两个电视剧,讲的全是家庭主妇面对丈夫出轨的故事。

一部是亦舒原著改编,马伊琍、袁泉主演的《我的前半生》;另一部是思密达骨灰级女神金喜善联手“三顺”金宣儿的复出之作《有品位的她》。

尽管大致剧情都是“原配好苦”,但前者和后者在女猪脚的人设却有巨大的差距。

亦舒女郎“罗子君”(电视剧里的罗子君和原著差别很大,但我们这里还是统一用剧中人物来对比),大学毕业后没工作几天就结婚了,在家相夫教子。后来,老公在咨询公司当了高管年薪百万,她也跟着享福雇起保姆,成了名副其实的“养尊处优”阔太太。每天逛街扫货,发朋友圈,挤兑挤兑来借钱的穷亲戚基本上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直到有一天,老公回家跟她说:我们离婚吧,我爱上别人了,无可救药的爱。

相比之下,金喜善饰演的禹雅珍似乎更有亦舒女郎“穿开司米说流利英语的优雅阔太”之风范。结婚前,禹雅珍是航空公司的明星空姐,后来因为职务之故嫁入豪门,成为了大星纸业的二少奶奶。看上去,婚后禹雅珍应该比罗子君更加优渥轻松,但实际上,少奶奶的生活更心力交瘁。

一方面,为了帮老公赢得家庭企业的继承权,她要加倍努力的讨好公公,所以当上了“豪门大管家”。夫家的一并生活琐事,大到公公的生日寿宴,小到请保姆佣人都要由她亲手操办,有那么点大观园里王熙凤的意思。

另一方面,豪门太太们也有自己的小团体,里头既资源共享,也有明争暗斗,每一次聚餐都是堪比鸿门宴,特别考验EQ。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主妇中的尖儿货”,还是免不了要走到老公出轨、在离婚做单亲妈妈和与小三共侍一夫之间做艰难选择的人生岔路。

所幸,禹雅珍不是罗子君那样没有大脑的金丝雀——动不动就两眼一抹黑,坐等闺蜜和闺蜜男友轮流拯救。

《有品位的她》里,有一个我最喜欢、亦是最精彩的桥段:

起初,禹雅珍的老公每天早上以骑车晨练为由去情人家私会。而禹雅珍发现之后,没有当面对峙,而是偷偷扎破了老公的自行车轮胎。第二天早上,不知情的渣男骑爆胎车摔断了脚骨,暂时失去了跟小三苟且的借口。而禹雅珍则充分利用了这几天的“空档”暗度陈仓,酝酿了一场跟奸夫淫妇摊牌的好戏。

即打折了奸夫的腿,又为自己争取了主动权。嗯,无论从阴谋论的角度还是从内心强大的角度,禹雅珍都要甩“教养不值一提”的罗子君十几条街。

(比较一下跟小三正面交锋的气场,就知道罗子君输了太多)

很多人看完了这两部戏,都煞有介事的感叹:家庭主妇做不得,女人当自强。

但话只说对了一半。

首先,因为家庭而放弃或者暂时中断自己的事业女性,并不全都是像罗子君一样抱着老公的大腿过活。我身边就有不少朋友辞职之后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做freelancer,每个月下来到手里也有万八千块,足以为家庭收入做一份贡献。

其次,抛开罗子君不说,当年马伊琍本人被小三的时候,苦情的程度貌似也只多不少。

我十分喜欢的顾映映老师在去年朱莉和皮特离婚之际写过一篇《安吉丽娜朱莉为什么是中国女性的心魔》,里面有这么一句话:

“恨朱莉的女人, 理由就简陋多了:不管她拥有什么样的个人成就,小三永远是小三!在中国,有多少女人咒骂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就有多少女人在用詹妮弗安妮斯顿(Jennifer Aniston)做自我投射。”

环视左右,也的确如此。“原配好苦”的戏码,在亚太文化价值观里早已根深蒂固了。身边只要有女性离婚,我们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去同情她、看轻她。

但归根结底,造成原配之苦的罪魁祸首到底又是谁呢?渣男吗?小三吗?还是做了家庭主妇之后造成了经济和社会地位匮乏?

都不是,而是精神不独立。

 ▼

讲一个有点可气又有点可笑的故事,半年以前刚刚来土澳的时候,有几个西方大龄单身男童鞋让我给他们介绍女朋友,条件就一个:要东方人,中国日本韩国都行。

我觉得很意外,就反问:为什么一定娶东方女孩呢?他们的回答很奇葩也很一致:因为东方女人对婚姻有一种特殊的执着,不容易出轨。相反,为了维系婚姻,她们可以最大限度的容忍对方。

甚至,有一个男童鞋非常直接地跟我说,自己交过东方女友,也谈过西方的女朋友,通过对比之后他发现,东方的姑娘,只要你给她们钱花,给她们买礼物,她们一般都是比较踏实的跟你相处的。而西方的姑娘不一样,不管他砸了多少钱,随时都会有人去楼空、被戴绿帽子的可能。

我想,这就是所谓“原配好苦”的文化症结。

在东方,一句“我养你”和一张结婚证就可以收买女人的灵魂,轻松又廉价。

几千年以前是,现代社会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观。当贺涵掷地有声教育罗子君:女人老了就不能靠脸吃饭,做不了花瓶,你就要做男人的船桨!

表面上是“逆耳忠言”的激励,其实也是变相洗脑。

就像武媚娘传奇里武则天对李治的告白:

“若是我只甘心做一个以色示人的宠妃,终有色衰情尽的那一日,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年轻貌美的女子取代……所以,我不仅要做你的皇后,你的知己,还要为你出谋划策,跟你并肩作战,要成为你手中那把最锋利的剑,让你这一辈子都舍不得放下我”。

在亦舒原著中,罗子君海外探亲时遇到了华侨瞿先生,喜结连理,圆满的结束了自己的前半生。从电视剧版的剧透来看,罗姑娘的前半生是让贺先生画上句号。总之,无论贺先生还是瞿先生,单单从“以再婚作为圆满结局”这点来看,我并不觉得原著的段位比电视剧高。

而对于罗子君这朵温室之花来说,凤凰涅槃、练就了一身技能之后,倘若人生理想只是为了更好的抓住男人、抓住婚姻,那么恐怕她再婚之后的地位也不会比以前做主妇的时候高太多。

原配之苦,苦在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关系”而不是“自我”之上,画地为牢。

说到这,我想起了几年之前看过的一部美剧。初出茅庐的律师助理去客户家采证,发现客户是被创业暴富的老公抛弃的中年女子,赶紧说:I am so sorry for your loss.

“糟糠之妻”却给她倒了一杯上好的红酒,然后莞尔一笑:别这样,离了婚我就是上东区最有钱的单身女富豪;那时候你就知道,我根本不值得你同情。

本来嘛,退一步海阔天空。想当年邓文迪离婚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如今人家还不是搂着小鲜肉收获满地膝盖?人生这场大戏,说到底主角只有你自己,没了谁都能活得漂亮。

其实,无论是生育机器、金丝雀、花瓶、划船桨还是尚方宝剑,区别无非是名字雅不雅、功能大不大而已,终归也不过是被把玩的物件。

爱情、婚姻,都是生活给予锦上添花的美物。但幸福的根基,在于精神的独立和灵魂的自由。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相关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