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用1000个鹅卵石玩“另一种摄影” 世界最顶级博物馆为他展览收藏

字号+ 来源:摄影之友 2017-08-14 01:05 我要评论

作者⎜张诗雨编辑⎜真小灰 出品⎜摄影之友(ID:fotomen) 转载请联系授权 吴冠中当年为他的书写前言;贝聿铭请他拍摄并设计过建筑画册;“半路出家”做建筑师,为朋友设计的宅院

作者⎜张诗雨  编辑⎜真小灰

出品⎜摄影之友(ID:fotomen)

转载请联系授权

吴冠中当年为他的书写前言;贝聿铭请他拍摄并设计过建筑画册;“半路出家”做建筑师,为朋友设计的宅院招揽了一众国际专业媒体关注,潘石屹也为他点赞;卖房搞摄影,他又在不经意间拿了一个“中国第一”。

提起高波,在国际影像艺术圈几乎无人不知,不少我们耳熟能详的国际摄影大师都是他的好友。但在国内,友君麻烦了很多次度娘,也只是寻到关于他的只言片语,还大都与建筑有关,但维基百科倒是有详细介绍……

当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做得风生水起,刚接下全球闻名的法国拉菲酒庄在中国的项目时,高波却突然宣布关闭公司,卖掉自己在北京CBD和朝阳公园附近的两套房产,在乡下为自己盖了一个“小庄园”式的工作室,没想到又成为国内外著名家居媒体追捧的居住榜样。

很多家具都是高波从法国各种拍卖会和市集淘来的宝贝。 © ELLEDECO家居廊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的LC4躺椅。

© ELLEDECO家居廊  

餐厅的墙上挂满19世纪末的银盐照片。 © 马晓春  

石墙的材料是中国北方山村的特色。书房外有一个石墙围合的小院。©ELLEDECO家居廊 

每期《摄影之友》杂志我们都会给大家介绍一位摄影师的工作室,友君特意拜访了这位“No Zuo No Die”的艺术家。

刚踏进高波的庄园,大家忍不住感叹:好一个世外桃源!周围大农村的粗犷更加衬托出这里的精致。

高波打造的花园叫“百根园”,这个季节,园子里绿意盎然,玉兰花、金银花和八仙花开得正盛。

高波有意不去过度修饰自己的“百根园”,让里面的植物野蛮生长,使“庄园”和周围山野的环境相融合。©马晓春

高波穿着黑色T恤,系一条彩格纹的围巾,在客厅门口迎客,看上去干练而精神,很难想到他是个“60后”。

高波在工作室 ©亚坤

高波把工作室和住所分隔开,因为“艺术创作不疯没有希望,而生活中疯了就更没有希望了,所以一定要做成分开的区域。”

冬天的工作室 © 豆瓣ID:王二很傻

在工作室,高波给我们展示了他近几年出版的作品和一些收藏品。

高波近两年的出版物 © 亚坤

高波很多收藏品来自与国际著名摄影师的作品交换,每件收藏品他都能讲出和它们发生过的故事。

特别有趣的一件收藏品是安德烈·科特兹的晚年作品放大印相版,这张因故从未发表过的作品是高波从一家即将关闭的画廊主手里购买收藏的。某天,高波去给他拍摄纪录片的法国导演阿兰家里做客,发现照片上的模特居然是这位法国导演的妻子。

安德烈·科特兹的作品 © 亚坤

第一个在欧洲摄影博物馆办展的中国艺术家

今年5月,高波强势回归,进入国内摄影人的视野——他成为首个在欧洲摄影博物馆举办大型个展的中国艺术家。友君造访高波工作室时,展览作品正在从法国运回国的路上。

展览主题:《GAO BO高波|谨献 THE OFFERINGS》

欧洲摄影博物馆(MEP)是最著名的摄影博物馆之一,布列松、安迪·沃霍尔、罗伯特·弗兰克和萨尔加多等大神的作品都曾在这里展出过。图片来源:www.atelierslion.com

这次展览被称为法国最值得期待的重要展览,博物馆一下给了高波五个展厅中最重要的三个展厅,还和大师回顾展一样在地铁里张贴了宣传海报。

开幕那天,博物馆来了1400多人,场面壮观。在Ins上,关于这次展的话题#gaobo有一千多条帖子,而同期在蓬皮杜展出的玛格南摄影大师寇德卡#josephkoudelka还不到两百条......

展出期间,法国孩子们模仿高波作品的创作

© ins:mep_paris

© ins:gaobogb

戳开视频可以感受一下展览现场

↓↓↓

高波的创作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医用绷带、霓虹灯、不锈钢丝、镜子、石头、大提琴、水、火、肌肤甚至自己的血都能成为高波作品的一部分。

《贝克特•迷失者的彼岸》,2010年

《高波摄影西藏1985-1995》,2009年,欧洲摄影博物馆收藏

《箴言石》三联作品,2009年,私人收藏

博物馆第一次把展厅延伸到室外。这组作品是《献曼达》的一部分,一千个藏人的照片被放大在鹅卵石上。这堆石头现在正在从法国回国的船上,之后高波还会把它们带回西藏扔掉。

高波的这些作品和经典摄影完全不一样,让人觉得很难看懂,为什么博物馆会尤其青睐他呢?

欧洲摄影博物馆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说:“高波是一个“向摄影提出许多质疑同时也在试图给予答案的艺术家”。高波说:“他在快退休的时候找到我,我的理解是他在考虑用这些作品为‘另一种摄影’开路。”

从“北漂盲流”到职业艺术家

从学生时代开始,高波走的就是不一样的摄影人生。

本科在清华美院学平面设计,1986年,高波就在摄影比赛中赢得一台价值两万多元的哈苏相机,成了当时毋庸置疑的第一个“大学生万元户”。

大二的写生课,高波用脚盆洗印的照片交了作业,要不是任课老师吴冠中帮他说话,差点被其他老师判不及格...

后来,吴冠中还为他这位爱徒的作品集特别撰写了前言。

吴冠中与高波,1995年

毕业那年,高波拒绝了国家分配的工作,砸掉当时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金饭碗”,成了最早的一批“北漂盲流”,毕业证都没拿就去西藏云游了。

云游的日子,1983-1995

1989年,一位德国出版商对这些照片很感兴趣,说要给高波出书,马上就给了他2000美元定金,高波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德文版摄影集《中国之中》。

《中国之中》1898年在德国出版,印了1.6万册,很快就卖完了。

同年,高波在法国第一届佩尔尼昂VISA国际摄影节上获得了金奖,之后他与巴黎VU视觉图片社签约,旅居法国5年。

1997年,高波受贝聿铭的委托,在全球拍摄他的建筑代表作,完成设计《贝氏实本》纪念画册。

这一系列摄影作品在卢浮宫举办的“贝聿铭80寿辰”纪念活动上展映,这本书还在德国被评为1998年“世界最美的书”。

贝氏实本

用做画册的稿费,高波在北京乡下买下一块地,也就是他现在工作室的原址...

No Zuo No Die,卖了房子搞艺术

在法国的时候,高波的摄影作品卖得还不错,有一大批粉丝和收藏家。但高波很快就厌倦了这些“小买卖”,他觉得自己做到最好充其量就是一群好摄影家中间的一个。

“每次卖出作品,就会很怀疑,觉得自己已经尽力做到很好了,但也就这样了,难道这就是摄影的结局吗?”

他开始在底片上乱涂乱画,第一次尝试创作不一样的摄影,“自毁前程”。

中国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化以后,高波不愿一味迎合市场去用艺术创作敛财,“不就是赚钱吗,那我就用自己的手艺(私建筑设计)赚钱就好了”。

法国《今日建筑》杂志报道 ©马晓春

法国Elle家居杂志报道

摄影:马晓春

“在法国,建筑设计属于美术学科”,贝聿铭的“教唆”给从没学过建筑的高波壮了胆。他先为朋友设计练手积累了口碑,后来索性组团搞起了“博藏BoARCHE建筑设计事务所”。

虽然高波称自己是半路出家,但连空中客车的母公司——欧洲宇航防务集团( EADS )和罗斯柴尔德拉菲酒庄都曾是他的客户。

高波说,看到自己给朋友设计的私宅后,潘石屹当着他的面说"想做个比这更好的",于是打造了网红酒店“长城脚下的公社”...

高波给朋友设计的冥想山居

摄影:马晓春

到了2007年,建筑设计正做得风生水起,也积累了一定资本,高波回过神来发现,这并非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决定结束建筑设计生涯,回归自我,投身摄影和艺术创作...

他承诺,每个员工找到更好收入的工作时建筑事务所才关停,这个过渡期用了两年时间。期间他卖掉了在北京CBD和朝阳公园的两套房子,盖起了现在的“小庄园”。

他说:“人家都是搞艺术为了买房子,我是卖了房子搞艺术。”

建筑设计生涯结束后,他开始了以影像媒介、综合材料、新媒体作为主要材料的有机艺术和戏剧现成品创作。

高波说:“否定就是最崇高的肯定,永远都要不断地否定自己。”

回国以后,高波开始思考怎样的创作更贴近自己,开始转变创作风格。2009年,他带着西藏云游时拍摄的照片重返故地,用自己的血和藏民的文字进行了“二度创作”。

“我搞摄影属于‘笨’的那类人,需要时间来创作,但好在自己有耐心,心态也还算好”。

03年以后,高波很少参加国内外的展,一直默默搞创作,“寻找自己”。

去年,高波用他“血书照片”制作的巨型手工书《西藏十年1985-1995》在法国巴黎大皇宫举办签售会。

这本书的重量超过30公斤,限量50套,最后一本卖到了40600元。

他的朋友,萨尔加多、贝尔纳·弗孔等国际著名摄影大师纷纷前来捧场。

高波与萨尔加多一起浏览《高波摄影西藏1985-1995》巨型书,并签字祝贺:与来自中国的朋友在此相见非常高兴,祝贺新书发布会成功!

玛格南图片社当时的社长Martin Parr评论这本巨型书:“这是我见过来自中国的最大的书,也是特别棒的书。

玛格南著名摄影师爱略特·厄危特Elliott Erwitt(左一)和欧洲摄影博物馆馆长让-吕克·蒙托罗索Jean Luc Monterosso(右一)

从循规蹈矩,拍摄大众喜爱的“经典摄影”,到否定既有成果,推倒重来,创作大众“看不懂的作品”,高波一直在实践着自己的艺术理念。

“艺术家有一个特权,就是‘冒犯’观众,不然你也只是适合做一个观众,不然观众为什么要看另一个观众的东西呢?这就是为什么要有艺术家存在的理由。”

《流浪北京》中的北漂高波,今年还受邀成为法国国立当代艺术研究院(LeFRESNOY Studio National des Arts Contemporains)的客座教授。

高波是吴光中的纪录片《流浪北京》中五位流浪艺术家之一。

房子、金钱、户口,这些东西都不是高波在年轻时玩摄影搞艺术的追求,但到最后,他反而都有了。


热点话题、摄影趣闻、最新器材、拍摄技巧、经验分享……

关于影像生活的一切

尽在摄影之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