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腾讯与阿里联姻,把悲伤留给网易云音乐,但这件事儿还没完

字号+ 来源:36氪 2017-09-14 01:07 我要评论

腾讯、阿里联手把网易云音乐逼到了墙角。 文 | 闫浩 编辑 | 方婷 在经历歌曲下架、法院诉讼、公关战之后,9月12日,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之间的版权纷争终于有了个情理之中,意料

腾讯、阿里联手把网易云音乐逼到了墙角。

文 | 闫浩

编辑 | 方婷

在经历歌曲下架、法院诉讼、公关战之后,9月12日,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之间的版权纷争终于有了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局——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简单来说就是互换部分曲库。五月天、林宥嘉、田馥甄、李宗盛等一大批拉流量的知名歌手回归 QQ 音乐,虾米也终于迎来了 BIGBANG 和周杰伦。在正式公布版权合作消息的前一天,QQ音乐就在微博上发了一张意味深长的图片。

对那些哪里资源多就用哪个app的普通用户来说,而今在版权储备上已经无敌的QQ音乐,真的很可能成为留在手机里的唯一一个音乐播放器。

这也符合美团CEO王兴此前宣扬过的“4321”理论——很多细分领域都会经历多进4,4进3,3进2的过程。在过去一年里,战场上最为活跃的是腾讯音乐(旗下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阿里音乐(旗下有虾米音乐和已停止播放器服务,改名阿里星球的天天动听)和网易云音乐三家。此番腾讯、阿里达成战略合作,情怀多,版权少的网易云音乐算是彻底被逼到墙角。

但就在吃瓜群众感慨「心疼网易云音乐」的时候,事情急转直下,同一天,国家版权局发布了一则通告。

“当前网络音乐市场出现了一些问题,哄抬版权授权费用、抢夺独家版权、未经许可侵权使用音乐作品”;

“妥善处理相互之间的版权纠纷,优先通过协商、调解等方式解决版权争端,依法维权”;

“购买音乐版权应当遵循公平合理原则、符合市场规律和国际惯例,不得哄抬价格、恶性竞价,避免采购独家版权”;

“各互联网音乐服务商要建立完善内部版权管理制度,及时、有效处理权利人的通知、投诉,维护音乐作者和消费者权益,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音乐版权集体管理活动”。

研读一下以上要点你会发现,通告的主旨虽然是各打三大板:既敲打了网易云音乐此前被告侵权的事,也警告以腾讯为首的版权大户要摆正位置,不得以任何形式从事音乐版权集体管理活动,但要论强调的重点,显然更侧重于后者。版权局这次约谈各家的重点不在于单纯说说「怎么维护音乐版权」,而在于告诉大家「怎么经营音乐版权」。

那么,版权局究竟为什么要插手?音乐版权集体管理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不能染指?整个市场接下来会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跟视频网站的历程一样,过去两年,版权事业的发展改变了中国音乐市场的格局。

中国数字音乐产值规模,数据来源《2017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发展报告》

两年前,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各家音乐平台短时间内一共下架了 220 万首的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史称“最严版权令”;在此之后,音乐平台瞄上了正版音乐这块大蛋糕,版权大战开始打响,小的公司抵挡不住这股浪潮,或消亡或被合并,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大公司都在通过收购合并,筑起护城河。2015年12月,百度音乐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2016年7月,海洋音乐集团(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与腾讯旗下QQ音乐合并组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各家主打的卖点都是版权多,曲库全,外加智能推荐系统。2013年4月才上线的网易云音乐,身为后来者,只好依靠与腾讯达成转授权协议来解决曲库问题。比起曲库数量多寡,网易云音乐更喜欢宣扬的是社区氛围,以及4年3个亿的用户累积。依靠这两点,网易云音乐在A轮融资中估值高达80亿元,逐渐有冲击腾讯音乐市场地位的趋势。

36氪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格局基本确定了,抢版权这件事情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音乐版权通常来说是几年一签,随着供需关系的变化,价格逐年增长。在付费模式并不明朗的时候,音乐业务对于BAT和网易来说都只是个补充。在某些报道中,网易云音乐在最初甚至是CEO丁磊出于个人兴趣才立项的。但当腾讯音乐长成估值100亿美元的独角兽、网易云音乐价值80亿元的时候,无论对哪家都说,版权都已经变成不得不攻下的山头。

撑起估值的是盈利可能,音乐是流量入口,也是付费想象力。对盗版的打击,线上支付的便利性,由视频网站完成的付费习惯普及,以及音乐在人们生活中始终不可或缺的作用,都让音乐成为继视频网站之后又一场烧钱游戏。

今年5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获得环球音乐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版权,业内流传的花费高达3.5亿美元,腾讯就此成为大陆地区唯一与全球三大音乐集团达成合作的公司。各大音乐公司在签订代理版权的时候,往往会在协议中要求合作方将版权分销转授,唯有这样,才能够保证歌曲足够广的应用和流传,音乐公司才可以尽可能多地从版权中获取收益。目前腾讯的转授权名单里,既有网易云音乐、虾米、太合音乐(与百度音乐合并),也有唱吧、映客这样的平台。以高价签下独家代理之后,其余各家平台要想从腾讯这里获得转授权,价格可能都不会便宜。

全球流媒体音乐老大 Spotify 每年会把自己 69% 的收入用来支付音乐版权费,而在中国,这个比例看起来可能会只高不低。

这种局面并不符合市场实际的发展情况,中国音乐付费的道路刚刚起步,过高的版权费用其实是市场的阻碍。

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版权局介入并不奇怪。

很多人会用体育赛事直播版权分销、电视剧版权分销的逻辑来看音乐版权这件事,但相比赛事、电视剧这种一个平台买来版权后拆分权益卖给其他平台的情况,音乐版权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当前的《著作权法》规定,中国录音制品在首次出版3个月后的使用权利要交给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代理”,这就是音乐版权集体管理制度的法律依据,音乐版权的转授权,理论上应该交给音著协这样的机构来代理经营,而不是一家商业化的互联网公司。

这其实也是世界范围内普遍通行的做法,在美国,音乐著作权管理制度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音乐版权的集体管理交给了ASCAP、SESAC、BMI  这样的非盈利组织,他们可以对电台、电视、网站以及表演场所等可能的音乐版权使用场合进行密切的计算和监测,保护音乐版权所有人的权利;而像环球、索尼、华纳等大型音乐出版公司,往往要将其曲库独立授权这样的管理机构,由这些版权组织在一个区域范围内统一管理授权。

可惜的是,在中国,音乐版权管理机构的发展与人民群众的庞大音乐需求并不匹配,唱片公司选择绕过集体管理组织,直接把版权卖给各家互联网音乐公司,这些音乐公司实际上承担了一部分音乐版权集体管理者的角色。不止腾讯扮演着版权管理者的角色,网易云音乐同样如此。据腾讯音乐集团相关人士向36氪透露,为了获得网易云音乐手里的Avex(爱贝克思,原艾回唱片)的歌曲版权,腾讯也支付了高价。

“平台要生存最大的问题也是要解决商业模式问题,腾讯尊重各家平台的战略模式,我们给到合作方足够的尊重,包括网易。”该相关人士称。

至于网易官方给36氪的回应,是先承认版权问题对后来者确实是障碍,更多的则是隔空喊话。 “我们相信行业在朝前发展,而不是要倒退回到影响广大用户体验的时代。我们相信未来不是每个平台都被迫去思考怎么'破局',我们希望每个平台都能够专注自身产品的体验和创新,让不应该成为阻碍的问题得以解决。”

就算情怀在手,就算版权局已经出手干预,在腾讯、阿里夹击之下,网易云音乐要面临的问题同样严峻。腾讯花大价钱买下版权,筑起护城河,确实有理由在合同到期后,收回对网易的曲库转授权。更何况,在现有的各家平台上,侵权的情况仍然存在。 

据36氪了解,腾讯起诉网易云音乐的导火索,是独家上架的吴亦凡新专辑《6》在网易云音乐中出现。8月8日,腾讯就向深圳法院提请了诉讼,8月10日,以一封《关于版权,我有一些话想跟大家说……》的公开信为预告,网易云音乐中腾讯转授的歌曲大规模下架,之后腾讯与网易之间的谈判和沟通就在紧张地进行中。与此同时,8月底和9月初,网易也对腾讯提起了两次侵权诉讼,分别涉及《跨界歌王第二季》、《欢乐颂2》里的歌曲。

通常来说,侵权案例法院需要的判决时间是半年到两年,甚至更久。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网易的plan A是继续在关系不破裂的情况下寻求曲库转授,plan B是探索将云音乐做成内容社区产品,减少音乐播放器的属性。

网易已经在为plan B做准备,9月7日,网易上线知乎大V采铜的付费课程《采铜·好书精读》,定价99元/年,丁磊为此录了推广录音。在此之前,网易app内,就一直在推UGC电台、歌单等模块。但UGC的风险在于,难以把控内容来源和质量,有一种说法是,吴亦凡的《6》正是在UGC电台中被盗播的。

依靠对音乐的精细化运营获取了3亿用户,网易云音乐绝不会轻易放弃版权音乐部分。版权局的通知来得正是时候,在政府的干预下,各大互联网音乐公司现有的音乐转授制度应该会面临调整。36氪从业内人士处获悉,在 9 月 12 日版权局约谈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百度太合音乐的负责人之后,近期版权局也会找唱片公司进一步约谈。

哄抢之后捂售音乐版权的事情也许会得到遏制,在腾讯和阿里达成合作后,我们有望在近期内看到网易云和腾讯的和解。最新的情况是,9月13日下午,阿里音乐CEO张宇(花名语嫣)也发布内部信,高调宣布行业发展已至中流击水,阿里将对虾米持续高投入。但我们不知道的是,下一次版权到期的时候,整个音乐集体管理机制的问题能否得到根治,类似的场景又会不会再度出现?

版权上的纷争,也让各家平台在近期格外谨慎,唯恐再度落人话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各平台上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状况。以古风音乐人为例,他们在将歌曲上传到隶属于酷狗的原创音乐平台5SING时,必须签署一个创作协议,同意将歌曲共享到QQ、酷我、酷狗的曲库中。但这样的授权并无法让多数独立音乐人获得费用,也无法让歌曲更广泛传播。古风音乐人安九就曾经在微博上公开抱怨,本人发在网易云音乐上的歌曲显示“被版权方要求下架”,作为从来没有对外做过独家授权的版权方,她自己却无法把控歌曲的动向。

但网易云音乐的运营同样存在bug,曲库储备的不足,对转授权的依赖,独立音乐人的版权归属混乱,同样属于云音乐无法解决的顽疾。

版权终归是短期内打击对手的武器,用户和创作者才是这个行业存在的根本。音乐市场如今三国鼎立,深陷轮回一样无止境的版权战役。什么时候,才能像这些平台上那些美妙的slogan一样,让用户听想听的歌,听见不同,让人看见音乐的力量呢?

注:交流可加作者微信 807549859,劳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原创文章,作者:闫浩。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zhuanzai@36kr.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寻求报道请加微信:report36Kr02。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