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已婚男人爱上你,那不是爱情。而是....

字号+ 来源:夜听暖心 2017-09-17 22:10 我要评论

【点击上方蓝字「夜听暖心」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走路的時候,竟然沒有半點聲音。 杜仲有一瞬間的懵,因為那些行人都是穿著普通老百姓的衣服,他突然就覺

【点击上方蓝字「夜听暖心」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走路的時候,竟然沒有半點聲音。    杜仲有一瞬間的懵,因為那些行人都是穿著普通老百姓的衣服,他突然就覺得什麽時候東方皇朝成了武術大國了。    連普通百姓都有這麽好的輕功?    簡直就是身輕如燕。    絕對能飛檐走壁。    隨後又想到,反常必妖。    沒有細想,快速離開了九王府,避開所有人的視線,向質子府飛奔而去。    他突然想到,這些人應該是來要冷千千的命的,楚九辰一再向外界表明他如何愛他的王妃,徐渺怎麽能接受。    那麽,倒黴的就是冷千千了。    他現在必須要讓北冥傲知道這件事,那些人絕對不是普通的高手,這一次冷千千怕是在劫難逃了。    楚九辰看著杜仲離開了王府,便踩著時間的點兒走進了冷千千的房間。    等著她從客房回來。    這邊冷千千收拾好了一切,便一邊打算著去金禹飯樁一事,一邊悠哉的向自已的院子走去。    客房離她的院子還是有些距離的,地方更有些偏,連過往的下人都沒有看見一個。 識得本宮?”冷千千有意如此說,手中卻緊緊握著那只瓶子,以現在的風向,只要自已打開瓶子,然後給自已做好防護,後果一定很美妙。    這些人一定會死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自已本身就是百毒不浸,再上防護措施,一點也不會受到傷害。    只是這個人竟然知道自已闖過了金禹飯樁九關。    這個人會是誰?北冥傲的朋友?    看上去又不像。    “不識得,只是聽說過。”幽似邪實話實說,直直看著冷千千:“不過有人出十萬兩黃金買你的命。”    “我的命竟然又漲價了。”冷千千卻笑了,很得意的樣子:“看來,市場行情相當不錯啊。”    眾人都盯著冷千千,對於她還能笑出來一事,要當不解。    他們都是幽冥谷的好手,別說對付一個弱女子,就是對上整個無影樓的殺手,他們都未必會敗。    幽冥谷的可怕,不是因為他們的臉色蒼白,而是他們殺人於無情,更是心狠手辣。    “不錯,還能笑得出來。”幽似錦一臉的欣賞,輕輕點頭,眼角挑起,也有幾分冷意,直視著冷千千:“你說,本尊要不要掙這十萬兩黃金呢?”    “要是我,就不急著掙這十萬兩黃金。”冷千千正了正臉色,雖然嘴角帶笑,淡淡說著,卻是全身緊繃,一點都不敢放松警惕。    這裏面隨便一人動動手指頭,都能要了自已的命。    當然要小心謹慎。    她可不想死。    “為什麽?”幽似邪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天青色的長衫,腰間是束身的白色腰帶,顯出腰身挺拔而有力。    倒是儀表堂堂,一表人才。    “我記得沒錯,昨天我的命才值一千兩黃金,這多活了一個晚上,就漲到十萬兩黃金了,你說,要是再多活幾天,會漲到多少呢?你們要是真缺這筆金子,不如多等幾天。”冷千千說的十分認真。    根本不像是在計議自已的死活問題。    “王妃娘娘說的也不錯。”方頭大臉的男人用力點頭:“真的很有道理,誰也不嫌金子壓手。”    卻換來幽似邪一個白眼,嚇得後退數步,不敢擡頭。    而冷千千則好整以暇的看著幽似邪,眼底沒有半分懼意。    他們谷主什麽時候這麽幽默了。    雖然姓幽,可第一次加了一個默字啊。    連方頭大臉的豆芽菜都瞪大了雙眼,蒼白的臉,更顯得嚇人了,讓冷千千都覺得滲人。    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淡淡笑著:“我想太後壽辰那日價錢一定會更高的,皇貴妃娘娘有的就是金子銀子,你們也不必太急不是嗎!”    幽似邪也笑了笑,這個女人很聰明,自已沒有看錯人。    一邊點了點頭:“這麽多天,我們也能漲些利息啊。”    “利息嗎?你想要,我給你啊。”冷千千知道對方也是聰明人,與聰明人打交道,就是很輕松。    一點就透。    “好,不過,本尊要看你的利息夠不夠了。”幽似邪很爽快的說著:“如果不夠,可能我就要提前拿金子了。”    “放心,九王府不缺你們這點利息。”冷千千其實一頭的冷汗,她也拿捏不準這些人,不過,現在看來自已猜的沒錯。    這些人的身體都有問題。    而這個自稱本尊的男人更嚴重,他們就算拿了十萬兩黃金,可能也花不了多久。    “夠爽快。”幽似邪豎了豎大拇指,一邊對著身後的眾人擺了擺手:“退下。”    “谷主!”眾人不解,剛剛谷主和這個女人說了什麽?他們谷主竟然就放棄了要殺掉這個女人。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不過裏面也是有聰明人的,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那些不聰明的則得到幽似邪一個白眼,再乖乖退了下去,不敢說什麽。    老大的決定,就是命令,不管是對是錯,他們都要執行。    直到所有人都消失在王府後院,冷千千才收回了手中的那個瓷瓶,一邊淡淡打量幽似邪,從他的穿著和氣質上來看,此人身分一定不凡。    聽到那些人喚他谷主,想來,是與杜仲身份一樣的存在了。    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個谷的谷主了。    “你知道些什麽,說來聽聽。”幽似邪也沒有放松警惕,他不會輕易與人交易,與人交易之前一定會查得一清二楚。    雖然昨天才到玄城,但是這些年來,玄城發生的事,他卻是一清二楚的。    對冷千千這個人,他相信自已一定比楚九辰更了解。    幽冥谷之所以被稱為幽冥谷,也是因為它的神鬼莫測,更有手段獨到。    “你和你手下的人都中毒不淺,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從面色看,毒藥已經滲入五臟六腑。”冷千千也一臉的警惕,直直盯著幽似邪,他的一點點動作都不會放過。    她現在雖然逃出了狼窩,可是面前卻盤著一只虎,隨時會張口傷人的那種。    當然要小心。    她更明白的是,這個人似乎對自已很了解。    對於太了解自已的敵人,更要加倍小心。    幽似邪只是靜靜聽著,一動不動。    從表面上看不出來,他是信還是不信。    不過冷千千卻繼續說道:“體身體裏的毒猶為重要,如果猜得沒錯,你應該在什麽人的指點下服用過解藥,只是這解藥應該是沒有的,你服的是更劇的毒藥。”    這只是她從幽似邪的臉上看不出來的。    具體的一切,她還需要探過他們的脈,才能知道。    幽似邪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更有幾分蒼白。    而冷千千也知道自已的猜測是對的。    這個人的確是千裏迢迢來尋找解藥的。    當然,更在尋仇人吧。    “你有解藥嗎?”幽似邪直接問著:“或者,杜神醫的手段會更好。”    “如果你想找杜神醫,本宮當然不會阻攔。”冷千千也是驕傲的,當然不會多說什麽,如果這個人不信任自已,多說無益。    他要是執意要自已的命,冷千千真沒的就沒有辦法了。    除了硬拼,她短時間內是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幽似邪沒有動,只是盯著冷千千的表情變化,似乎是在試探。    雙眼更是盯著冷千千的手,怕她會突然發難。    不過,這一次冷千千沒有取出那個瓷瓶,她在賭,賭幽似邪不會冒險,更不會對她動手,放眼這天下,她冷千千若是不動手,這些人都會死。    “我就信你一次。”幽似邪半晌才開口說道,眼底的陰柔一閃而過,更有幾分冷芒。    他要找去杜仲,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而且他也不敢如此對待杜仲,杜仲不是一無所有的冷千千,神醫谷絕對有能力對上幽冥谷。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幽似邪才會選擇冷千千。    如果不行,直接釘手取金子走人就好。    徐渺交出來的任務可是十分誘人的。    十萬兩黃金,整個幽冥谷的財產加一起也不及。    而且一來到玄城,徐渺便派人請了幽似邪,很看中他的實力和能力。    “放心,在太後壽辰之前一定讓你和你的兄弟完好無損。”冷千千拍了拍手,她會爭取一切活著的機會。    “有什麽需要本尊配合的?”幽似邪倒不是不講道理的主兒,既然兩人達成了共識,他會盡一切可能的配合冷千千的。    “配合嘛……”冷千千瞇著眸子,猶豫了一下:“我用藥的時候,我們可能不能隨便動用內力,要    不過冷千千也不怕,只是渾不在意的走著。    更沒有去想管家怎麽將杜仲安排在這裏讓自已醫治。    要去金禹飯樁的事情在冷千千的腦海裏定了下來,她便要想一個萬全的辦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不然五毒秘籍會成為自已的催命符。    她可不想開這種國際玩笑,對自已的性命有威脅的事情絕對不做。    她其實十分需要一個幫手,一個不會對自已算計的幫手。    一邊搖了搖頭,去哪裏能找到這樣的人,難啊。    突然,冷千千停了腳步,眼底一寒,看向身後,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意撲面而來。    更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    看來,徐渺不甘心,再次動手了。    只是這一次似乎比昨日的那批制客要強勁百倍了。    暗自握了拳頭,她突然就覺得這四周太安靜了,這地段太適合殺人滅口了。    可能殺了之後,一年半載都不會被人發現這裏死了一下人。    一邊冷笑了一下,大管家真是用心良苦啊,沒想到,對自已的事情這麽上心。    對方在暗,自已在明,而且實力懸殊,冷千千明白,今天,自已怕是很難自保了。    一邊狠了狠心,從玉鐲裏取出了一個紅色的瓶子,上面標著一個骷髏頭,有幾分懼意。    冷千千又繼續向前走,她覺得自已何其無辜,不過是被楚九辰利用,卻讓徐渺恨上了,這個女人也是白癡,不恨那個變了心的男人,恨她冷千千又如何。    死了一個冷千千還會出現下一個的。    暗裏的人沒有動,冷千千的表情和舉動都落在他們的視線裏。    “老大,要動手嗎?”一方頭大臉的男子低聲問著面前有些瘦削的男子。    瘦削男子面色微白,五官柔和,雙眼也直直盯著冷千千:“等一等。”    “可是……”方頭大臉的男子有些急:“速戰速決,從這個女人的腳步來看,她根本沒有武功,我們還等什麽?”    “本尊的話什麽時候輪到你來質疑了?”瘦削男子眉眼一厲,有幾分薄情,有幾分陰狠,更顯出了幾分毒辣。    那眼底的光芒,如毒蛇一般。    讓人不敢直視。    方頭大臉的男子忙低下頭:“請谷主饒命,小的錯了,小的錯了……”    聲音中滿是懼意。    惹怒了谷主,下場有多慘,他最清楚不過了。    瘦削男子沒有看他,還是盯著冷千千,似乎想看出什麽不對勁來。    可是冷千千就是那樣走著,微微聳著的肩膀,顯出幾分緊張:“她已經發現我們了。”    “怎麽可能!”方頭大臉的男子也有些意外:“那她還往前走,不知道前面是死路一條嗎!”    此時冷千千一臉的焦急,她也發現不對勁了,明明是一條直直的小路,她卻連走了幾次都走不出去。    看了看當空的太陽,很暖和。    甚至有些毒辣的熱。    應該不是鬼打墻,就是走不出去。    隨後站在原地不動,讓自已冷靜,再看看熟悉的小路,心下一涼,看來這裏已經被有心人布了陣。    自已對奇門遁甲之術是半點不通。    現在,真的無路可走了。    心底有些絕望,面上卻不動聲色,她也知道對方在盯著自已的舉動。    他們遲遲不動手,就是想享受一下貓抓老鼠的快樂。    不過,她冷千千不是老鼠,對方也未必就是貓。    她一向不會認命,不管什麽時候,都會爭取活著的機會,不管用什麽辦法。    走不出去,幹脆就坐下來不走了。    一邊細細打量著四周的一切,青石路,樹木,花草,湖水,一切都很正常,根本看不出來半點陣角。    這陣也算高明了。    至少冷千千是怎麽也研究不透了。    又不想認命,冷千千便扯了扯嘴角,手中那紅色的瓶子攤了開來,一邊緩緩的擰開蓋子,又擡手試了試風向。    “天助我也。”冷千千邊搖手,邊笑著說道。    嘴角上揚,勾起的笑就有幾分邪氣。    想讓她死的人,得能過得她手上這瓶藥的關卡才行。    “不好,那女人手上有毒藥。”方頭大臉的男人低喝一聲:“谷主,怎麽辦?”    瘦削男子也狠狠鎖了眉頭,嘴角緊抿,標誌的五官露出幾分狠辣,眼底更閃著淡淡的冷芒和殺意:“動手,抓活的。”    “啊?”方頭大臉的男人似乎楞了一下,有些不能理解:“皇貴妃……”    “皇貴妃算什麽東西,本尊若是不想來,誰也不好使。”瘦削男子也冷冷說道,此人正是幽冥谷的谷主幽似邪,昨天夜裏才從千裏之外的幽冥谷趕來東方皇朝的玄城。    亦是慕名給太後娘娘賀壽的。    一直來以來,人們都會給幽冥谷加一個字,叫作幽冥鬼谷,以形容幽冥谷的可怕,去過那裏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    而這幽冥谷的谷主幽似邪,也是臉色蒼白毫無血色,仿佛常年不見天日的鬼一樣。    再看他身後的那些人,個個都是臉色蒼白,身材瘦削,明顯的營養不良。    就是那個方頭大臉的男人也是面色慘白,腦袋極大,脖子極下,身材更像是竹桿一樣,遠遠站在那裏,就像一苗豆芽菜。    “上。”幽似邪又低喝了一聲,沒有半點猶豫。    冷千千也動了動嘴角,雖然他們說話的聲音極小,可她卻聽到了,猛的站起身,手中舉著那只紅色的瓷瓶:“不許動。”    幽似邪本是站在人後的,此時眾人卻都停了下來,主動讓出一條路來。    一眼便讓冷千千看到這個面色蒼白,身材微瘦,卻挺拔如松的男人。    先是楞了一下,隨即笑了笑:“這位公子,你毒入肺腑,時日不多了。”    “胡說!”方頭大臉的男人咬牙切齒的瞪著冷千千,手上的刀就舉了起來:“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住手。”幽似邪卻一邊往前走一邊阻止了方頭大臉男人的動作。    “你便是闖到金禹飯樁第九關的人吧。”幽似邪快速走到冷千千的身前,在五步遠處停了下來。    冷千千心下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    “公子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