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婚姻状况和性别会影响肾癌治疗疗效,丧偶、离异/分居的男性尤甚!

字号+ 来源:肿瘤资讯 2017-09-18 00:05 我要评论

编译:Ryy来源:肿瘤资讯 一项来自加拿大、意大利及德国的研究表明,婚姻状况及性别会影响肾细胞癌(RCC)患者的治疗选择,丧偶、离异/分居的男性治疗后预后更差。研究纳入约5

编译:Ryy来源:肿瘤资讯

一项来自加拿大、意大利及德国的研究表明,婚姻状况及性别会影响肾细胞癌(RCC)患者的治疗选择,丧偶、离异/分居的男性治疗后预后更差。研究纳入约57700例T1-T2, N0, M0 RCC患者,结果显示丧偶、离异/分居的男性非手术治疗性更高、罹患T2分期、G3/G4风险更大,癌症特异性死亡率增高。

背景

丧偶、离异、独居及未婚状态等是多种泌尿生殖系统恶性肿瘤如前列腺癌、膀胱癌等的不良预后因素,对于非泌尿生殖系肿瘤也是如此。但是,目前没有研究数据证实,婚姻状况及性别对局部非转移性RCC患者的分期、肿瘤分级、治疗类型及癌症特异性死亡率(CSM)产生影响。为解决这一问题,研究人员综合性分析了当代人群队列,假设性别及婚姻状况会对以上因素产生影响。

方法 

数据来源及研究人群:SEER数据库中T1–2 N0 M0 RCC患者。目标人群为年龄≥18岁的肾实质肿瘤,病理证实的RCC。

病理类型包括:透明细胞RCC (ccRCC)、乳头状癌,嫌色细胞癌,肉瘤样癌,囊肿相关的RCC,集合管癌等。乳头状癌及嫌色细胞癌统一归纳为非ccRCC。肉瘤样癌,囊肿相关的RCC,集合管癌等统一归纳为“其他”。

结果 

描述性分析及时间趋势 

共筛选出57700例T1–2 N0 M0 RCC患者。平均确诊年龄为61岁(范围 52-73岁)。大部分已婚(65.8%),男性占61.8%,白人占81.9%,高收入人群占(SES)52.4%。绝大部分为T1 期 (84.9%),G1/G2 级(73.7%),病理类型为ccRCC (62.6%)。94.9%的患者接受了手术治疗。丧偶占8.8%,离异/分居占10.6%,未婚占14.8%。三种婚姻状况所占比例,男性中分别为3.9%, 9.0% 及14.9%;女性分别为16.7%、13.1%和14.7%。

时间趋势分析(2001-2013),男性离异/分居的比例由5.4%上升至9.7%(APC +2.5%, CI 1.1–3.9, p = 0.005),未婚的比例由12.8%上升至16.1%(APC +2.5%, CI 2.0–2.9, p < 0.001),丧偶的比例比较稳定,从3.9%下降至2.6%(APC −1.3%, CI −2.9 至0.4, p = 0.2);女性各种类型婚姻状况的比例均无明显变化,离异/分居的比例由11.0%上升至13.7% (APC 0.6%, CI −0.6 to 1.8, p = 0.4),未婚的比例由12.9%上升至17.8% (APC 2.3%, CI −0.1至4.7, p = 0.08),丧偶的比例从17.8 下降至 13.8% (APC −1.4%, CI −2.8至 0.1, p = 0.1)。

婚姻状况和性别对分期、分级和治疗类型的影响 

多变量预测病理T2 vs. T1分期,婚姻状态中仅有未婚对ccRCC的疾病分期有影响(OR 1.11, CI 1.02–1.21; p = 0.02)。对于整体研究队列(OR 1.12, CI 1.07–1.18; p < 0.001)及ccRCC亚组(OR 1.14, CI 1.07–1.21; p < 0.001),男性罹患T2风险增加。多变量预测肿瘤分级G3/G4 vs. G1/G2,婚姻状态不增加G3/G4风险。对于整体研究队列(OR 1.35, CI 1.30–1.41; p < 0.001)及ccRCC亚组(OR 1.48, CI 1.40–1.55; p < 0.001),男性罹患G3/G4风险增加。

多变量预测治疗类型,非手术vs.手术,丧偶(OR 1.13, CI 1.00–1.28; p = 0.04)、离异/分居(OR 1.16, CI 1.02–1.32; p = 0.02)及未婚(OR 1.38, CI 1.23–1.54; p < 0.001)增加非手术治疗风险。但是对于ccRCC亚组,只有未婚会增加非手术治疗风险(OR 1.24, CI 1.08–1.44; p < 0.001)。无论是对整体研究队列(1.23, CI 1.13–1.33; p < 0.001))还是ccRCC亚组(1.17, CI 1.06–1.29; p = 0.002),男性都是非手术治疗风险增加的因素。

综合分析显示,未婚预示着T2 分期发生率(OR 1.05, p = 0.07)、G3/G4(OR 1.00, p = 0.8)及非手术治疗(OR 1.23, p < 0.001)风险增加,对于ccRCC亚组,T2 分期(OR 1.07, p = 0.04)、G3/G4(OR 0.99, p = 0.9)及非手术治疗(OR 1.16, p = 0.004)结果与总体队列结果一致。

婚姻状况和性别对CSM的影响 

在研究期间,共有6062例死亡,62.8%为其他原因死亡(OCM)。ccRCC共3572例死亡,63.1%为OCM。多因素CRR模型分析,丧偶(HR 1.32, CI 1.15–1.52; p < 0.001)、离异/分居(HR 1.32, CI 1.15–1.51; p < 0.001)、男性(HR 1.13, CI 1.03–1.23; p = 0.01)与较高CSM相关,但未婚状态与其无关(HR 1.12, CI 0.98–1.28; p = 0.09)。此外,T2分期(HR 3.46, CI 3.17–3.77; p < 0.001)、G3/G4(HR 2.02, CI 1.85–2.20; p < 0.001)及非手术治疗(HR 1.48, CI 1.22–1.81; p < 0.001)也与较高CSM相关。ccRCC亚组分析结果与总体队列一致。

结论 

男性患者具有更高的风险,且基线特征较为不利。男性、丧偶、离异/分居T1–2 N0 M0 RCC患者治疗后预后较差。这些结果表明,局部RCC治疗后需更多关注具有上述特征的患者。

述评

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婚姻状态及性别会影响RCC患者的治疗选择。丧偶、分居或离异的男性,预后更差。研究者有以下重要发现:1丧偶、分居、离异或从未结过婚的患者,有较高的非手术治疗风险;2透明细胞RCC亚组中,未婚的患者表现出更高的T2与T1期癌症的比率。然而,在整个队列中,丧偶、分居、离婚或未婚并没有增加T分期和肿瘤分级的风险;3丧偶或分居/离婚会增加CSM风险;4男性具有较高的非手术治疗、较高T分期、较高肿瘤分级及CSM增加的风险。

主要研究者Marchioni教授表示,他们的研究提示,临床医生应更多关注患者的婚姻状况,特别是那些局限性RCC治疗后丧偶、分居/离异的男性患者。

点评

通过SEER数据库中RCC患者的研究,可以看到性别及婚姻状况对于疾病治疗、分期、分级甚至预后具有重要影响。通常我们根据患者病理类型、癌症分期判断患者的预后,但现实中,具有相同病理类型、相同分期的患者的预后并不一致,原因为何?这项研究提示我们,患者的一些人口学特征会影响预后,比如性别等等。

这是一篇回顾性研究,结果可供临床参考,但同时也要考虑到研究本身的局限性。比如男性患者CSM风险较高,但是男性的平均寿命本身较女性短。因此,男性是否可以作为RCC患者预后不良的预测因素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参考文献

1Marital status and gender affect stage, tumor grade, treatment type and cancer specific mortality in T1–2 N0 M0 renal cell carcinoma. doi: 10.1007/s00345-017-2082-9.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熊熊兔   

28个肿瘤相关临床试验招募患者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查看详情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