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香港最出色的那位女笑星,加上开心麻花,这电影会有多好笑?

字号+ 来源:虹膜 2017-10-11 08:00 我要评论

文 | 左左 中国的电影市场上,喜剧片几乎是占据最大市场份额的一种类型,光是看这次国庆档期的大厮杀状态,我们就能了解这一点。而我们这一代的电影人中,有不少都是看着港式喜

文 | 左左

中国的电影市场上,喜剧片几乎是占据最大市场份额的一种类型,光是看这次国庆档期的大厮杀状态,我们就能了解这一点。而我们这一代的电影人中,有不少都是看着港式喜剧长大的,所以在目前的喜剧片中,我们能看到不少港式喜剧的影响。

说到第一流的香港喜剧演员,你可能会先想到许冠文、周星驰之类的名字,但,我想提醒的是,不要忘了香港喜剧的另一半边天,是由女演员撑起来的。

今天要说的吴君如,就是香港女喜剧演员中最棒的一位。

被王晶发掘而走上喜剧电影之路的吴君如,可和周星驰并列成为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喜剧代表人物,她还拿过一个叫做「1985-2005最高票房女演员」的奖,这是一张张票根垒起来的成绩。

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她在《家有喜事》中演的「程大嫂」,前半段的自毁式扮丑,和后半段的「变身」之间的反差,居然一点都不让人觉得违和,那么好笑的同时还可以那么美。

《家有喜事》前后变身的吴君如

而吴君如,在做了这么多年的喜剧演员以后,现在终于拍了一部她自己导演的电影——《妖妖铃》,刚刚发布了预告片。

预告片中,吴君如演的是一个叫做「铃姐」角色,有点神神叨叨,拿着个罗盘模样的工具,似乎是个捉鬼大师,因为她有一句台词是「人才会流汗,鬼是不会的」。这种题材的故事,「鬼」都不是重点,「人」才是核心。从预告片中的服饰和台词看来,影片走的应该也是吴君如擅长的无厘头路线。

在电影中让人发笑,其实比让人哭更难,这对于喜剧的创作者来说尤其如此。我其实期待吴君如当导演已经有一阵子了。实话说,放在十年前我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如今的华语电影市场,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不少跨界导演的成功案例。

长期在香港喜剧中浸淫的吴君如,对港式喜剧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也绝对再找不出哪个女明星,能够像她一样用扮丑无厘头式的方法来演喜剧。

《最佳损友》(1988)

早年的吴君如,走的是扮丑的、无厘头式的喜剧风格。首当其冲的就是《最佳损友》,她在这之后还一度为角色增肥。这一时期大概持续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在这之后,到2000年之前,吴君如进入了演绎中性的、刚强的、帅气的喜剧角色时期,代表就是《古惑仔情义篇洪兴十三妹》,这一时期的喜剧演绎相对男性化,吴君如也是凭借「洪兴十三妹」拿到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洪兴十三妹》(1998)

而2000年之后,吴君如进入了喜剧角色的「内化期」,开始更多着重摸索人物的内心状态,拿下金马奖的《金鸡》中的妓女阿金,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

《金鸡》(2002)

所以,吴君如执导的这部《妖妖铃》,首先会拥有老派港式喜剧的那些强项,如黄金时代那些脱线的、疯癫的、自嘲的、影射现实的无厘头元素,构成这部喜剧片的创作原点。

但复制传统的喜剧手法还不够,所以在预告片里,我们还看到了大量的新鲜喜剧人,大家表演有差异,笑点有不同,当各种流派汇聚一堂,可能就有机会熔炼出一种华语电影还未出现的新喜剧风格,这时候没人再关心谁是哪一派,重要的是彼此产生化学反应,让观众笑起来。

这里说的各大流派,包括开心麻花中的沈腾,他在片中的角色似乎有点身份和地位的样子,化了老妆,头发胡子花白,器宇轩昂地走来,一边评论着某样东西「精彩」。

沈腾

有最近演了不少电影的岳云鹏,在里面是好像是个骗子,上一幕还在讲着自己关于私生子的身世,下一幕就涂上了死白的粉底和吃小孩色的口红扮起了吸血鬼。不过不论他是什么造型,那股贱贱的感觉始终都熟悉无比。

小岳岳

还有靠无数短视频把我们笑到抽筋的papi酱,顶着蘑菇头,带着一副跟脸差不多大的眼镜,类似团队中的搞怪角色,在岳云鹏说「我爸爸有多少私生子?」的时候,papi酱回答说「五百八十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人设。

papi酱

一直以来演严肃角色比较多的张译,也在铃姐的队伍里,放飞了自我。预告片里有个镜头,是穿着红裙的张译狂奔,我已经没办法往下想了,这会是怎样一个张译呢?

张译

这样的阵容搭配,本身就是一个很大胆的尝试。

既是导演又是主演的吴君如,是这场喜剧中的主控,这里说的主控,倒并不一定是说,吴君如会主控影片的喜剧风格,让其往港式无厘头喜剧靠;而是说,吴君如以长年以来对港式无厘头的熟练把握和女性笑星的身份,成了这组搭配中香港喜剧的代表。

她也很有可能是这些演员中最敢玩,最放得开的一部分。

沈腾和岳云鹏,在这里则能被看做来自两个不同维度,但又在同一层面的喜剧流派。

从开心麻花舞台剧起家的沈腾,也在春晚的小品里收获了不少粉丝。他的优势在于夸张的肢体动作,接地气的笑点,以及大量剧场经验所带来的、对喜剧点「即时性」的精准把握。

开心麻花无数次的巡演和观众的实时反馈,让沈腾非常了解观众们在什么样的地方会发笑;而春晚小品几乎严苛到秒的精准训练,则让沈腾在喜剧的即时性之外,也拥有了精准度。

而岳云鹏,自然是相声界的代表,他和沈腾相比有着别的优势,首先是口活无人能及,还有他在「捧」和「逗」之间的迅速转换。后者大概是岳云鹏最大优势,因为他是喜剧中那个随时能转换角色的人,他既能做笑点的「引子」,也能做笑点的「赛末点」。

岳云鹏、沈腾

岳云鹏和沈腾,近年来都有一些成功的电影尝试,在刚刚过去的国庆档,两人都有表现。这次吴君如+沈腾+岳云鹏的合作,横跨多个流派,这种结合应该还从来没有电影尝试过。

而更大的变数来自papi酱,虽然是正规电影科班出身,但她毕竟是以互联网短视频走红。papi酱真真正正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是碎片化、生活化、迅疾化影像信息选择之下的结果。喜剧的载体在papi酱这里发生了变化,她的每一个小视频,都是当下的我们消费的喜剧文本。

而张译在里面有出演,我其实是不惊讶的,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演严肃角色,但我总觉得他的脸相当有喜感,特别适合演喜剧,后来他演了曹保平的犯罪喜剧《追凶者也》里的「五星杀手」,更是用这个「笨贼式」的支线角色,抢走了主线的不少笑点。

《追凶者也》(2016)

不过《追凶者也》整体的黑色幽默格调,导致张译还并不是完全用演「喜剧」的方式去演喜剧的。这次的《妖妖铃》混合式的、直接化的喜剧基调,应该算张译在喜剧表演上的一次突破。

在看到影片的演员阵容以后,我不由得又去关注了一下影片的幕后班底,注意到影片的监制是陈可辛,我们知道,近两年陈可辛监制的《七月与安生》《喜欢你》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果你担心前面几位笑星的组合飞得太高,放心,有陈可辛来掌控整个局面。而开心麻花也不只是贡献沈腾出演,还具有联合出品的身份。

陈可辛在做《喜欢你》的时候,说过自己比较擅长拍的都是「关系电影」,对于自己不太擅长的类型,他会倾向于让新人去做,自己则是担任监制的角色。

《喜欢你》(2017)

但纵观陈可辛这些年的经历,你会发现他其实对各种不同类型的电影都在不断尝试,既有《甜蜜蜜》这样在大时代下讲爱情的现实剧,也有讲性别问题的喜剧《金枝玉叶》,商业青春励志的《中国合伙人》也出自他之手。

担任过吴君如《金鸡1》制片和《金鸡2》监制的他,显然对喜剧本身和吴君如的喜剧范式也相当熟悉。

而开心麻花的出品身份,则意味着在电影中,会有比沈腾表演更多的内地喜剧成分。其实吴君如早期的喜剧风格,有不少地方都可以和沈腾甚至是岳云鹏的风格找到相似之处。

早期的吴君如会用很多无厘头成分,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都比较夸张,在台词中也会埋很多语言梗,这些元素是吴君如最被我们熟知的一部分,其实也是从舞台和相声起步的沈腾与岳云鹏的擅长之处。

所以,吴君如在自己的第一部作品中,选择了和自己相似的喜剧人,也是一个「相似相溶」的做法,在这种相似之下,「南北」之间的融合就会有一种润滑剂,实现起来也就会更有基底。

影片目前定档12月29日,在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完胜国庆档的时候,宣布《妖妖铃》的定档消息,也是在趁热打铁。

至于陈可辛×吴君如×开心麻花的合作,他们两人在微博上是这么说的——

陈可辛和吴君如的关系,其实并不是这条微博的重点。我在里面看到的,是「资深导演」对「新人导演」的勉励。是一位电影人对另一位电影人的了解,也是喜剧人对喜剧的全倾身心。

吴君如道出了作为喜剧演员和作为导演这两种工作的差异,那就是「放掉自我」和「全情投入」。这其实不止存在于喜剧这种类型上,它也是台前和幕后的分界。看清分界,然后跨越它,这是一个完整电影人的自我修养。

现在我期待这个出色的喜剧人,究竟会拍出什么样的喜剧作品,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会很吴君如,但又远远不止是吴君如。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往期精彩内容

在看《银翼杀手2049》之前,你须先看《银翼杀手2022》 | 泥虹映画

石黑一雄小说、电影完全指南——你该从哪里看起?

曾想拒绝一切青春片,但这部东北黑道青春之歌,让我的心再次痛了

《世界电影地图》三部曲

世界电影漫游指南

随书附赠「导演名录」、「电影票收藏夹」

扫描二维码

进入虹膜微店优惠购买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