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杨振之:黄金周制度应如何改革?

字号+ 来源:来也股份 2017-10-13 03:03 我要评论

作者:杨振之 来也股份创始人;四川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亚太旅游协会(PATA)专家;国际休闲度假学会(IRVS)秘书长;全国休闲

作者:杨振之

来也股份创始人;四川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亚太旅游协会(PATA)专家;国际休闲度假学会(IRVS)秘书长;全国休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全国区域旅游开发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四川省旅游地学研究会理事长;四川省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

        对于黄金周,百姓是爱之,恨之,欲罢不能,形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言其利者,自可罗列一大堆;数其弊者,亦可陈之一大篓。各陈利弊,莫衷一是。现象认知居多,本质认识较少,致使决策者难以定夺,弊在何处,在智库也。

        黄金周之根本问题,在于供给侧与需求侧之间的矛盾,而非黄金周本身。黄金周集中假期,只是一个现象,关键是此现象暴露了供给侧与需求侧的巨大冲突,所以罪不在黄金周。譬如西方国家,假日集中现象更为突出,毎年八月,欧洲国家差不多都集中度假,城市空城空巷;圣诞节放假,一般达二十多天。然没见哪个景区景点和交通如此爆棚的。究其原因有三:

        一是供给侧充足,可选择之目的地众多且多样化。以文化旅游范畴的古城镇为例。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佛罗伦萨、锡耶纳和比萨等著名古城,都具有鲜明且具象的城市性格,或文艺复兴的文化灿烂,或中世纪的雄浑勇武,或海上共和国的文化碰撞,通过建筑、匠艺、节事、生活方式等一系列物质和非物质元素充分呈现,古城周边的镇村提供更为原真、深化、细化的主题文化体验。地区内各个城-镇-村聚落的文化差异性显著,令游客流连忘返,乐于重游,且有广阔之腹地来承载,游客亦于停留于道路沿线两旁之目的地。

        二是人口基数比我们少,需求侧规模相对较小,且普罗大众皆有能力去往全球各地开展度假。这里所说的能力不仅限于可自由支配的收入水平,而是对旅行经验、外语水平、护照通行能力、文化认知素质、审美能力、对跨文化体的感知能力等相关因素的综合考量。让吾辈欣喜之事,是我国居民这方面能力正在迅速提升,80、90人群已然成为旅游需求侧主流,2015年到2025年间还将新增大学毕业生约7400万人,其旅游消费意愿、能力和经验会显著优于前代,于旅游供给侧而言,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三是全社会包括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均等化,以便于舒解客流,避免瓶颈阻滞。以美国为例,其遍布全国的国家风景步道和国家休闲区体系、普及配置的县级自然公园和公共文体设施体系、南加州70公里划分10个功能段落的公共海滩体系等,都在确保国民游憩福利均等化供给的同时,有效缓解旅游项目的过度热点效应,令公共旅游资源利用更具可持续性,且显著促进旅游休闲体验丰富度和籍此实现国民素质之提升。

        两相比较,此三个方面,在我国皆适得其反。反映出如此乱象环生,乃自然而然之事。

        旅游业之供给侧改革仍是解决黄金周弊端之基础工作。君不见,中国的旅游目的地仍是单一的,以观光旅游为主,门票及景区索道等交通收入仍是旅游收入之主源;君不见,中国成熟的度假旅游目的地能数出几个,人均过夜天数远逊于国际顶级目的地。即使度假旅游如三亚者,又有几多游客能体验到舒适之度假生活?君不见,能真正安顿好一个家庭休假,能全面提供亲子游、科普教育和研修学习的目的地有多少?君不见,我们的城乡二元差别,在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方面之差距还有多大?去景区的道路是通了,快捷程度甚至优于发达国家,景区周边环境生态、方式多元的慢行系统呢?还有景区周边乡村的发展程度又如何呢,能否形成一个大旅游目的地?我们的村落和小城镇呢?我们的设施和服务能留下人吗?所以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旅游的需求侧也需改革,此改革应从假日制度开始。中国旅游市场庞大,出游需求旺盛,但需合理引导。我们的黄金周是拼凑出来的黄金周,既为拼,则如拼积木,拼之法可循多条路径。鄙人倡导在不废黄金周前提下,乃至再增加一个“五一”黄金周的前提下,由老百姓自由选择及组合黄金周时间,并将黄金周时间叠加带薪休假时间,使百姓休假时间既延长又错峰,还促进带薪休假制度实施,可谓一石三鸟。若是,则百姓一次休假时间可达半月以上。否则,国务院说的2020年实现全民休假真是难以施行。此一改革,既释放了需求侧,又促进了供给侧。此外,前两年国家旅游局建议的每周五下午调休促使周末两天半假期也是一个好办法,可并行不悖。此举可推动城市群3--5小时经济圈的发展,尤其是休闲度假产品升级发展。更有甚者,建议春节假期经过自由拼合可延至十五天以上,既促进家人团聚传承传统文化,又促进一大家人远行度假,和谐社会与发展经济两不相误。

        要之,服务也是生产,服务也是贸易,假日经济只是促进了经济发展方式之转型。从供给侧与需求侧来说,两不相误,短期看需求,此以凯恩斯为代表,长期看供给,此以萨伊定律为代表。经济平稳增长,供给侧改革大有可为。

        既有其利,又有其道,何不趋之,何不笃行之?是为浅见。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也股份”

编辑:Y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