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这位慈溪老人与石头打了60年的交道,如今他还想...

字号+ 来源:慈溪本土文化 2017-10-13 11:05 我要评论

俯瞰慈溪新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如石笋般拔地而起,参差林立。到处都可见吊车塔楼,钢筋水泥的建筑工地。谁又会记起,一个世纪前的房子,都是靠石头来奠基和铺路的? 旧时民

俯瞰慈溪新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如石笋般拔地而起,参差林立。到处都可见吊车塔楼,钢筋水泥的建筑工地。谁又会记起,一个世纪前的房子,都是靠石头来奠基和铺路的?

旧时民间建房,除了邀请泥水匠、木匠外,还有一班少不了的师傅就是石匠。而且石匠的进场时间要早于正式奠基时。因为用石材凿制出来的建筑构件必须要有一定的时间差,只有这样,才能与实际建房的时间实施同步施工。

旧时民居中的石门槛、石磉墩、石走廊、石板堂前等,都是石匠师傅的劳动成果

(2017年9月摄于宗汉马家路)

在东家举办上梁酒的那天,依据鲁班老祖师定下来的规则,坐在主客位置第一把交椅上的并非是泥水匠或木匠,而恰恰就是石匠师傅。接下来的第二号座位是泥水匠、第三位才是木匠。

石窗图--类似的石窗过去在不少老民宅中时有见到,均系雕花石匠的杰作。

几乎都来自三门一带,从海运进入本地

在今年的国庆、中秋假期期间,我在坎墩老街拜访了一位现年78岁的老石匠。他叫胡长根,16岁开始随父学习这门手艺。至今已整整与石头打了一个“花甲”时间的交道了。现住在老街四灶桥的东桥脚边。

胡大伯有三样趁手的工具,从左至右依次为:凿、榔头和斩斧,几乎是每天必用的。

要做一件东西,第一步就是用石斧斩开石料,按照想做的东西斩去不需要的部分,砍出一个大致的形状来。

然后再用鎯头敲击着凿子,慢慢的精雕细凿,修出自己想要的效果来。

他说:石匠也有雕花石匠和平石石匠之分。在许多古城和景点里的石人、石马、石狮等石材工艺品,都是雕花石匠的成果。而我们慈溪这一带从事石匠行业的,都属平石石匠,自己也属这后一种。

在从事石匠这一职业生涯的60余年中,只要是同行业者能干的,他什么活都会干,也什么活都干过。砌筑河岸石坎、造石桥、做坟等粗生活是最正常的,凿石槛、磉墩、各种大小捣臼、石槽、碑牌,甚至象凿制石磨等等,他说自己都能得心应手。

在与这位老人的接触中,听到了他沾沾自喜并觉得很经典的一句地域格言:“会弄勿犯难,勿会拔筋汗(动足脑筋)”,就是别人没干过的,他也干过。

那是在他年轻时,第一次在坎墩的六灶里承揽了一笔用石材砌筑土窑的业务,在没有任何参照物和接受他人的指点下,最后同样让“东家”感到很满意。

在这几十年间,仅在坎墩老街,就先后承接或与参与过许许多多的砌坎与造桥的项目,尤其在原坎东这一带显得更多。

他说,我们家是石匠世家。我是父亲教我学石匠手艺的,我也叫成年后的儿子学石匠这一行。当然,后来儿子主要是承接造桥、砌坎、铺设下水道、筑路等工程并负责现场施工管理了。

早年,我除了到外面做“出门工”外,有空时就蹲在家里也凿些石材小器件。

后来我儿子的工地里忙,也就到他那里一起管管工程上事体。但在去年自己发生一场车祸之后,再回工地已力不从心,于是在家敲敲凿凿这些小石碑、小捣臼这样的小东西。

“前段时间也有人要定制小石磨,讲石磨磨出来的东西要比机器轧的好吃。但因我现已弄勿到原料,只好回绝了。”长根师傅说。

据这位老石匠介绍:凿石磨的石头一定要选很坚硬的“鸡山石”。这种石头在阳光的折射下,可以看到会有发光的颗粒。说到这里,他指了指旁边的一只猪食槽说:“这就是用‘鸡山石’凿的”。

那天我在长根师傅家的工场间看到:沿墙的两边竖了很多凿有“泰山石敢当”的石碑,见有些表面非常光洁,但有些相对来说就比较粗糙了一些。

老石匠回答说,像上面这样表面光洁的是我从外面买来的成品石材,人家用机器刨刨好了的;而下面那种是我用手工斩出来的。

而从石碑的字眼上理解,这些碑及凿在上面的文字,与民间习俗有关,但再具体点也一时说不上来,好在网络“百度”给了我非常满意的如下解释:

“泰山石敢当”属我国的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古时候有很多禁忌和崇拜,‘泰山石敢当’就是其中之一。把刻有【泰山石敢当】的石碑立于桥道要冲或砌于房屋墙壁上,可镇压一切不祥之邪,在民间甚为流行。2006年6月,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老石匠家的西面,是一座老街上的四灶桥,桥看起来有点儿斜向“冲”他家的。老石匠在门口墙角边上立了一块碑来“镇压”。他说:“这块碑石是我自己凿的,但这几个字是我请当地一位教师书写的。”

我仔细看了看,这字迹与放在家中的那批石碑有明显差异,这位年近杖朝之年、且在年幼时只读过半年书的老人坦言:“放在屋里的这批石碑,上面‘泰山石敢当’的字,全都是我自己写的”。

老人说:石匠行业虽然是个粗活,但经常要凿各类碑牌,因此在年轻时有意加以临摹他人的笔迹,久而久之也养成了习惯。说着,他又拿出了两顶草帽,说这上面的“毛笔字”都是自己写的。我仔细地看到草帽上还有意地标注上“石匠”两字呢。

谈及其他的一些工具,老人请我随意参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石匠的行头可真不少啊,方方的石头的冷却槽,大大小小的凿子和鎯头,摆了满满一地。

看完工具,老人又介绍了一些店里的成品,这个俗称“擂糊将军”,是一个用来捣碾芝麻用的小石臼。家里想要做芝麻糊的,以及做芝麻馅的很实用。

这个外圆里方的石疙瘩,老人介绍说叫做“捣迟亭”,那个中间方方的孔,是用来安装木柄的,这个工具是以前用来舂米、舂石灰、舂桐油麻筋用的,现在能用到的也很少了。

这一块长方形的毛坯石料,老人说准备用它来做石香炉,平时在庙里看到的石香炉,就是由这样的一块大石头凿出来的。

这个像冬瓜大小,椭圆形的石块,老人说是打木桩用的,中间的那个孔自然是用来安装木柄的,使那么粗的木柄,想来砸下去的力道有多重了。

当我正准备与长根师傅告辞时,他却一声长叹,很伤感的说:“学石匠的年轻人没有了,我们的这门手艺就快要断后啦!”

正在砌筑石坎的石匠师傅(2017年3月摄)

干净整齐的石坎(2017年10月摄)

现代化的发展,自动化时代的到来,势必要淘汰掉一些费时费力的传统手艺,像胡师傅这样的老匠人,慈溪也有很多,他们虽然年势已高,却依然在坚持着做下去,或许赚不得几块钱,但是在他们的眼里心里,这是他们毕生的骄傲!


本作品已征得沈斌煊老师授权署名发布

图文:沈斌煊

编辑:maomi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