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中国女团不中国,或输于腐女子,或败于大女主

字号+ 来源:同相 2017-10-13 23:59 我要评论

锋芒智库 品牌立论 | 口碑行销 | 舆情数据 | 策略咨询 文|水诺 对大女主戏的追捧以及对于现实版女强人的欣赏是当下中国社会的流行趋势。目前而言,在中国,大女主显然比软萌妹更

锋芒智库

品牌立论 | 口碑行销 | 舆情数据 | 策略咨询

文|水诺

对大女主戏的追捧以及对于现实版女强人的欣赏是当下中国社会的流行趋势。目前而言,在中国,大女主显然比软萌妹更有“钱”途。这也就意味着宅男所追捧的“软萌”又“性感”的女性形象难以在中国女性身上找到切实落点。如此一来,一方面,较之国产女团,宅男更偏爱日韩女团;另一方面,他们的审美品位注定是“非主流”的。

少女时代、Wonder Girls等韩国女团在中国的走红助力了中国粉丝经济的发展。随着“限韩令”的到来,中国娱乐圈急于推出自己的女子偶像团体以填补市场空缺,甚至一度催生了《蜜蜂少女队》《最强女团》等一系列相关综艺节目。

然而,中国偶像团体的发展不容乐观,近段时间以来,中国男团、中国女团均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一边是TFBOYS身陷“解散”传闻,一边是SNH48深受臭名昭著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牵连,无一不在印证一个事实——国民偶像团体的建设之路道阻且长。

相较于男团,中国女团的数量更多、类型更为庞杂,却难有女团能够真正像如日中天时的TFBOYS一般坐上国民级偶像团体的宝座。如今,稳坐中国第一男团之位的TFBOYS的解散传闻不禁让人思量中国女团的发展现状。

1

中国无女团,女团无中国

2017年初,1931女子组合毕业生马剑越参加《奇葩说》,以自黑的精神嘲讽了1931女子组合,在为自己赢得知名度的同时也引发了网友对于国产女团真实生存现状的好奇。

马剑越

有人认为中国从来就不缺女团。早在上世纪末新世纪之初,中国就有青春美少女组合(代表曲目:《快乐宝贝》)、4 in Love(代表曲目:一千零一夜)、明骏女孩(代表曲目:《千年》)、TRY(代表作:《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等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女子歌唱团体。

TRY组合

此外,台湾女子组合S.H.E的歌曲曾名列中国流行乐榜的前茅;而黑鸭子组合、黑Girl、女子十二乐坊等女子团体及其作品虽不曾大红大紫,但至今仍有一定的影响力。

所谓女团,实则为女子偶像团体,并不是所有的女子演唱团体都是偶像团体。如今我们所言的“女团文化”显然与上述“女团”大相径庭。二者的差距恰似于“演员”与“明星”之间的差别,S.H.E、黑鸭子组合等女子演唱团体是“歌手”,卖的是歌曲,而如今所言的女团是“偶像”,卖的是人设。

现如今,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无女团,女团也无中国。一方面,中国女团数量虽多,却少有吸引广泛社会关注的国民级团体。O2O Goddess、SING女团、1931组合、UVGIRS、Idol School、蜜蜂少女队等女团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但并没有谁家可以力压群雄。SNH48姑且可被看做是中国女团中的领头人物,其热度却仍与TFBOYS相距甚远。

SNH48与TFBOYS热度对比

另一方面,所谓的中国女团也并没有多少中国风范。如今的中国女团有三种风格,一是日系类,以SNH48、1931等为代表;二是韩范儿类,以ACEMAX-RED(火力红组合)等为代表;三是中国风类,以56朵花组合、七朵组合为典型代表。与中国风相距较远的日韩系列暂且搁置不谈,所谓的中国风女团为数本就不多,终究还难逃“跑偏”的结局,原有的中国风范也就成了“歪风邪气”。

Idol School组合

七朵组合走的是古风路线,由7位深圳大学在读生组成。2012年6月第一代七朵组合出道,2016年1月第二代解散。七朵组合最初以练舞室版的《咏春》打动了网友,中国风的舞蹈、青春明媚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七朵组合

在此之后,虽然七朵组合意在坚持初衷,却在黑钻和华音世纪的包装和市场的重压下走偏了,服装造型毁了七朵的青春气质,粗制滥造的MV画风充满山寨感,原本典雅的中国古风甚至被扭曲得村里村气。

号称是宇宙第一支社会主义女子天团的56朵花组合则利用主旋律大肆炒作,曾有媒体称“日本有AKB48、韩国有少女时代、中国有社会主义天团56朵花!”。然而,炒作有风险,这么一个看似又红又正的女团曾在人民大会堂登堂入室举办了《在希望的田野上》交响演唱会,却在此后即刻遭遇了重创。

56朵花组合

演唱会之后,政协前副主席马文瑞的女儿马晓力致信中央办公厅,称此项活动是“文革文化再现”,而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和演唱会的合作方中国歌剧舞剧院指责56朵花组合,虚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的名义组织了该场演唱会。此次演唱会打破了56朵花组合有官方背景的幻象,自此以后该组合一蹶不振。

中国女团中,无一团能敌男团TFBOYS的国民气势。继“古风”与“红色风”之后,七朵和56朵花组合之外,少有中国女团能够走出中国范儿。

2

中国女团面临的现实困境

这或许不是国产女团最坏的时代,却也绝非国产女团最好的时代。国产女团虽没有马剑越说的那么落魄,却也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光鲜。国产女团的困境主要是由女团推手们的商业心态、培养手段以及中国音像市场的整体环境造成的。

一是急功近利的商业心态。“钻市场空子”、“盲目跟风”的行径在娱乐圈中早已是司空见惯。走红中国的日韩女团招致了一干人等的羡慕嫉妒恨,“限韩令”既出,中国商人岂有错失良机的道理?

AKB48组合

模仿日韩女团的风格和理念是中国女团推手们眼中的捷径。韩国练习生制度需要漫长的训练时间、强大的推广资源,充足的时间、金钱资本却是许多中国经纪公司难以提供的。相较而言,日本的养成系更受欢迎,经纪公司从“公开养成”的模式中隐约看到了“速成”的契机。

从中国偶像“蒲公英计划”招募信息发布到Idol school第一支MV首发,其时间间隔不满一年;号称是国内首个养成式女子偶像组合的1931女子偶像组合在历经3个月封闭训练后就曝光了试妆照;蜜蜂少女队在12期同名综艺节目完结后直接顺势出道……

于2013年出道的TFBOYS三小只在正式出道前是名副其实的练习生,王俊凯于2010年成为时代峰峻的练习生,王源、易烊千玺紧随其后加入其中。2010年至2013年间,在三小只接受艰苦训练的同时,公司也开始借助网络平台为其造势。

从训练到出道到大火,TFBOYS脚踏实地地走过了每一个环节,他们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单就这点而言,TFBOYS及其团队的耐心和毅力绝非许多急于出道的女团所能相比的。

二是不够专业的培养体系。国产女团热衷于模仿日韩服装风格、歌舞编排,然而大多国产女团都只是COPY了日韩的形式,丢掉了日韩模式的精髓。很多公司既不愿意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去认真学习韩国练习生制度,给新人留足时间;也不愿意照搬AKB48的握手会和剧场模式,为线下活动投入充足的资金。

少女时代组合

当然,日韩模式本身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日韩经纪公司所积累的经验和资源绝非一般的中国经纪公司所能及。日韩偶像市场的发达程度更是中国无法比拟的。据《西日本新闻》报道,西日本短期大学甚至早在2011年就开设了号称是“偶像养成专业”的媒介推广专业,专门招募梦想成为艺人的女生。

中国女团背后的很多所谓文娱公司、经纪公司大多也并没有多少资历和经验,它们旗下并无其他艺人,专门为推出某一女团而即时成立。因而很多公司不仅不懂得日韩偶像制度,甚至根本不懂得音乐和运营。

中国女团公司

段子手马剑越的吐槽揭露了一个现实——很多女团推手不是音乐人不是经纪人,而是名副其实的土豪。事实上,目前华纳、环球等大公司对于偶像团体模式仅持有观望态度,并不愿轻易涉足其中,YY、酷狗繁星等主播平台才是主推女团模式的重要力量。

马剑越

主播平台想要打造既能活跃于在线演艺平台又能抢占线下演艺市场的歌手,而培养女团所采用的“养成”模式恰与网络主播的成名模式有相同之处。这些并不专业却资金雄厚的网络推手看到了女子偶像团体的市场前景。当然,这也是诸多国产女团身上都有扎眼的网红风的重要原因。

三是有待崛起的音像市场。长期以来,盗版音乐一直阻碍着中国音像市场的良性发展。中国音像市场的付费用户少,作为女团核心粉丝群的宅男在付费方面也并无突出表现,以粉丝消费为经济基础的女团在中国的日子自然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

3

最大敌人或是男男CP和“大女主”

从文化角度来看,女子偶像团体是“软萌”、“性感”的代言人,是宅男视角下的女性形象的具象代表,是御宅文化的产物。日韩娱乐文化的涌入推动了中国宅文化的发展,一同发展起来的还有腐文化——以腐女视角下的男男关系的幻像为主要内容。

腐文化与宅文化虽不存在直接冲突,却也为争夺市场份额而展开暗中较量。目前在中国,腐文化比宅文化更为吃香,随着腐文化的持续发展,“卖腐”现象出现在影视剧作品中,腐文化影视化以《太子妃升职记》大热为重要标志,《伪装者》《琅琊榜》《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等超级剧集无一不在续写着腐文化的神话。

与宅文化相比,腐文化风险更小而收益更大。一方面,宅文化面临着被指控为“色情文化”的风险,而腐文化则有着看起来更为光鲜的表面,隐藏在兄弟大义之下。另一方面,“腐女”往往比“宅男”更具传播力、生产力、消费力。

事实上,即便中国有大批的御宅族,他们也未必肯为偶像“破财”;退一步讲,即便他们肯为女团买单,也未必肯为国产女团买单。而况,中国女性的形象自塑与他者审美并不单单是由宅男决定的,更是深受中国当代社会文化基因的影响。抢占女团市场的不仅有腐文化,还有“大女主”潮流。

国产“大女主戏”的风靡从侧面佐证了女团文化的窘境。影视作品是映射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而影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自然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女性形象的现状。“大女主戏”的成功不仅暗含了当代中国女性的“大女主”心理,也意味中国社会对于“大女主”形象的部分认同。

“大女主”不仅风靡于影视故事中,在现实社会中也颇受认同。以影视明星为例,国际章、范爷、迅哥无一不以率性示人;杨幂、刘诗诗、唐嫣、郑爽等花旦几乎与软萌标签无关,赵丽颖的形象与萌的标签较为接近,但她本人卖的也不是软萌人设,而是艰苦奋斗、十分励志的农村姑娘的形象。

对大女主戏的追捧以及对于现实版女强人的欣赏是当下中国社会的流行趋势。目前而言,在中国,大女主显然比软萌妹更有“钱”途。这也就意味着宅男所追捧的“软萌”又“性感”的女性形象难以在中国女性身上找到切实落点。如此一来,一方面,他们更偏爱日韩女团;另一方面,他们的审美品位注定是“非主流”的。

宅文化一时占据下风并不意味着国产女团无药可救。一则,卖腐现象与大女主潮流面向的是女粉丝,而宅文化的对象则主要是男性粉丝,腐文化的盛行虽含有诸多商机,却也并不能弥补宅文化的空缺。

女团地图(来源:娱乐资本论)

二则,互联网造星的大势、养成理念的发酵、文娱产品用户的细分、音乐版权法规的实施、直播平台的规整、网站付费模式的完善都将成为助力国产女团发展的重要外因。

当然,破解国产女团当前困境的关键还在于其专业技能、演艺实力的提升与包装水准的提高。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女团当上下而求索。

出品 | 锋芒影视舆情研究智库

主  编 | 陆兮影           责  编 | 果   乐

视  觉 | 成   辰           校  对 | 隔   柒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