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真正爱你的人,会这样跟你聊天!

字号+ 来源:晚上一起夜听 2017-10-14 00:10 我要评论

【点击上方蓝字「晚上一起夜听」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下針時我直接刺入一半,林夢蝶在一旁看的都心疼,但我問吳娟是否疼時,她說沒什麽感覺,這就對了,

【点击上方蓝字「晚上一起夜听」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  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下針時我直接刺入一半,林夢蝶在一旁看的都心疼,但我問吳娟是否疼時,她說沒什麽感覺,這就對了,鬼穴被鬼氣入侵,基本已經是人體死穴,要是疼的話,也只有可能是我紮偏,不過這種事情怎麽可能會出現。  每下一針,我都十分謹慎,僅僅才下了六針,我的額頭就出現了細汗,林夢蝶貼心的立即去拿毛巾給我擦。  一刻鐘後,已是有十二針落在了吳娟的身體上,大腿,手腕,後背,脖頸,後腦勺不同穴位都紮上了銀針,只有最後一處天鼎穴沒有紮。  之所以要留一處鬼穴,那是因為鬼穴不能全部封死。  銀針都落下後,我點了一根香燭,開始輪流烘烤銀針,直到銀針發燙才換到下一根,一刻鐘再次過去,所有銀針都變的漆黑,這並不是被香燭烤黑,而是吳娟體內鬼氣外泄而出現的現象。  等這一切完成之後,我才開始運轉道家罡氣推送直吳娟體內,給他驅散鬼氣。  此刻只見有肉眼能見的黑霧從吳娟頭頂的天鼎穴中不斷冒出,一圈圈的黑氣,漂浮在空氣中演化出一張張的鬼臉,模樣甚是嚇人,但是這一切吳娟都看不見,她這時只感覺自己體內像是烤著篝火一樣舒適,以前的寒冷一掃而空。  慢慢的,吳娟面色上出現了絲絲紅潤,原本蠟黃的膚色有所好轉。  半刻鐘後,吳娟頭頂之上黑氣散盡,我收回了手掌將吳娟身上漆黑無比的銀針一根根拔了下來,這些銀針已是不能在用。  “媽!感覺好點了沒?”銀針全部把完,林夢蝶立即對吳娟問道。  但是回答她的卻是一道嘔吐聲,只見吳娟張嘴從床上嘔吐了一口黑血出來。  “這是什麽情況?”林夢蝶大驚,不會出什麽問題了吧!  “正常反應!”見我表情自然,林夢蝶頓時才安心下來。  吳娟體內長時間被鬼氣侵蝕,自然有一部分血液被傳染,化成了鬼血,現在嘔吐出來在正常不過。  “舒服多了!”  吳娟接過女兒遞過來的清水,漱了口後,終於說了話,聽到這話,明顯就比一開始精神了許多。  “夢蝶啊,你這同學還真是神了,比醫院那些只知道吃人血肉的白皮狼強多了!”  吳娟從吐出一口黑血後,說話也變的清晰起來,至少現在不用翻譯我也能聽懂,她說的那些白皮狼多半是指醫院裏面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見到母親病情好轉,林夢蝶也開心一笑,“那當然,露露可是大法師!”林夢蝶自豪的說道。  噓寒問暖了一番後,林夢蝶開始打掃房間,把地面上的黑血沖洗了一邊,我貼了一張辟邪符在房門之上,這個位置不已察覺,免得讓吳娟知道她是被鬼怪侵害的反而不好,畢竟這東西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相信。  這樣一來吳娟就安全許多,傍晚鬼魂想要再來,絕對不是易事。  事情結束後,林夢蝶說要犒勞一下我,親自下廚給我做午飯,在廚房裏‘劈劈啪啪’炒起了菜來。  我本來想幫忙一下,但是卻被林夢蝶給轟了出來,說我礙手礙腳,只好坐在大廳玩起了手機。  林夢蝶做菜十分熟練,僅僅半個時辰,飯菜都已經全部做好,吳娟身體感覺好了很多,在她的要求下,也慢慢座上了椅子,我們三個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還別說,林夢蝶這丫頭做的菜竟然跟我有的一拼,甚至有的菜味道做的比我還好。  “露露啊!阿姨問你個事?”飯間,吳娟開口對我說道。  我笑了笑,道,“阿姨你客氣了,有事直接問就好了!”  “那阿姨就不客氣了,阿姨是想問問你有沒有男朋友啊?”吳娟看著我問道。  正在吃飯的我差點就嗆到,為什麽都喜歡問我有沒有男朋友啊?我長的真的像那種沒人要的嗎?  雖然我有時脾氣大了點,愛計較,而且也摳門舍不得花錢,但是這些並不能阻擋有人喜歡我吧!  “媽,你說什麽呢?趕緊吃飯!”  林夢蝶作為吳娟的女兒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吳娟這是在給哥哥張羅親事,現在未婚的哥哥是吳娟最大的一個心願,可是老媽,你看上誰不好,偏偏看上露露,她可是寧家大少爺追求的對象啊!  吳娟見女兒這麽說,心想我多半是有男朋友,也就沒有在追問。  隨後氣氛顯得有些尷尬,大家都沒有說話。  臨走時,吳阿姨笑著跟我說有空常去她家坐坐,我笑著點了點頭,說好的。  “你別太在意我媽說的話啊!她現在老了,就擔心我哥!”公交車上,林夢蝶皺著鼻子說道。  我笑了笑,“我看你是吃醋了吧,我要是跟你哥成了,你就得叫我嫂子了!”我開著玩笑道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