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我们口杀自保的刘鑫,凶手陈世峰留给法律?

字号+ 来源:森蝶时髦办 2017-11-15 02:00 我要评论

东京女留学生遇害事件已经到了刷屏的地步,但除了心疼受害者江歌的善良之外,闺蜜刘鑫已经成了比凶手更恶的角色... 事件回顾 2016年的11月3日,24岁的日本留学生江歌送同乡好友刘

东京女留学生遇害事件已经到了刷屏的地步,但除了心疼受害者江歌的善良之外,闺蜜刘鑫已经成了比凶手更恶的角色...

事件回顾

2016年的11月3日,24岁的日本留学生江歌送同乡好友刘鑫回公寓时,与刘鑫前男友发生争执,

江歌让刘鑫先回房间,并挡着男子不许其进屋,不久后,江歌却被刺数刀,倒在走廊里,随及时被送医院,但因失血过度身亡。

事发42天后,嫌疑人陈世峰被起诉,但由于日本死刑谨慎的判定标准,让江哥的母亲无法接受。

无助的江母发起《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 》的头条文章,受到媒体和大众对此案件的关注与热议。

而此文章的发布让众人的视线集中在此案的唯一证人,江歌好友刘鑫。

但因为她没有道歉的态度,受到众人的唾弃,甚至被大V营销号渲染称为一个

万恶不赦的人物。

至今,有1.5亿人参与讨论发表自己的观点,而大部分人的观点就是谴责甚至辱骂刘鑫!

替刘鑫死?媒体渲染

江歌无辜被杀,母亲试图联系本案唯一的证人刘鑫及其父母,却被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心寒程度可想而知。

于是一气之下,江母用网络途径,将她所了解的事情公布于众。这一热点话题,没有哪家媒体大号想错过。

但!几乎每家媒体都会用媒体惯用的手段来叙述江歌的善良与无辜,与刘鑫的冷漠没良心:

“江歌替刘鑫买了她最喜欢吃的馄炖”,

“在车站等了她两个小时”

“家里那扇门就在江歌眼前,可她怎么都进不去”

“江歌是单亲家庭,唯一的女儿是母亲的骄傲”

“母亲卖掉房子培养江歌,为了送江歌出国读书”

“江歌又是那么的懂事,她明白读书就是为了改变命运,只想多积累经验,早点回去陪妈妈”

......

以上每句都饱含着情绪,但都不是新闻论述的事实。至今为止,事发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真正的事实几乎没有!

嫌疑人(至今只能称为嫌疑人而非凶手)没有发声,唯一在场的证人刘鑫没有回应,我们得到对当晚的描述到底准确性有多高,江歌到底为何被杀?他们争执了什么?

真相是什么?媒体知道?营销号知道?还是当事人更清楚?但就是在警方还在调查的过程中,各类新闻(或者说自媒体评论)出现了!

似乎大家都默认江歌是替刘鑫去死的,还有说是江歌是被刘鑫害死的甚至是杀害的。更有难听的骂出终于知道陈世峰为何要杀刘鑫等恶毒的语言。

一篇篇煽动舆论的10w+大稿下有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评论,这2.1万人为作者想杀刘鑫的想法而点赞,但她就应该死么?

退一万步来讲,就以现已知描述为主:善良的江歌让刘鑫先回屋,自己与其前男友对峙,但却被其男友杀害。

这个过程中,刘鑫根本不是法律上的凶手,而江歌也根本不存在替刘鑫去死,因为刘鑫也并不该死啊!两个人都是受害者,没有谁替谁死这么一说。

跳出事件,其实普通老百姓了解案件的角度多受媒体驱使,无论是激烈还是冷漠,骂还是不骂,信息来源都太单一。 

而在自媒体时代,各种混淆了“事实”与“观点”的网络描写,进一步掩蔽了客观真相。人们并不在意真相是什么?只是想宣泄自己的心理和正义感!

然而,对人性的过度批判很容易让人陷入死循环,把观点当事实,把自我满足说成正义,甚至会对公平的审判有所影响。

2007年,在意大利留学的美国女生Amanda Knox和男友合谋被控告谋

杀自己室友入狱8年,案件受到各国媒体的关注,被称她为“天使面孔的杀手”。

就在证据缺乏的情况下,媒体对其大肆渲染,女主角面容姣好,案情则“又黄又暴力”(性爱游戏加残忍杀戮),再加上是“一个美国人在意大利”,符合传播规律。

但实际上,这案件经历多次“上诉——定罪——无罪——上诉”这一过程,2015年“天使面孔的杀手”最终被无罪释放。(因DNA证据显示另有嫌疑人)

这起舆论差点战胜事实的事件中,媒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纪录片中,被问到为何大肆报道其有罪时,记者们说只因这是轰动世界的头条,自已并没有去求证的责任。

即便无罪释放的Amanda Knox,民众似乎并不在乎她有罪无罪,只是记得她是‘天使面孔的杀手’。

回到这次案件中,在谴责刘鑫冷血无情的同时,也呼吁有更多独立的、冷静的、有清晰的逻辑的事实出现,还原真相。

开始新生活?道德绑架

由于迟迟不肯与江妈见面,导致刘鑫之后的道歉网友一点不领情,甚至说成虚伪演戏。

更爆出她梳妆打扮交了新男友欢乐过年等等回顾正常女生的生活,大有此事翻篇的意思。

但她这样的行为再次激怒了大家,在众人看来,她接下来的生活应该是沉寂在悲伤和忧郁里的,不应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在普世价值观里就是有事后的道德义务在的。绑架她的是,你应该被曾经因你而死的闺蜜而悲痛,不该这么快翻篇!

电影《步履不停》中,儿子十年前为了救落水儿童而死,而每年大儿子祭日的时候,家人就会把当初救的孩子请到家里来,那孩子二十多岁了,是个很平庸的人。

父亲的这句话说出了江母的心声:是为了这个废物,自己的孩子没了。

男主角劝母亲不要再请那孩子到家里来,而母亲的那段话,更是赤裸裸事后义务的道德绑架。

从心理角度上,怪罪救起的儿童是会让死者家属舒服一点,但站在理性的角度上想想,自己孩子主动见义勇为去世,难道只该救有出息的人么?

侥幸存活的小孩就是罪人,就该为死者负责么?法律和道德撕扯在一起的时候,人性太容易被利用了!

而刘鑫事件更不同的是,这个事件中是有真正的嫌疑犯的,却因为大家一窝蜂的在讨伐刘鑫的时候,而被忽视。

陈世峰捅了一个跟他毫无纠纷的弱女子十几刀,江歌死在他的愤怒之下。事件发生后,陈世峰曾经的前女友对他的一段描述曝光了。

俩人曾因小事发生争执后,被陈世峰拖到树荫里,踹肚子,狠狠扇脸。趁着有人路过,姑娘高喊救命夺命狂奔回宿舍,耳鸣整整一晚,脸半个月吃饭都疼。

她想报警,调监控,可被系里压下来了,她去看病,被辅导员一路数落,暗示是她勾引了优等生,带坏了他(陈高一届,成绩比她好)。

为了躲避陈世峰,姑娘回老家呆了一个学期,靠好朋友给她邮寄笔记保持学习进度。 

而打人的陈世峰呢,学校不但没有惩罚他,甚至还“奖励”了他,让他从8人间的宿舍搬出来,给他安排了留学生宿舍单间住着。

值得思考的是,女性遭遇暴力的时候,优等生犯错的时候,有多少手握话语权的人们,选择了和陈世峰当时的学校一样的处理方式呢?

现在对刘鑫道德上谴责的同时,有没有再一次放纵了陈世峰呢?他到底有多可怕,曾作为其女朋友的刘鑫应该最清楚。

但民众的关注点却在于刘鑫为什么会消失,为什么不道歉?2017年5月21日,江歌母亲在网上曝光了刘鑫全家人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车牌号等信息。

目前,大部分人对江歌母亲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选择了集体沉默。从情理上讲,我绝对支持江母,走投无路的无奈之选。

从法理上讲,她违法了,刘鑫可以提起诉讼。相信每个人做出类似选择之时就已经准备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但是煽动舆论的弊端就会让事实越来越远,在舆论的压力下,刘鑫说的话都成了狡辩演戏,没人相信也无从得知陈世峰到底有多恶?

尽管,日本警方认为“刘鑫也是受害者”,但在网络舆情中,这种法律上的结论是苍白的。

因为她无法免除所要承担的“道义”——乞求江母的谅解,好像所有的道理在“死者为大”的痛苦面前不堪一击。

刘鑫是该骂,但不要忘记,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陈世峰,这个没人性的杀人凶手啊!

为什么谨慎死刑?尊重法律

最后再说说江歌母亲的召集签名请愿判凶手死刑的行为。但根据日本刑法对死刑的判定十分慎重,更是在死刑存废问题上争论最激烈的国家之一。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而言,废除死刑是不可以理解的,毕竟杀人偿命啊!但在世界范围内看,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废除死刑的阵营。他们的理由如下:

01:冤冤相报何时了

德国学者布鲁若•赖德尔在《死刑的文化史》中直言,死刑与正义无关。他说,直至今日,死刑的最深刻的本质就是“活人祭祀”这一点没有改变——无论怎样试图将其纳入理性体系,都是徒劳无益的。

而“活人祭祀”的真正价值在于它的社会心理作用。所以执行死刑也是一种以血复仇。

02:活着更痛苦

欧美国家做过大量的调查发现,对于犯罪人来说,最大的惩罚不是剥夺其生命权,而是自由权。

实际上只要在监狱呆的时间超过15年,这个人基本上就成了废人,丧失社会生存能力,更重要的是对其精神上的伤害是难以恢复的。

对此,大量的电影都有相关的阐释,例如《肖申克的救赎》。

03:冤假错案

废除死刑可以给冤假错案一个挽救的机会,即使“迟到的正义非正义”。

04:降低犯罪率

从废除死刑的实际效果来看,废除死刑并没有导致犯罪急剧上升,这表明,死刑并不是必须的。

蓝色:无论什么犯罪行为,死刑都已废止的国家。(96国)

绿色:除了叛国,颠覆国家,战时逃跑这类罪行以外,废除死刑的国家。(9国)

橙色:法律上虽还有死刑,但是过去十年没有执行过死刑或者已经加入废除死刑公约国家。(34国)

红色:过去10年有执行过死刑的国家。(58国)

这让我想到了柴静《看见》里的一段话:

上世纪三十年代,吴经熊曾是上海特区法院的院长,签署过不少死刑判决。他在自传中写道:

“我当法官时,常认真地履行我的职责,实际上我也是如此做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潜伏着这么一种意识: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

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

我觉得像彼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在很多人眼里看似“圣母婊”的言论竟然出自一个“杀人”无数的法院院长。也许,道德和法律,理性和人性的撕扯,是人类终究无法避免的痛苦吧!

但,对于司法制度的存在,是用理性的程序来衡量对错的。其实,死刑还是不死刑,不存在对错,而是一种选择。

但,尊重法律敬畏法律才是社会文明程度的象征,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做什么,如果网络暴力可以说成正义,要法律干什么。

毕竟,想真正制裁凶手的人都在找证据,以客观让凶手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无脑煽动。

法律不应该是单纯的法理逻辑推理,也不应是单纯的现实利益考量,更不应是单纯的照顾民心,

真正成文的法律与实施过程是这几种因素综合考虑权衡的结果,各有不同的权重。

受害者的母亲不原谅凶手,想让他血债血偿是可以理解的。但真相还仅仅是一面之词时,就要求判决凶手死刑的大众是否该冷静一下呢?

最后强调:

本文并没有为谁洗白,只是除了发泄情绪伸张正义之外,愿你在法律与道德,舆论与真相中,保持清醒!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