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七十七天》,一场生死穿越

字号+ 来源:ELLEMEN睿士 2017-11-15 02:01 我要评论

李屏宾,七座金马奖杯,一座戛纳奖杯和一座柏林银熊奖杯的拥有者,“华语电影第一摄影师”。 杜笃之,金马奖最佳音效三十七次提名,十次获奖。 廖庆松,“台湾新电影保姆”,

李屏宾,七座金马奖杯,一座戛纳奖杯和一座柏林银熊奖杯的拥有者,“华语电影第一摄影师”。

杜笃之,金马奖最佳音效三十七次提名,十次获奖。

廖庆松,“台湾新电影保姆”,十五座金马最佳剪辑奖杯。

窦唯,我想不用多说。

羌塘,在藏语中意思是“北方高地”,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我国地势最高的一级台阶,“世界屋脊的屋脊”“生命禁区”“世界第三极”,羌塘无人区吓人的名头数不胜数。

新人导演赵汉唐,处女作选择了拍摄一个男人孤身七十七天横穿羌塘的故事,请来李屏宾、杜笃之、廖庆松、窦唯全方位保驾护航。接下《七十七天》的工作之前,李屏宾特意回到美国洛杉矶的家里登山锻炼了一段时间,确定自己能承受高原的工作强度后才答应下来。为了这部电影,赵汉唐抵押了自己的房子,演员江一燕在知悉了电影的艰难进程后,主动提出零片酬出演。

《七十七天》源于赵汉唐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关于羌塘的帖子,作家杨柳松在更新完这条长帖后将它集结出版,名字叫《北方的天空》。热爱旅行和探险的赵汉唐心里想要把《北方的天空》拍成电影的念头一点点萌芽,他找到杨柳松,两人一拍即合,这就是《七十七天》的第一页。

作为一部故事片,第一次当导演的赵汉唐和一众编剧共同炮制的《七十七天》,其剧本远远称不上完美。文艺中年出走西藏,在高原稀薄的空气里高呼理想和自由的心灵鸡汤,都是早被时代淘汰,甚至污名化、戏谑化的桥段,敢如此直白地拍一部关于“人生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电影,赵汉唐有一股天真的稚勇。

好在羌塘的七十七天行走没有偷工减料,一个个脚印踏过步履维艰的湖泊沼泽,漫天黄沙的荒漠草原,磅礴无边的极寒冰川,“天空之镜”般的巨大盐湖,穿过汹涌的季节性积雪洪水,身边还有野牦牛和狼群跟随。李屏宾的摄影大有用武之地,大量全景和航拍镜头,丰富奇特的极地景观一览无遗。除此之外,高原上昼夜交错的光影,独有的高饱和度色彩被还原,虽然囿于条件限制,部分场景使用了后期特效,使整体真实感打了些折扣,但《七十七天》的这张风光牌,可以算是打得漂亮。

作为处女作,《七十七天》双线交叉进行的叙事手法也值得称赞。同样拥有现实原型的女性角色蓝天由江一燕扮演,蓝天是男主角在前往羌塘途中遇到的客栈老板娘,因在冈仁波齐拍摄星空时发生意外而下身瘫痪,从此与她心心念念的精彩探险告别。蓝天与杨的短暂旅程中,两人完成了影片一半的文戏,剩下的一半则在男主角孤身穿越羌塘的过程中与绝美风光和生死险情自然交融。

故事上令人欣慰的一点,是男主角杨没有一个精心编织的沉痛过往作为他的出走动机,或者说,弱化了他背后似乎有迹可循的故事,男主角做出要横穿羌塘的决定,只是因为“觉得一个人,一辈子总要做成一件事”,也许这个动机会被诟病“无病呻吟”,但在整部影片的语境下意外地合适。比起一脸苦大仇深的危机中年,一个心存远方的理想中年更适合这部难得的,带着高原空气清新纯净感的真·探险风光片。

“从来相同寂寞/道路艰辛/恐惧疲惫/好在有你/幻影随行”,高晓松戏称窦唯在《七十七天》“仙气十足”的主题曲《扎西德勒》中把江一燕的人声当作乐器使用,人声是乐曲的随从,如同人类追逐胜利和心灵的无限边界。

《七十七天》拍摄的第二年,探险者李聪明沿着当年杨柳松的路线进入羌塘,于可可西里勒斜武担湖失踪,人们最后只发现了他的自行车;第三年,老兵吴万江历时53天横穿了羌塘无人区。如影片的结尾般神秘不可捉摸,却依然有人奋不顾身将生命托付给羌塘。这是人类与自然,也是与自己的重新相识,他们穿越生死,到达似乎抬头便触手可及的漫天波光。


 撰文:车小爷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