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阿左、昊昕专访 | 真正的攀登,不仅仅是登顶

字号+ 来源:徒步中国 2017-11-15 17:33 我要评论

《徒步中国》,户外圈最受欢迎的公众号~ 11月8日 户外爱好者们的朋友圈被同一张照片刷屏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两颗幺妹山脊上行走的星星 两个陌生的名字进入公众视线 —— 阿左、昊昕

《徒步中国》,户外圈最受欢迎的公众号~

11月8日

户外爱好者们的朋友圈被同一张照片刷屏

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两颗幺妹山脊上行走的星星

两个陌生的名字进入公众视线

——

阿左、昊昕

11月11日

阿左与昊昕成功登顶幺妹峰

并安全下撤的消息再次刷爆朋友圈

== 什么是幺妹峰?==

四姑娘山,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由四座绵延的山峰组成:

幺妹峰、三姑娘山、二姑娘山、大姑娘山。

在这四座山峰中,大峰二峰三峰都是初级入门级雪山,独独幺妹峰是相当有挑战性的技术型山峰。海拔6250米的幺妹峰,是一座陡峭的刀尖状的冰岩混合型山峰。素有“蜀山之后”之称,与“蜀山之王”贡嘎山遥遥相望。

每一座高山,都有着它的神圣和神秘。有些是因为地理,有些是因为宗教。有些是因为登山客故事的广为传播。

四姑娘山幺妹峰,则是永恒的经典,技术攀登的象征。

在广大山友的心中,四姑娘山的名气甚至比珠峰还要响亮,其成功登顶者屈指可数。

幺妹峰一直是世界登山家们的舞台,这其中也少不了国人的身影。

10次成功登顶中,有4次是由国人完成。自2004年国人首登以来,严冬冬和周鹏开辟了“自由之魂”,2011年孙斌和李宗利开辟“解放之路”,2016年11月古古和罗彪开辟“CMDI向导之路”。

而在2017年11月,孤傲的幺妹又迎来两位中国登山者:阿左、昊昕

== 攀登之路==

《徒步中国》有幸在第一时间对阿左和昊昕作了访谈,

与广大登山爱好者分享他们攀登幺妹峰的经历和感受。

阿左:本名黄思源,领攀登山培训学校教练,出生于1988年,2013年开始攀登。

昊昕:本名李昊昕,西藏蔓峰户外俱乐部领队,出生于1985年,2013年开始攀登。

Q:请问你们这次攀登幺妹峰的是哪条线路?是新线路吗?

阿左:线路大体来说,是南壁转西南山脊,由于刚回来,具体细节还没来得及对照划分,所以现在只能说大方向。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新线路。如果线路有重合的话,可能会和古古他们重合。仅从图片无法辨别是不是新线路,因为整个南壁是凹进去的,图片在视觉上是被压缩的,画出来的路线不太能准确表述实际路线,只有和古古他们见面聊天,比对照片,才知道我们爬的是不是新线路。我们现在只能标注自己的线路,还没有时间和古古去谈这事儿。

Q:这次的攀登周期是多久?

阿左:我们是5号到达大本营,海拔4600米,12号下撤到大本营。

Q: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攀登幺妹峰的想法?

阿左:去年古古去年登顶幺妹后,告诉我们这个线路不是太难,建议我们可以去摸索感受一下,那时就有了攀登幺妹的想法。

昊昕:一年前古古建议我们去尝试,加之攀登者,尤其是中国的攀登者对幺妹都有一种向往。

Q:攀登前,先期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阿左:有了攀登幺妹想法后,我们研究了幺妹攀登的单段难度,比如攀岩、攀冰和混合攀难度各是多少,进行针对性训练,多多练习,提升自己能力。在攀登前,临近10月的时候,我和昊昕开始更多的关注天气和线路情况,我们在10月20号的时候去了幺妹的冰川,考察了一下线路,然后再下来准备接下来的攀登。

昊昕:准备基本上就是体能、技术、配合等方面,加上前期考察。技术方面,我和阿左一直都在练习攀冰和攀岩能力;配合方面,由于各自工作原因,错过很多机会,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前期考察,10月底我们去了幺妹在本营和C1考察了一下线路;天气方面,我们一直在等好的天气窗口,选择了最好的天气进行攀登;海拔适应方面,适应也算充分,11月初我们就去了四姑娘山,你们在越野跑,我们在适应海拔,期间,我们还和UTMS的百公里第四名小刘(领攀教练)一起去巴郎山垭口露营了一个晚上;装备方面,也是做了充分准备,需要用到哪些装备,提前一两个月就准备了,有一些需要国外代购。

Q:这次攀登有赞助吗?

昊昕:朋友公司送了两件羽绒服和露营袋给我们,其他就没有了。

Q:很多户外爱好者对两位的名字比较陌生,感觉是横空出世了两位大神,你们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攀登经历?

阿左:我们两个都是自己在玩,也不发帖,纯爱好,大家不知道也正常。平时自己带学员爬(阿左是领攀教练),自己喜欢自主攀登,尝试一些新线路或未登峰。我和昊昕在16年1月爬了大雪塘三峰的北面路线。

昊昕:介绍自己好尴尬,我们就是纯粹的爱好者,在攀冰和攀岩方面要花了不少时间,都有攀登的梦想和热情。(昊昕是蔓峰领队)

Q:大神不是都该有很长一串的攀登简历吗?

昊昕:我们之前的攀登差不多都是为了爬线路,并不是为了登顶。比如16年年初去双桥沟玉兔峰,爬了我们中间喜欢的一段冰岩混合线路就下来了。所以专门哪座山也不好说,我们想让大家知道,山峰的攀爬侧重点在于线路,而不是登顶。

Q:你们的攀岩和攀冰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准?

昊昕:我们基本攀岩11,攀冰WI6。

Q:与你们同期攀登幺妹的其他攀登者说今年山上都是粉雪,风险比较大,你们感觉如何?

阿左:这是我们第一次攀登幺妹儿,没有和前几年的比较,对我们来说就没有落差。雪况在我们接受范围之内,就是爬得比较慢,相对于我们原来的攀登计划,上升营地的高度可能不够,但都在可接受程度之内。粉雪只是体能消耗比较大,对线路难度并不是最突出的难点。

Q:你们认为这次攀登幺妹峰的难点在哪里?

阿左:比较突出的难点是南面的岩石路段,有几段比较尖锐的路线,另外最后快冲顶的那段山脊暴露感很强。

Q: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阿左: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危险,难的路段都能顺利通过。

Q:这个故事太不曲折了,那有什么小插曲吗?

昊昕:我不小心用冰镐弄破一罐气,从冲顶到下撤近30个小时没有热水喝,吃了30个小时的冰和雪。其他确实没什么曲折,唯一就是比预想的在山上多呆了一天。

Q:如昊昕所说,幺妹是每个登山爱好都向往的,你们能不能向自主攀登爱好者介绍一下,如何判断自己已经具备了登幺妹峰的实力?或者,可以去做这样一个尝试?

阿左:第一,想去登幺妹的应该要了解攀登路线和路线的技术难度;第二,要有准确的自我评估,包括攀登能力和攀登经验,自己在低海拔能够完成什么路线,在更高海拔能表现出什么实力,这是两码;第三,风险评估和攀登经验,幺妹攀登路线超过一千米,所以需要长时间的攀登经验,了解长时间将面临的的风险,比如天气的变化,赛冷,线路上的落石、落冰,或保护点不好做,等等。攀登过程中需要面对很多情况,攀登者应该知道自己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面对各种考验。有了客观认识和自我评估之后,就好办了,缺什么补什么,比如攀岩攀冰能力差,那就去练;绳索操作,伙伴默契程度不够,还是去合练;增加高海拔攀登经验的,就是去找合适山峰和类似攀登路线,一天或两天,进行不断的练习,找到高海拔地区攀登的感受和感悟,应对不断出现的风险。

昊昕:我觉得除了各种单项技能外,幺妹的线路比较丰富的,从冰裂缝开始,到深雪,混合攀登,硬雪,亮冰,以及纯攀冰,包括最后一段暴露感极强的刃脊,如果需要舒服的去完成这些路段的攀爬,首先需要有攀爬这些路段的经验,然后再把这些经验整合起来,才能从从心理上和身体上有能力接受这样几天的攀爬过程。所以想要登幺妹的,在攀登之前都要有各种类型路段的体验和攀爬经验。

Q:昊昕刚才提到,攀爬线路比登顶哪座山更重要,你们觉得幺妹最难的那几段对你们来说,和以往爬过的线路相比较如何?

阿左:从以往攀登信息来说,古古他们说的比较简单,实际攀登过程中觉得线路明显比我们想象中要难,幺妹身南面西侧这边全是光板花岗岩,爬起来比想象中更难。相对比以往爬过山的线路,与皇冠峰的某一段难度差不多,可能略难。线路的难点在:第一对攀登的技巧和稳定性比较高;第二是能不能做很好的保护点那段光板的花岗岩,裂缝不能做很好的保护点,就需要用冰镐去抠缝,放机械塞。

Q;我自己曾经商业登山,现在开始尝试和朋友自己玩,我认为商业登山和自主登山最大的区别是脑子,体能和技术可能还不是最重要的。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或者说,头脑、体能与技术让我们做一个重要性排名的话,你们会怎么排?

昊昕:其实这三者是相辅相承的,很难单拿出来排名。比如说,自主的所有问题都要自己解决,解决问题的同时,你头脑再好,体能跟不上也没用。再比如说,攀登能力不够,意识再好,也完不成很多东西。我个人认为,总体来说,对攀爬来说,经验还是最重要的。咱们之前以前都听说攀登的黄金年龄相对竞技来说是比较晚的,三四十岁是登山的黄金年龄,所以相对来说,体能来说不是占最主要的位置,我个人会把经验会排到更高的位置。

阿左:自主攀登和商业攀登最大区别在于,自主攀登自己要承担攀登中的全部风险,你需要依靠自己和同伴的所有经验和能力去处理所有问题,而不是依靠别人,攀登过程中,没有其他任何人可以依靠。商业攀登只需要具备足够的体能,用金钱达解决所有遇到的困难和风险,找人帮你处理遇到的难点。现在商业登山都有一比一,二比二这样高比例的协作服务,你可以根据自己的体能去选择,甚至可以选择花钱帮你背东西,你只要自己走上去就可以了。

Q:你们以前有没有搭挡过?对选择搭挡的要求是什么?

昊昕:去年爬大雪塘是我们第一次搭档,之后就在一起攀岩攀冰爬山了。选择搭档的要求就是要有同样的攀登理念,可以互相激励,互相帮助,这样才比较有趣。

Q:就是技术与性情都要契合是吗?

昊昕:技术上可以追赶,互相弥补,但差距不能太大,性情上肯定要合得来才行。

Q:看到八千级技术山峰在被逐渐围剿,听说尼泊尔的AMA DABLAM在被商业化之前的难度不亚于幺妹,你们如何看待技术型山峰被商业化这件事?

昊昕:这很正常,发展到一定程度,一定会这样,有利益就会有人去追逐,这是避免不了,但如果是全程路绳到顶就意义不大了。阿尔卑斯那边的向导带领攀登也是算商业攀登的一种,也是会爬一些相对困难的山峰,这种向导式带领攀登的方式会更好一些。

Q:我个人一直认为媒体对八千级的商业攀登给予了过多关注,而忽略了对国内自主攀登者的报道,这次被你们两个攀登的消息刷屏,在我看来是好事,你们如何看待这突如其来的光环?

昊昕:这次刷屏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是幺妹,幺妹的名声在国内圈内外都很关注,加上之前因为攀爬幺妹出了两个国际金冰镐奖和一个亚洲金冰镐,所以比较传奇。事实上,有太多山峰的线路有足够资格和难度得国内顶级攀登者去开发和尝试。我们希望能有更多自主攀登的山峰和线路能引起大家重视,但这个前提在于,更多人对攀爬要有深刻的认识,才能不关注山,不关注海拔,而关注更实质的攀爬能力和攀登精神。

Q:盛名之下,以后攀登会有压力吗?

昊昕:我们登幺妹峰这件事就是暂时的热度,过两天就没什么了,所以对我们不会有什么影响。如果说一定有什么,那我们可能会更努力一下,在幺妹的光环下,去开发一些更好的线路和山峰。就如同当年周鹏和严冬冬爬完幺妹后,之后又开发了三座贡嘎山区的山峰的攀爬线路,那三座山峰才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编者按:这三座山分别是:勒多漫因、嘉子峰、小贡嘎)

阿左:没有压力,就象昊昕说的,该做什么还是按我们的计划去做。

Q:下一步有什么攀登计划?

昊昕:暂时没什么登山计划,过几天去黎明古鼓攀岩。

==后记==

作为一个普通的登山爱好者,通过这次访谈感触良多。

第一次接触到这样一个理念:线路比登顶重要。

阿左和昊昕通往幺妹的顶峰是无数条线路的积累。他们不玩海拔这个通关游戏,更没有各种登顶的光环。

他们不介意世俗的肯定,但当他们站在幺妹顶峰的时候,注定将被所有人看到。

我和昊昕是在去年四姑娘山越野跑后加的微信好友,之后在跟何川老师老君山学攀岩时遇到了他。他偶尔会过来借个塞子,向何老师讨教几句。像个好学的学生,虚心而又腼腆,

未曾想一年后竟登了幺妹峰。

一夜封神,对于两个年轻的攀登者来说,是荣誉,也是考验。

祝贺的同时,

更愿他们不忘初心,更专注,再自由的攀登。期待他们更多的好消息。

反观登山圈,登山俨然已成被数字量化。

海拔,首登,无氧,速度

而攀登的意义和攀登精神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攀登?

希望所有的登山爱好者,都能思考这个问题。

也希望社会和媒体能更多的关注到这些优秀的自由攀登者,对于登山的理念能有更多面性的引导。

希望不久的将来

我们能看到更多陌生的名字

如繁星一样在星空闪烁

文 | 特约记者:另一种蓝(登山爱好者,越野跑爱好者)

图 | 昊昕、阿左

整理 | 凉爽、星子

-END-


环球旅行

你准备好去哪里玩了吗

徒步中国

带你走进南半球

北岛10日,遇见有故事的新西兰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获取线路详情&报名入口)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户外活动】等着你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