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云帆看片会】归来仍是少年——2017雅拉雪山穿越有感

字号+ 来源:云帆户外 2017-11-15 17:36 我要评论

点击云帆户外,查看更多活动详情 一家有态度的户外俱乐部 只要出发 就能到达 十一国庆徒步穿越雅拉雪山活动 已然过去了一月有余 经多次深思熟虑,最终决定: 本周四(11月16日)

点击云帆户外,查看更多活动详情

一家有态度的户外俱乐部

只要出发  就能到达

十一国庆徒步穿越雅拉雪山活动

已然过去了一月有余

经多次深思熟虑,最终决定:

本周四(11月16日)晚上20:00

于俱乐部新店举行看片会

诚邀各位广大户外爱好同胞们共享!

活动详情

愿你能通过我的照片和讲述,体会到遥远的川西角落里的一些寂静、固执的美好。

【活动时间】:2017年11月16日星期四,晚八点整

【活动地点】:云帆户外沃德店(戴家路城南帝景3-4号门面)

【联系电话】:0739-5188383

【活动主题】:穿越雅拉雪山活动看片会

【看片后果】:从此中了穿越雪山的毒,时常搭飞的去四川成都,只为怀念一次登山前的感觉!

【具体症状】:心驰神往,特别是看到穿越雪山的片片时!

【解毒秘方】:没有秘方,唯有再次上路。

【友情提示】:看片会很精彩,后果很严重,请参加看片会的驴友三思而行,定力不够的千万别来参加看片会。

 俱乐部免费提供零食、啤酒、小吃!

当飞机降落在双流机场,我忽然想起,这是我第十三次来四川了。

从2005年第一次徒步雨崩神瀑开始,其后几乎是一年一次的频率。

第一次到四川时,同行的驴友告诉我,少不入川。当时我也不年少了,没把这句话当回事,而后的十余年,我的国庆长假,几乎全奉献给了川西这片神奇的土地,我才醒悟,少不入川真是一语成箴。

四川,有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我一次次前往。

从开始的追求自虐级登山和大强度徒步,到如今人到中年没了追求,这次走的雅拉穿越,强度是历年来最小的一次。

同行的几乎都是走过长线的老驴友,队伍有一起穿越过长坪沟毕棚沟的老朋友可可为我管账,带队很省心,一路笑语欢歌,顺畅得没有半点波澜。

每次带队,队伍里总会有些熟悉的面孔。想起一句话,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这句原本是王家卫电影里的台词,可因为一件事,我深深领会了它的深意。

那是在2005年我第一次带队走长线,在徒步前往雨崩村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湖南老乡,美女大学生,为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的韩国老男人当翻译,当时只是闲聊了几句,以为不会再有交集。

第二天我们去了雨崩神瀑,大学生老乡可能第一天翻越垭口累了,我们出发时她还没有起床。

那年的五一,是雨崩村积雪最大的一年,前往雨崩神瀑的路上,积雪有半人深,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到神瀑下,躺在神瀑下,能听到四周雪山不断雪崩的巨响,神瀑下的我们,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累到精疲力尽,刚回到客栈,长着满脸络腮胡的韩国老男人神色慌张的找到了我,双手不停的比划着,这个韩国人几乎不会英语,而那时还不流行韩剧,我也不像今天这样会说阿尼哦哈塞呦,几乎是鸡同鸭讲,还是客栈老板聪明,拿出了纸和笔,当韩国老男人在纸上画下一个小姑娘和瀑布时,我就知道坏了,那个女大学生去了神瀑,现在还没回来。

外面天已黑,去神瀑的路上积雪那么深,我们心中划过一个不祥的念头,我立即组织客栈里的全体人马,男的体能好的,带头灯口哨去神瀑找人,女队员留守,店老板则去报警。

事态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我们全副武装上路寻人时,还没走多远,迎头碰上了正往回走累到虚脱的女大学生!!!

所有人都很高兴,包括客栈老板,他拿出了家酿的青稞酒,并免费送了好几个菜,酒过三巡,韩国老男人脱了上衣,跳起了风骚的艳舞,一下惊吓到了满屋的驴友。

那么糙的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老男人,居然跳艳舞!可问题是我们居然都觉得,额,很性感!!!

时间来到2010年,晚秋。我正在阳朔带队,到了晚上好不容易有点属于自己的时间,我决定去西街逛逛。可从青年旅馆出来没多久,我就发现有人跟踪我!!!

晚上光线不好,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看到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我加快了步伐,想把他甩开,可没想到他也加快了步伐。

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劫财,这满大街都是人,劫色,嗯,2010年的我还有点过期老鲜肉的赶脚,真有这个可能!

等走到西街,那人居然还在我身后,我停下脚步,猛回头,死死的盯着他!

天哪,那熟悉的大胡子,中国人中很少见的大胡子,那个满脸络腮胡的韩国老男人,和我居然在阳朔不期而遇了!

记得那天,我们一起去了酒吧,聊了许久,我的英文很蹩脚,韩国老男人的英语没有半点长进,我们依然是鸡同鸭讲,彼此都很兴奋,那一刻,我深深理解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这句话,有共同爱好的人,终究会在路上再相逢。

只是那晚,韩国老男人没有再跳艳舞。

很可惜,再相逢的是韩国老男人,那个美女大学生,我再也没有遇见过。

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我与老男人有缘。

时间拉回到2008年,我带队登四姑娘山三峰。

队伍里有位美女,没有帐篷,一定要跟我混账,我那一刻也是心旌荡漾,玩户外以来从没和美女混过账,但不代表我不想啊,可美梦马上被现实击碎,队伍中的一个老男人站了出来说,不行,我要睡云队,哦,当时是气糊涂了,我把话记反了,云队要跟我睡,呸,谁要跟你个鼾声如雷、满脸褶子的老男人睡啊!

但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我知道我户外生涯里唯一一次与美女混帐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的从眼皮底下溜走了。

这个半路出来把我劫走的老男人,叫徐哥,气得我整个活动就没怎么搭理他。

但徐哥确实有恩于我。2007年春节,我带队穿越长坪沟毕棚沟,当时可可也在队上,运气很不好,当地向导多吉说那年的雪百年难遇,担心我们无法翻越海拔4800余米积雪很深的叉子沟垭口。

租的马无法走上陡峭的垭口,所以我们都是重装,爬上垭口后,每个人都累得筋疲力尽,却没有想到,还有更大的挑战在后面,山阴面的雪,居然有一个人深!

那是我走得最接近极限的一次,重装穿越,还要背许多的公用装备,在海拔4800米的垭口,我瘫倒在地,以为自己再也走不动了。

这时,徐哥站了起来说,来,云队,把你包里的套锅给我!

其实每个人都到了极限,徐哥的年级大我许多,我不忍心让他再负重,但徐哥一定从我发乌的嘴唇上看出点什么了,坚持要为我背套锅!

可,磨难才刚刚开始,那天我们在一个人高的积雪里挣扎前行,直到晚上10点,才找到扎营的地方!

多亏我们的向导多吉,完全不顾天黑回程路不好走的危险,坚持送我们下山,直到天黑透了才返回,没有他和几个向导的无私帮助,我们几乎无法走过那些随时有雪崩危险积雪的山坡。

只有一起经过艰苦旅程而又互不讨厌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可惜徐哥和多吉都是老男人。

可可那年是和老公一起去的,在垭口,可可老公累到虚脱,再也背不动包了,我们自身难保,这时,可可站了出来,身上背着自己的包,手里又拖着老公的包,一路坚持着走到了营地。

我事后在想,那些一人深的积雪,可可是怎么拖着那么大的背包过去的!

在艰苦的行程里,人的真性情会纤毫毕现,所以,我的朋友不多,但几乎都是在走长线路上认识的,在这十余年里,也不常常联系,不用提前约,上路时总会再相遇。

第二年,我又和多吉联系,去攀登了四姑娘三峰,于是就有了前文混帐的故事。因为长、毕沟穿越,我认可了多吉的为人,我以为一直会和多吉合作下去。

但没想到的是,多吉最后会魂归他熟悉的四姑娘山,并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表现出了一名优秀高山协作所应具备的沉着与专业素养。

以多吉的能力,他完全有活下来的机会,但在最危险的一刹那,他首先想到的是队员的安全。

有些人,天天见面,却仿若视而不见   ;有些人,只见几面,却让人一辈子怀念。 

就这样,我以为自己会波澜不惊的走到老。可走着走着,我也遇到了一次危机。

不是路上的,危机出自我的内心。

那是2014年,我带队七藏沟,出沟后又带着队员一起去了我向往已久的色达。

坐在五明佛学院觉姆念经的大堂里,听着几百觉姆的颂经声,我忽然心里一惊,意识到我居然已四十了。

平时总是太忙,不是在路上,就是在策划出行的路上,没有时间好好的面对自己的内心。

但在那如河流般的诵经声中,我忽然惊觉时间一去永不回,那些肆意飞扬的年轻时光,我,再也回不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在不知不觉中汹涌而至,我毫无准备,惊慌失措却又只能故作镇静,我一度质疑起自己一年一年走长线的意义,这样走有意义吗?

在岁月的长河里我磨平了棱角,在雪山圣湖前我磨损了自己的膝盖,在长途跋涉中老去了自己的容颜,曾经的小鲜肉变成了保温壶泡枸杞的油腻猥琐中年男,狗日的中年啊!

我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老了,我以为自己永远停在疯狂玩户外的三十岁,不会老去。

为此,我消沉了很久,一度无法自拔。

行走本身从不提供答案和意义,问题其实出在我自己的内心。

这次带雅拉,人品爆发,天气极好,每天晴空万里,我们的心情也如天气般晴朗,只是,和老男人的缘分依然,这次队伍里的三哥,也是个地道的老男人,就像电影里设定的情节,凡梳中分的必是汉奸一样,每个老男人都有个打鼾的恶习。三哥也想睡我,我没给他机会。

队伍里还有个老男人,名叫黄花菜,当我看到队伍名单中有他名字时,我一度想取消雅拉的活动。

这也是个满脸褶子的老男人,只因为一直没结过婚,常常以黄花崽自居,第一次户外露营,跟我睡一个帐篷,从此逢人必说他的第一次给了我,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老男人,是我在户外唯一一个相逢后不想再相逢的人,居然报名参加了雅拉的活动。

而且这次居然还带了个女人!原来黄花菜也喜欢女人啊!

队伍里都是有故事的人,于是老的桥段又一再上演,我们在路上成功拐骗了个地道的成都小鲜肉,小胖。

原本只是路上的偶遇,可后来小胖不仅和我们一起徒步雅拉,还和我们一起去了丹巴,一起回了成都。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回成都的小胖还请我们吃了著名的钢管五厂的串串,带我们买了地道的成都兔头。

这就是我们如此热爱远行的原因,在日渐平庸的生活里,走长线能让我们暂时跳出原来庸常的生活轨迹,仿佛参加一场不可预知的冒险,会遇见许多有趣的事和有趣的人。

即便其中很多人我们这辈子也不会再相见了。

最后一晚,在雅拉友错旁露营,我如往常一样,三点钟时,被三哥如雷的呼噜吵醒,在这雪山圣湖旁,鼾声会传得很远,睡得再远也于事无补。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再辗转反侧熬到天明,而是直接起来,去了湖边。

凌晨的雅拉友错很美,雪山近在咫尺,月色如水,湖水静默,月光清辉映照下的万物好象都在沉睡中。

我很喜欢这种与雪山圣湖独处的感觉,天地间只有我一人享受这无边的美景,在寂静中,我跃入灵魂之河。

什么时候开始走出中年危机的,我想,其实并没有一个开关,啪的一下,就越过了山丘,而是在不断的行走中,慢慢学会了放下执念,接受现实,享受当下。

该来的终会来,每一步每一步,其实我们都是走在归去的路上。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

想想人生真的很短暂,怎么才算不虚度光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而倾尽全力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吗?

想想那些已在天堂的朋友,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走了那么久,走了那么远,我们最终只是为了走回彼此的内心深处。

好吧,愿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登山徒步、定制旅行、会员活动、拓展培训、户外装备、团购业务

以上线路接受团队、单位定制

拓展定制:小宾子  18807390328

定制旅游:陶   子  13973960823

云帆户外

QQ群:172684332

电话:07395188383

官网:www.yunfan0739.com

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户外圈

长按二维码关注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