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我是北漂程序员,没有假装在生活丨二叉树视频

字号+ 来源:InfoQ 2017-11-15 17:43 我要评论

现在的你,正在北京奋斗吗? 这座三千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让不少没来过的人充满憧憬,也让不少初来的人心情复杂。这些初来的人,有很多一来就待了好几年没走,但是又没在这里

现在的你,正在北京奋斗吗?

这座三千万人口的超级大都市,让不少没来过的人充满憧憬,也让不少初来的人心情复杂。这些初来的人,有很多一来就待了好几年没走,但是又没在这里安家的,便自称“北漂”。他们每个人的欢乐,每个人的痛苦,以及每个人那有如北京雾霾一般的不确定性,成为这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剪影之一。

程序员这个群体在“北漂”之中看来,第一印象大约是“待遇还不错”,然后可能就是“经常加班到深夜”。本集《众生相》纪录片,我们深入到三组北漂程序员的家中,记录下他们在这个时代的真实生活状态。且看——

《漂在北京》

《众生相》十集人物纪录片 | 第二集

由 InfoQ 二叉树 出品

“当我推开那扇门

想看看永恒荣光的状景

那没有他们说的实用阶梯

然而我

又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

北漂程序员 00 组——马侦铭:“我相信每个为了生存的人在北京留着,他们心中一定会有自己的梦想。”

北京市皮村,位于北京和河北燕郊的交界地带,三万多打工者暂住于此。一年前,山西农业大学软件工程系大三学生马侦铭在“校企协作”项目下与同学一起来到北京实习。毕业后,他找到了一份安卓软件研发的工作,并且在数次搬家之后,暂时在皮村找到一家公寓住了下来。这个数平米大小的单人公寓的租金是每个月一千多,外面是一片喧闹的城中村景象。

“一开始觉得北京这么大,工作机会肯定特别多。但是到后来,觉得能找到一份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

马侦铭的女朋友也在北京做安卓开发,他们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最近,女朋友刚刚换了一份工作地点在北五环一带的工作,因为路途太过遥远,不得不搬走了。

“我觉得这是年轻人的一种很正常的生活状态。大家都一样,反正该承受的你自己承受就好了,什么孤单啊,类似于这种的。既然自己选择了留在北京,就应该有这种打算的。”

对于刚入职场的程序员而言,北京的土壤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在马侦铭的山西老家,并没有这样的土壤。

“在北京的话,你想象不出自己五年后的样子。如果回去的话,你能想象出自己三十年后的样子。”

大四实习期间,马侦铭做出了自己的第一个 iOS App——一款音乐播放器。那是一次让他产生了真正满足感的研发经历,也是让他真正爱上软件研发的一个项目。

“自己尽力,能的话就留在北京,就算自己可能以后在北京待不下去了,然后自己回去的话,自己也是可以选择的。”

马侦铭曾经经历过每天上下班 6 个小时在路上的状态。目前,马侦铭在每个工作日的早上 8 点出门,大约 40 分钟之后到达公司。公司对于加班的要求不多,下班的时候天还是亮的。对于很多在北京工作的人而言,这样的时间资产可以说是相当宝贵了。

“其实我自己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安排,我就想着走一步是一步。当你着迷一件事情的时候,其他你想要的一些东西自然而然都会有的。”

***

北漂程序员 01 组——尾尾 & 常志强:“留在北京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要走的理由。”

常志强现在在北京从事安卓研发工作,居住于回龙观。他与尾尾是高中同学,大约三年前来到北京,于去年十一正式领证结婚。

“我没有想来北京,我对它也没有什么情感……。然后他要来。”

刚到北京的时候,两人还没有住在一起。有一次,尾尾自己做饭的时候切到了手指,常志强立马打车过来帮尾尾处理伤口。

“没走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可以互相支援吧。否则独处时间太长,就太寂寞了,尤其在这个大城市里面。”

尾尾的工作一直与程序员密切相关,目前致力于 Web 开放生态的建设工作。除了“靠自己的努力推动技术发展”之外,尾尾也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然而在北京,这个需求几乎是不得不被牺牲的一面。

“有机会的时候会请家人过来住一周。不过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漂的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了。就会想,如果真的能在这里落下来就好了。”

常志强每天晚上 10 点多下班,约 40 分钟后到家。为了确保两人之间每天都保留有沟通的时间,尾尾选择了牺牲一定自己的休息时间,每晚亮着灯等他回家,有时也会去地铁站迎接他一起回家。

“我不讨厌特殊情况下加班,比如有个紧急 bug 要修补,有重大活动的时候等等,那完全可以接受。但是这种特别长期的加班,会让你的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两人现在还年轻,还有几年能熬的资本。不过有些人的生活,在外人看来虽然觉得很辛苦,但是对工作充满热情的人,那种成就感会让他不觉得累。

“不用带钥匙直接回家,我觉得这种感觉就是……那种特别爽的感觉:你回家不用带钥匙,一直有人等着你,这就很好。这一点小的我也觉得挺满足。”

常志强目前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成为一位安卓技术专家。他认为北京最好的一点就是:在这里,有多大努力就有多大回报,只要仔细学习,进步是不会太慢的。在事业发展这个角度,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地方能够提供北京这样丰富的机会。

然而要真的想落下来,却几乎看不到机会。

“你刚开始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我来北京闯一闯。然后后来你会发现,闯一闯,你也就是个普通人。”

除了北京的房子之外,两个人还考察过天津和杭州的房子,也考虑过其他城市或者河南老家。但是总体来说,其他城市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其实现在的状态还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以后会如何?”

***

北漂程序员 02 组——林晨:“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反正我觉得这个人群,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吧。”

林晨,土生土长天津人,毕业后开始从事软件工作并在天津成家。一年前来到北京工作,成为一位每周在北京、天津之间往返一次的“潮汐人群”。

“现在整个时代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没有什么正常的生活方式或者不正常的生活方式。“

周五下午,林晨在 18 点之前离开位于望京的公司,搭乘地铁前往北京火车站,坐上 20 点 08 分前往天津的火车。20 点 43 分,火车到达天津火车站,林晨再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天津地铁,最后骑一辆共享单车回家。到达家中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夜灯的光芒微微点缀着空旷的客厅,妻子杨帆正在里屋陪着准备睡觉的孩子玩耍。

他的儿子今年两岁。

“有孩子对我的变化特别大。……他已经知道爸爸去上班这个概念。就是他好像对这个世界有认识的一开始呢,爸爸好像就有几天不在家,需要上班,上几天班然后回来。”

林晨在结婚的时候,还没有计划过之后要来北京工作的事情。但是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他越来越意识到:身为一个程序员,要想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更好的环境,去北京是必然的选择。

“北京的软件行业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

对于这个决定,杨帆并不是完全同意。去年四月份林晨来到北京的时候,他们的儿子刚刚一岁。但是,对于北京与天津的巨大差别,杨帆心里也十分清楚。

“觉得去北京确实他学习也好啊、涉猎的范围比较广,接触的人也比较多,对家庭来说是件好事。然后一般就觉得啊,老公不在家,你那弄孩子会很难吧什么的?”

“然后就还好。对我来说真的是还好。”

两年之前,两人都没有想象过今天这样的生活状态。对于两年之后,林晨现在仍然没有确切的计划。

“我最近几年变化特别大,就发现很多事情你想太远也没用。”

林晨也会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多一些远程协作的机会,这样自己可以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程序员这个职业,其实远程办公还是相对比较多的;但是远程协作的效率相对低下,使得这个问题并不太容易解决。

“最后肯定是要回来的。但是这个‘最后’,是两年后?五年后?还是十年后?”

周一清晨,林晨在天津的家中度过三个晚上之后,再次踏上前往北京的列车……


还没看够?

扫码 或戳 阅读原文 解锁更多技术神器▽

已上新朱赟的技术管理科专栏~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你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