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问答

广州城中村住哪里好?广州有哪些城中村?条件最好的是哪里?

字号+ 题主:小雷の筑梦之旅 2021-12-25 18:50:02 我要评论

我想了解关于“广州城中村住哪里好?广州有哪些城中村?条件最好的是哪里?”的信息,请大家多多发言。

★_8弃 - 2021-12-25 20:10:33 【精选答案】广州的城中村环境基本一样,脏、乱、差,但是条件不好房租相对来说会便宜很多,居住人口也很多。主要体现就是房屋楼距拥挤,窗户挨着对面窗户,最远的也就2-3米宽,由于空间拥挤路面基本都是潮湿的,楼顶以下的房间会常年不见阳光,阴湿霉味也会常伴,这样的房间特别不适合女生住,湿气重!楼距拥挤也造成各种小巷错综复杂,居住人员素质也参差不齐,乱丢垃圾随意摆放也是常事,城中村内巷窄路多安全监控和照明就没办法面面俱到了,一些无所事事的人开始偷蒙拐骗,尤其是小偷特别多,我也是亲身经历过住两个月被偷2个手机。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只能根据自身居住慢慢体会,希望可以帮助到您!

★行走中的乐乐★ - 2021-12-25 18:59:49 广州城中村非常多,3号线沿线就有非常多,东圃,黄村,珠村,棠东,棠下,上社,石牌,龙洞加上白云,番禺等地方的城中村数不胜数,城中村一般都鱼龙混杂,脏乱差,管理疏松,环境都比较恶劣,建议女孩子最好是合租,我来广州一开始就住在天河棠东,很多人的广漂开始的地方,但从前几年开始棠东因为建地铁,开始整治,目前在城中村里,道路面貌,商业氛围都是比较好的了,而且即将开通地铁,离BRT也近,自驾前往中心区域也不远,这里将会成为城中村整改的重点对象,管理也会越来越规范,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好。

红尘客 - 2021-12-25 20:16:32 广州有很多城中村,大体都是差不多,既然选择城中村,还是要根据自己工作地方来选择附近的的,听说员村算比较好的,我知道的海珠区江呗,新市头,客村还有人民桥附近的,环境都差不多,巷窄路多,常年难见阳光,潮湿阴冷!

- 2021-12-25 19:11:46 ”广州的城中村有上社、棠下、车陂、东圃、林安,不和、天河、杨箕等。1、上社。是广州市天河区棠下街道所辖的一个城中村。南临中山大道西天河公园北门。2、棠下。是省重点工业镇。面积131平方公里,人口9.13万人,其中外来劳工3万人。3、车陂。在广州城区东郊、中山大道与黄埔大道之间。原属东圃镇,现属天河区。4、天河。广州市市辖区,位于广东省广州市市区东部,东到玉树尖峰岭,吉山狮山。5、杨箕。是广州地铁一号线的一座车站,于1999年启用,是一座地底车站,并采用岛式月台。参考资料:广州城中村光网化-凤凰网

与伊戈同行 - 2021-12-25 21:34:25 怎么算面积,在城中村住过都知道,村里很多房子是漂出来的,就是我假设一层面积是60....就是自己名字都不会写那种,其实农村人是不存在淳朴一说的,哪里的农村都没有淳朴。...

瑜兮 - 2021-12-25 19:35:29 石牌,员村,小洲村,棠下…林和西.石牌的环境最好,离市区近地方干净。小洲村的环境很文艺很安静,确定是离市区远。

cocoa - 2021-12-25 19:18:38 广州有上百个城中村。楼房密不透风,电线密密麻麻,是城中村司空见惯的景观。但租金优势与便利交通,又让这里成为很多人的栖息之地。二十三岁的大乔,和二十五六岁的雷欧娜、锐雯,在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时,都在城中村住过。他们住的地方叫员村,曾是广州著名的工业区,但遗留的大片城中村,使这里的居住环境,无法与周边的潭村、猎德相比。此处交通便利,坐四站地铁就能到广州的CBD珠江新城,并且房租相对较低。地铁口的一室一厅民房,1000出头即可租到。城中村的住户,大部分是初入职场的毕业生。0-
我是大乔,刚毕业那年我很穷。整个六月里,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名目的送别,不断在学校外的大排档和KTV上演,濒临月底,钱包所剩无几,但离校日期已近,要立即找到新的住处。我在网上搜离工作单位最近的几个地铁站,比较周边的房租,最终选了员村。那时雷欧娜的室友刚找到男朋友,她独自搬出来另找住处,在这里遇见了锐雯。我们三个的住所,在员村二横路连成一条直线,我住村,她们住村里的“城”。1-
我是真带着喜悦的心情住进来的。比起学校的集体宿舍和每月的固定生活费,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还有了属于自己的收入,这种新鲜的独立感,盖过了眼前生活条件的贫瘠。所以一开始时,我特别能发现员村的优点。比如从住处到地铁站只用1分钟,往东有文艺圣地红专厂,往南是珠江,往北就是商场超市,生活所需一应俱全。为适应城中村里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员村的商铺大多开到很晚,夜里十二点出门,街上还灯火通明,甚至有烧烤摊专等夜里开档,晚睡的夜猫子们,下了楼就是宵夜。重点是,房租还这么低廉。2014年12月2日,广州员村,一位市民在热气腾腾的包子店前买食物。南都记者林宏贤摄(南都资料图)
我住在地铁口的上社村,走过一段逼仄的小巷,上二楼就是我的房间。客厅窗外大概一米的距离,是另一栋自建楼的墙壁,天气极好的时候,才有微弱的阳光落在窗楹,然后转瞬即逝。卧室窗外那栋楼挨得更近,于是光线完全被遮蔽,所幸与卧室相连的小阳台,外面没有过高的建筑,拯救了卧室的采光,但通风就谈不上了。员村松岗园八巷,“握手”楼的缝隙间,居民乱搭的电线相互交织。实习生林宏贤南都记者冯宙锋摄(南都资料图)
不过我对居住条件并不在意。刚刚参加工作的单身汉,没什么经济负担,每月的心思和工资大多用在了吃喝玩乐上。每个周末,同学群里都十分热闹,大家呼朋引伴,今天到你的住处附近聚餐,明天到他的住处附近聚餐,百聚不厌。雷欧娜和锐雯跟我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大家熟识之后,发现彼此竟是邻居,一阵欢喜,不久就约在一家重庆火锅店吃饭。越吃越熟,越熟越吃,把员村大排档的烤鱼和砂锅粥吃了个遍。雷欧娜拉了个微信群,起名“员村三霸王”,群里除了吐槽工作,就剩下各种约饭。她们住的是紧挨村子的老小区,生活环境略好一些,建筑的分布与密度更合理,但配电设施不完善,夏天用电高峰期时,小区永远在停电。大多时候,我们还是很享受在员村的日子,锐雯会拿着单反,在红专厂给雷欧娜拍写真,情人节别人漫天秀恩爱,我们就挤在我住的那栋破楼,三个人凹一整晚的搞怪造型,秀单身狗们的二逼生活。2-
广州地铁在上下班时段,有很多恐怖的站点,员村恐怕是5号线的翘楚。第一次开始正视住在员村的不便,是看着三趟地铁从眼前过去,我仍然无法挤上,最后只好倒回坐了两个站,才勉强挤进车门,并迟到了20分钟。早上七八九点的地铁5号线,从文冲出发,一路不断补充去珠江新城的乘客,并吸收了大量车陂南换乘的人群,开到员村时,车厢已经非常饱和;但员村这样庞大的城中村,同样有着规模庞大的客流,车里人多,车外等候的人更多,此时的地铁,已不能用拥挤来形容。车门一打开,车外人潮就以打仗般的阵势,凶猛地往里推和冲,车厢里的满满当当的人群,被这股凶猛的推力,硬是逼出了几个空隙,于是车门口勉强又塞进几个人,然后车门“噔”地关上,地铁再次启动,人脸几乎贴在车门上前行。如果这段时间有人想在员村下车,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安慰自己,城中村嘛,人自然多点,大不了坐回去几个站。我忍。随着钱包越来越厚,能够住更贵的地方,我对员村有了微微的不耐。等到第一个回南天来临,城中村的脏乱差,集中以潮湿的形式爆发时,我开始觉得无法忍受。那个季节里,巷子永远是不干的积水,楼道永远是湿润的墙壁,每次下班回家,打开房门就是一片潮湿阴冷,桌腿、床脚,甚至厨房,都不断长出细密的绿色霉菌,每天回来头件事,就是一遍遍地擦拭这些霉菌,第二天回来,擦过的地方又泛起了浅淡的青斑,生生不息。当霉菌长得太多太快,擦拭时会有绿色的粉末落下来。我屏住呼吸,觉得房间充满了霉菌孢子,水杯、碗碟洗了又洗,仍是不想再用。房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被霉菌污染吞噬。2015年5月6日晚,广州雷暴雨,天河区员村二横路水浸严重。南都记者林宏贤摄(南都资料图)
我开始越来越嫌弃这里。为什么楼与楼要盖得那么挤,挡住阳光与通风。为什么许多住客都不讲卫生,洒再多蟑螂药都无法根除。像潮水褪去般,所有的不好一起暴露出来。租约未到期,我已开始物色市区的房子。3-
工作与家庭的压力也纷至沓来。锐雯是第一个离开员村的,或者说彻底离开了广州。反复思量几个月,初春时节,锐雯还是提交了辞职信。她不是那种能够安坐格子间,做枯燥传统工作的人。那时流行一句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当城市的钢铁森林变成束缚,依附于城市光鲜之下的栖息地城中村,更失去了逗留的意义。虽然很多人难以认同,觉得人终究要回归柴米油盐的忙碌之中,诗与远方,不过是文青们不切实际的幻想。但锐雯真的就出发了,抛弃了一线城市的光环和待遇,走得十分干脆。员村几年,或许只是让她想清楚,自己想要的原来不在这里。与锐雯相反,雷欧娜远没有那么野性。但乖乖女也有苦恼,工作几年后,她开始陆续收到同学朋友的婚礼请柬,并被邀请去做伴娘。第N次做伴娘后,雷欧娜的家人急了,哪怕她一个人过得开心,也一定要开始相亲。消息不胫而走,最后连单位同事都开始关心起她的感情生活,雷欧娜去上班,同事打招呼都变成了:“我朋友的部门有个小伙子很优秀,你要不要…”上网发个网帖,甚至都有人留言:夏天过去了,秋天过去了,你怎么还是单身?仿佛自己单身,得罪了全世界。当过年回家时,发现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也发来了结婚请柬,雷欧娜自己也不能淡定了。怎么一眨眼周遭全成了已婚族?难道自己真要被“剩下”了?她准备换份工作,听父母的话,找一个所谓“有更多优质对象”的单位。员村只剩下我一个人。那段时间我正陷入职业迷茫,考虑到底要不要放弃现在的岗位,去换一个更喜欢的领域。休假时我去了西南,在那里见到久未谋面的锐雯。离职之后,她各地辗转,也换过几份工作,最终怕父母担心,还是被父母叫回了老家。席间说起来,我们各自唏嘘。4-
不久我也着手搬家。工作和日常琐碎将时间填满,离开员村之后,大家联系逐渐变少,每天的朝九晚五里,时间飞快过去,常常是翻朋友圈时,才偶尔看到她们的消息。锐雯去了很多地方,有时在老挝的海岛,有时在乌兰巴托的列车,在照片里,她一改当年共事时的精致,素面朝天,衣着简朴,在北纬50度的寒风里头发翻飞着,笑靥如花。听说她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在给一家国际知名杂志写专栏。青年旅馆成了最常居住的地方,夜里住下,白天即走,对一个过客而言,租金高低,是城是村,都已经与她无关。我知道她不会轻易妥协,总有一天会像离开广州那样,离开老家,再度寻找自己的梦。雷欧娜去了深圳,在一家男女比例失衡的公司里,女员工大概会是被重点保护的对象。她将住进公司的集体宿舍,不能再像一个人生活时,衣着随便随处瘫坐。我没有问她的感情生活是否有新的进展,不过我想,无论她做出怎样的选择,在那所私企,应该不会再有人过问到让她困扰了。去深圳之前,雷欧娜特地到我员村的住处坐了坐,我们想起在员村的诸多囧态。比如夏天总是断电,她被热到四处求助蹭空调,马路总是很挤,10分钟能走完的路,车堵了整整半小时。我说,去天台拍张照留念吧。天台的烟头与建材扔了一地,拍完她看了下,笑着说,背景真的是很土啊。是啊,原来这里,真的是很土,还有很多不方便啊。在天台的留影,从这里可看到高楼耸立的珠江新城。5-
我搬到了市区的中心地带,流动人口少了,本地人很多,晚上下楼时,看到的大部分是中年人和老人。过了晚上十点,许多人已经熄灯睡觉。商铺也不再长时间营业,稍稍入夜,已经忙着打烊。房间温暖明亮,没有潮湿发霉,没有握手楼,生活中到处是安稳的、不再动荡的,失去年轻活力的气息。偶尔我们谈起城中村的岁月,有美好的部分,但关于员村的记忆,基本是脏乱差相关,我开玩笑,约她们有一天再去员村,她们笑说好,但其实我知道,有更多选择时,都不会想再住城中村。前几天我回去过,出了地铁站,还是一样的破旧,一样的热闹,大批的人从地铁站走出来,分散流向不同的村巷。毕竟一批人走了,还有下一批人会来。那时我想,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在努力往前走啊,那段初入社会的青涩时光,已经彻底过去了。我们被城市裹挟着不断往前,去成为更想成为的自己,从来到城中村那天起,也许已注定将来的告别
看完了记得点点关注赞赞吖么么哒

云游四海 - 2021-12-25 21:17:12 ” 2005年,经国务院民政部批准,原广州市10区2市:越秀区、东山区、海珠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芳村区、花都区、番禺区,以及从化市、增城市两个县级市,其中越秀区、东山区合并为越秀区;荔湾区、芳村区合并为南沙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改为萝岗区;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改为南沙区。新广州10区2市:越秀区、海珠区、荔湾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萝岗区、南沙区,以及从化市、增城市两个县级市。有些要签合同·但是一定要交押金

涛声依旧 - 2021-12-25 21:32:32 城中村很多地方都有的,是梦想发芽的地方
粗略算来,今天,是我在广州和城中村遇见的
第251天,相识了6024个小时,度过了361440分钟.
很多人来到广州会选择广州城中村落脚
价格相对便宜,生活配套相对完善,我也不例外。第一次进城中村,人生地不熟,跟着合租的舍友来到大石,
印象中的我从地铁里出来之后直走,左转,直走,右转,直走,右转.
经过兜兜转转才到了我们现在所住的地方。凭借着贴在各个角落里的出租牛皮藓,
一个个电话打过去,一间间看,
由于当时提前找好了实习,只剩下两天找房子。还来不及考虑,来不及精挑细选,我们就定了一个总体不错的一房一厅,这心情,和找到对象的感觉差不多,提着行李箱,拎着行李袋,就入住了。由此,在广州成中村开启了早出晚归的生活。早在8个月之前,对于城中村的印象只停留在报纸和电视上曾经出现过的画面,或关于租房,或关于卫生,或关于快餐,或关于安全。或是,关于蜗居的梦想,关于年轻的前奏。我想,如果你不是广州本地人,没有在广州可以依靠的亲戚,也不是富二代,也不想再挥霍父母的资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想要留在广州,靠自己努力打拼的人,都肯定要租房。生活终究会把我们磨圆:有多少还买不起房子的打工一族,白天到几十层的高楼里面上班,下了班终归要淹没在公交和地铁里,回到这个只有几层楼的小楼房里歇脚。现在是3月份,又是一年毕业季节。该实习的要实习了,该工作的要工作了,不过只要你打算留在广州,你还是先得先找房子,而对于没有积蓄的毕业生来说,城中村就是最好的去处。一个小家就是梦想的支点,没有这个支点,你就撬不动未来。用钱在城中村买下容身之处,才能慢慢发酵梦想。我还很夸张地想象过:房子可以很小,但必须五脏俱。有个小房间,一张温暖的小床,摆上所有自己喜欢的装饰品;有个小厨房,周末可以自己下厨尝试喜欢吃的菜式。如果可以,还会养一只小猫,每天下班回来的时候,它都会过来轻轻地蹭你一下,就这样,乐而不疲。果然,还是我太年轻,想得太多。在每一条陌生而又相似的街巷里面,你可以随处都看到各种电线交错在一起,有时候你还会看到上面晾晒着衣服。握手楼相互簇拥在一起,不需要偷窥和窃听,
别人家的小动静你都大概知道。幽暗紧贴的巷道互相穿插在一起,要是遇上回南天,
就会堆上满满的衣服,越晾越湿,没办法,你只能买多几条内裤了。哪怕是个大晴天,如同夹缝的过道也难以看到太阳的影子。看不到灯红酒绿,喧嚣繁华,
只有最平常的吃喝住行,油米茶盐
当然,这本来就是生活最真实的样子。入住之后还有一个朋友很善意地提醒了我,
如果只有女生,最好在门口放一双男生的鞋子,
在阳台挂一条男生的平角裤.
后来我问为什么?Ta 说因为这样可以让别人觉得里面有男生,
让坏人有所警觉。当然,我并没有这样做。虽然城中村的环境是那样的杂乱,但是也没有谣言中的那样混乱。我们的一房一厅,5楼,光线充足,一台洗衣机,一台空调,两张床,30多平方,2个人,离地铁站10分钟,850元/月,虽然还算过得去,但还是缺乏归属感。当时交完了押二付一的租金,购齐电磁炉、热水壶、纸巾、油盐酱醋茶等各种日常用品之后,才发现口袋里已经所剩无几。但是既然出来了就再也不想张口问家里要钱,所以想买点饭后水果都要再三考虑。生活逼迫着你要去精打细算,买一卷卫生纸都要货比三家。就算现在有了工作,还是提醒自己看着钱花。于是,久而久之.
我便知道了如何能够领取到麦当劳的免费早餐;知道留意哪个APP点餐有大折扣,怎样吃才能省钱;知道了在线支付和团购更加划算;知道去哪里购买好看又便宜的电影票;甚至连哪家店的白饭可以任加,哪里有免费的例汤我都可以告诉你。说实在,刚入住的那段时间,要适应的地方真的太多太多了。你需要爬上阳台寻找手机信号;下班回家第一件事不是拖鞋而是开灯;睡觉前永远都会记得反锁,再也不敢马虎;习惯一个人走路的时候时而回头观望后面,看有没有人跟着;有人敲门的时候总会先警惕地问一声:
“谁啊?再通过猫眼仔细辨认。夏天用电高峰期你需要做好停电的心理准备;再也不敢像在家里随便用水用电,因为水电都很贵;要学会忍受随便把垃圾丢在楼道和出口的隐形人;通过房间的窗看世界,世界便是别人家的窗。我也曾问过自己:我要这一间房子一直住下去吗?要住到什么?这个暂时安顿的角落算得上是一个家吗?但忙碌会让你忘记了所有的琐碎,来不及多想。但是,生活总有让人温暖的各种细节:在楼下吃早餐的时候,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记了带钱,然后老板说:“没关系,下次再给吧!谢谢他的信任。还有一次,到市场买了青菜,给了50块没找钱,我就走了,然后那个小贩从后面追上来把钱给回了我。感恩自己遇到淳朴的人
一眨眼,8个月过去了。生活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上了这里的一切,同时也从一无所知变成了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有朋友来找我,没空接他,于是凭着记忆画了一张地图,于是他居然找到了。还有要找房子的朋友、师弟师妹都向我打探这里哪有好点的房子,于是,我就像是一个当地人一样为他们解说,带路。我们的楼下是吃喝一条街,两三步一家小超市,十步一间大超市。每个角落还有各种麻辣烫、糖水、烧烤、快餐、包点.就算你不饿也总想打包点什么回去。亲眼看着几个年轻人把一间荒废已久的空房子打造成特色酒吧,外墙上是他们亲自手绘的图画。一直没空进去坐坐,看看,喝喝小酒,静静聊聊天。我知道家里的热水器要加热20分钟,温度刚刚好又不浪费电;每次一上空空的楼道,就习惯性地跺跺脚,让灯亮起来,换来几秒的安心。每到晚餐时间,阳台就会飘来饭菜香的味道,然后就想起了妈妈。换双鞋子,来到满地积水和油污的菜市场
想想今天要吃点什么,买几根青菜,买几块肉,还得按照妈妈说过的那样去杀价。做出来的菜虽然卖相不好,但是能填饱肚子。一边吃饭,一边看电影;一边洗澡,一边哼歌;一边睡觉,一边想着明天的工作,然后在床上睡着。早上八九点,是广州地铁的高峰期,有时候连站着都是一种奢侈。公司,地铁,家。每天就这样两点一线。从夏天到冬天,从早上到晚上,在公司的大阳台上见过了不同的楼顶风光。当你在高处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发现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根本没有时间给你怀疑人生。我试过很多次,地铁上睡着,搭到了终点站,然后又带着疲倦搭回来。如果运气好,遇上7仔没那么早关门,还能冲上个羊城通,不用一大早排队充值。夜晚,路灯,行色匆匆,这便是我下班看到的常态。还有的时候,会因为加班错过最后一班地铁,打车回去的时候只剩落寞的灯光,回到家才反应过来自己连晚餐都还没吃。工作以后,想约以前的所有舍友吃个饭,也很难找到合适时间,A可能要加班,B已经不在广州了,C说要去出差,至今还没完完整整吃过一顿饭,我们的距离,远远不止这条城中村到另一条城中村的总长。广州汹涌的人流推着我们来来回回,年前,挤个你死我活地回个家,年后又逼个你死我活地回城中村的“家”。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坐在火车上一边插着耳机一边看着外面移动的风景,回家途中的美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所见。回想起在广州这几个月以来,为生活而打拼,为琐碎而奔走的状态,坐上回家列车的这一刻,就全部释怀了,原来这便是奋斗的全部意义所在。我们为什么离开家乡,前往北上广深,无非就是为了更好地回家。现在的我可以把拥挤的三号线每个站名都一一记住,
天河客运站-.-客村-大塘-沥滘-厦滘,下一站大石。对于一个不在广州读书的人,没在广州生活过的人,现在住的时间长了,除了工作的地方,唯有在大石,我才觉得有了那么一点点熟悉的感觉。在这里摸索、迷茫、进进退退,我还没离开。但我们终究会离开。但是过了5年,10年,甚至20年之后,也许会无比怀念现在的日子,这些时光之所以美,不是因为环境,是因为你自己所见、所闻、所遇。有多少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地搬出城中村,在中心城区获得立足之地。我也听过不少人说过,“其实现在的城中村比过去好很多了,安全干净了很多,物价比较便宜,周边设施也比较完善,交通也方便,人气也很旺,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嗯。我一直坚信这几十平米的方寸,被局限的可能只是肢体,远不能约束在这其中的你你我我的思想。天空很高,视线很窄的城中村收留了太多还来不及实现梦想的年轻人,也许她被很多人当作一个城市的“伤疤”,面临着拆迁和改造。但事实上,她却给予了我们最大的宽容。下一站—大石。你总会到站,总会找到归属。但是不要忘记了欣赏途中的风景。

missdeng - 2021-12-25 21:28:40 坐车经过广州科学城附近的城中村,感觉很震撼,巨大的村落一个挨着一个,房子很高,一个挨着一个,里面的…

我有更好答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猜你感兴趣
看了又看